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绘画
    第一百一十四章 绘画

    梦岚可怜巴巴地被薛牧命令着去准备琴曲了,没得一起逛街,就连卓青青和亲卫们的位置都没了,有薛清秋大摇大摆带着薛牧上街,谁嫌命长敢找事?

    对宗主这种霸占男人的行为,妹子们表示很愤慨,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早晨还有些微雨,如软毛飘在脸上,清爽舒服,行人很少带伞,薛牧也没带。

    薛清秋就更不带了,任由细雨飘洒,飘然而行,细雨落不进她的肌肤,在她身周化为烟雾蒙蒙,颇有神秘出尘之姿,就像一副烟雨江南的美人画卷。只是此前的言语表现,把这份出尘仙味破坏殆尽,薛牧叉着手跟在一边,就斜眼看着她在那装高格调。

    想起当初第一次陪她去见夏侯荻,那种跟在身边的虚无感,和隐隐然由此引发的敬畏,如今真是都喂了狗。

    但话又说回来了,天仙化凡,岂不正是因为他?想到这里,薛牧心里越发柔软,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纤手。

    薛清秋微微一愣,继而笑得弯起了眼睛,没有挣脱,任由他握着。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薛清秋轻纱蒙面,漠然行路,缥缈虚幻,很多人即使没见过她,也能通过各种传说从这样的身形气质上猜出这是谁。偏偏如果她不蒙面,尤其还笑得眉眼弯弯略带甜蜜的时候,那气质真心没人敢认,这个漂亮的邻家姐姐是谁?

    便如此刻,无数路人转头看着这对男女,男的英俊,女的绝美,牵着手喂狗粮,回头率真的很高。尤其薛清秋真的惊艳了很多人,到处有人在窃窃私语:“这女人是谁?”

    “真国色也,莫不是仙女临凡?”

    “依我看仙女也没这么好看。”

    “是啊,我听说六扇门新出《江山绝色谱》新刊,依我看此女当可入榜才是。”

    “说不定这期就有她呢?等发行到灵州一定要买一本看看先,要是比不过此女,老子第一个不服!”

    “那男的又是谁?凭什么拉着她的手?”

    “真是世风日下,那女子打扮是个未出阁的,竟也当街拉着男人的手……”

    “莫不是做那生意的?”

    “莫胡说,这气质怎么也不像。可能是亲属?”

    气质是重点,在这风气不怎么好的灵州城,若非这两人气质上都能看出来头不小,说不定早就有不开眼的上来滋事了。

    薛清秋低声传音:“薛牧,我有点不习惯呢。被这样打量私语,每个人说话我都听得见,其中有些淫秽之言,听得我想杀人。”

    “啊?哈哈……”薛牧有点尴尬:“看来是失了计较,那不牵了……”

    说着想要放开手,却发现放不开了。薛清秋反倒握得更紧了些,不让他放开:“虽然不习惯,但我喜欢这样牵着。谁不开眼的来打扰,本座让他尸骨无存!”

    薛牧摇头笑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正在此时,路边却还真的传来了打扰声:“这位公子!这位姑娘!请留步!”

    薛清秋的笑容一下就沉了下去,眉眼含煞地转头瞪了过去,甜蜜温和的气质刹那间就变成了凛然生威,血腥杀气有如实质,整条街都被震得寂无人声,几乎不敢想象这与刚才是同一个人。

    有几个醒目的,察觉出那隐隐散发着的洞虚之意,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名字,骇然色变,拔开两腿跑都来不及。

    路边却只是一个画摊,摊主是个平凡男子,此刻也被杀气侵袭得满头是汗,豆大的汗珠不由自主地流淌。

    薛牧捏了捏薛清秋的手,低声道:“画摊而已,不像滋事的,别吓坏人家。”

    薛清秋撇撇嘴,问道:“喊我们何事?”

    杀气收敛,那摊主擦着汗,期期艾艾道:“小生林凡,办画摊很多年了,绝非歹人……”

    薛清秋不耐烦道:“直接说何事!”

    “我见姑娘人间真绝色,想为姑娘画个像……绝不收费,绝不收费!”

    “没兴……”薛清秋拒绝的话刚说了一半,薛牧又拉了一把:“画一幅给我收藏也好啊。”

    薛清秋无奈:“真是,有什么好画的,天天见。”

    薛牧笑道:“因为你真的很漂亮啊,只要有点爱美之心,都会想要留念的。老来回顾,也能会心一笑啊。再说了,逛街嘛,图个啥?不就是什么有趣的都尝试一下嘛。”

    薛清秋想想也有些心动,便任由薛牧拉着她坐到画摊前。薛牧浏览了一下摊上的画卷,发现水平确实是很不错的,形神皆足,跟六扇门那些有得一比,不由笑道:“画得出你摆出来的水平,那就重重有赏。不过不许留存,我们要带走。”

    林凡大喜过望:“没问题!一定不负所望!”

    这幅画的时间有点久,好在薛清秋本身就是属于随便一个打坐就不知日月的人,清净心无与伦比,坐得住。薛牧本来没那么好的耐心,可看着林凡笔下一个轮廓渐渐成型,慢慢的真有了薛清秋的模样,这个过程颇为有趣,倒也没什么不耐烦。

    这是彩画,林凡用了很多种不同的笔,不同的染料,连薛清秋脸颊一抹微红都惟妙惟肖。最让薛牧感到有趣的是,这画出来的结果,不是现在薛清秋坐在一旁的淡然清冷形象,反而依然是之前那种眉眼含笑、温柔甜蜜,甚至微微带了点羞涩的情怀。

    薛清秋自己也看得很是惊奇:“这……这是我?”

    无数个清晨对镜梳妆,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自己啊……

    林凡很是肯定:“这就是姑娘刚才的模样!”

    薛清秋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求助性地看着薛牧。薛牧看看她,又看看画,咧嘴一笑:“没有错,很完美。谢了,老板。”

    说着抛下一块碎银,心情很好地收起画卷,拉着薛清秋离去。

    那边林凡心疼得直咂嘴。虽然这块银子算是一笔巨款了,可这……怎么还是觉得传家宝被人拿走了的感觉?

    “不让我留存,我偷画一幅自己收在柜子里可以吧……”林凡心痒难搔地想了一阵,终于还是忍不住,摊开纸笔,凭着刚才印象深刻的美好记忆,重新画了起来。

    又过了一个时辰,好不容易画好,林凡喜滋滋地举着欣赏,忽然眼前一片阴影笼罩,林凡吓得浑身一抖,就见到一个肉山般的胖子站在面前,小眼睛瞪得滚圆:“喂,画画的,本捕头问你,这画中人是谁?”

    “原来是安捕头。”林凡小心翼翼回答:“那个,小人不知道啊……刚才跟一位公子牵手逛街的……小人在此摆摊多年,都没见过,听街坊谈论,也没见过……可能不是灵州人?”

    安四方拿过画卷,摸着下巴看了半天,记忆中真不认识这样的绝色美人,这种美人就是瞥过一眼也忘不掉的吧!

    他倒不是起了什么歹意,这灵州城鱼龙混杂,隐藏妖孽极多,作为六扇门捕头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反倒更加谨慎。只不过这幅画让他完成了一个任务,越看越中意,哈哈大笑道:“夏侯总捕让各地慢慢推举绝色谱下一期人选,这可不就是天然之选吗?至于她是谁,老子不认识,总部总会有人知道的嘛。可以交差咯!”

    “安……安捕头……”

    “哦,这画很好,本捕头买了。若是真被夏侯总捕选上了,有你的好处!”安四方丢下一块银子,十足满意地滚走了。

    林凡张着嘴,想喊什么又喊不出来。这回让他再画一幅,是真心无法重现的了……

    “也罢,这等人间仙子,注定连张画都不属于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