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戒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戒指

    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半晌才纷纷道:“没有……”

    薛清秋皱眉道:“近日拍卖会上可有?”

    掌柜赔笑道:“也没有。薛宗主是急需?”

    薛清秋道:“是否急需,有何差别?”

    掌柜笑道:“宗主听我一言。其实此物说稀罕吧,也不算太稀罕,偶尔还是能见的,只是一时急切,那未必便有。若是宗主愿意等待,我们放出风去悬赏,那估计过些时日就能有线索。”

    星月宗千年积累都没见过的玩意儿,这货居然说不算太稀罕……姐弟俩倒是都高看了他一眼,暗道纵横道果然还是有些门道,至少奇物见闻方面,要胜过他们许多了。

    “那便悬赏吧,本座也不急。”

    本来没有收获,薛清秋都想直接走了,此时却有人道:“在下这里倒是有一瓶黑蛟血,是往年从别处淘来。不知对二位可有用处?”

    薛清秋不研究药用,闻言看向薛牧,薛牧看多了毒经倒是有点心得,笑道:“黑蛟血是奇淫之物,对我确实颇有研究价值。”

    想到早上正好建议他琢磨淫毒呢,薛清秋点点头,从乾坤袋摸出一枚丹药丢了过去:“本座看你身有累疾暗创,怕是寿算不长。这是返生丹,可助你抚平暗伤益寿延年,与你交换。”

    那人大喜接过,恭敬地递过一个玉瓶。薛清秋丢给了薛牧:“拿去研究。”

    薛牧接过,开始觉得这个交流会有些意思了,想着多见识些奇珍也是好的,便笑道:“我们没事了,你们自行交流,也让我们涨涨见闻。”

    见薛清秋确实没有恃强夺宝的意思,居然还主动拿东西换物,众人纷纷放下心来,气氛重新炽热。

    左边有个高瘦黑衣人小心地掏出一块白色铁块,上面还散着寒气:“此乃万载寒铁。”

    就这么一句,下面没了。薛牧听得有点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也不必多介绍用途。至于来历什么的就更别提了,百分之百是黑路子,说不定就是杀了什么人抢来的。

    掌柜的笑问:“王先生需求何物,不妨提出。”

    “在下需求一份有益于锻魂的天材地宝,云阳叶、养魂花,或练好的成品丹药,都可以。”

    这时候薛牧才知道当时夏侯荻送给夤夜疗伤的云阳叶居然这么值钱,能换这块明显是锻造珍品的材料……

    这份交易没什么波澜,很快完成了。接连又完成了几项,都是只在小说里能看见的奇珍异玩,薛牧倒是看得大开眼界,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更贴近武侠,直到如今见闻慢慢增长,才确认这绝对该是个玄幻才对……

    之前觉得不够玄,一是见闻被局限在青楼和六扇门之间,二是无违之阵对武力的限制让他看不出玄来。此刻想想,一个能压制全城的阵法,这本身就很玄。

    此时又有人掏出一枚戒指,看上去很像白金所制,只是上面隐有光华流转,模样很漂亮。那人团团展示了一圈,笑道:“此戒不知何名,上面也无刻字,用途嘛,也仅仅是储物。”

    众人便都有些鄙视,有人便道:“章公子,这种废物玩意拿出来蒙谁呢?买回家哄你娘吗?”

    薛牧失笑,这些人遮了脸也没卵用,别人一下就知道你是谁了。但却又很是不解,储物戒指怎么就成了废物玩意了?

    却听那章公子笑道:“此戒与众不同。平常之戒若是戴在手上,真气爆发难免崩毁,这个却不会。”

    薛牧恍然大悟。这个有道理啊……储物戒指戴在手上,按照动不动真气爆发就是碎山裂石的武力,那戒指怎么还活得好好的?难道还是绝对防御了不成?真能绝对防御,做什么戒指啊,做个盔甲不是天下无敌了?

    他看了眼薛清秋的手指,果然一片干净素白,没有任何戒指扳指这类东西,连手镯都没有。

    旁人被章公子说得也是动容:“此戒什么材料?如何不会坏?”

    章公子笑道:“材料虽是有些特异,内刻法阵更是特殊,不但戒指之内另成空间,便是表层也是围绕了一个极小的空间,使你的真气爆发全绕过去了,不损本身。此戒是在下在一处墓穴发现,怕是上古之物。”

    众人都沉思下去,估计都在思考这种法阵用在自身防御的可能性。

    薛清秋也在沉吟,继而摇了摇头。以她的见识自然很快判断出来,阵法效果,天下都是一个道理,范围越大就越不稳定。这种空间阵法强得很,更不可能扩大,若是仅保护区区一个戒指的小范围还成,想要扩大范围怕是瞬间崩毁,自己先得被空间乱流给伤了。

    章公子也知道大家在想什么,笑道:“想要研究法阵的就不用考虑了,在下别的不敢说,阵法方面也是个行家,这种阵法在下可以复制,但最多也就局限指甲大小。明说了吧,拿这份原戒到这儿,也只是为了看看诸位对乾坤袋改成乾坤戒的模式有多大兴趣,若是感兴趣的多,以后在下会自制这种戒指售卖。”

    原来不是卖一枚戒指,而是想要形成一个新产品的整体产业,符合这帮人的行为模式。那个掌柜对此倒是颇有兴趣,笑道:“此戒空间几何?”

    章公子有些遗憾地叹气:“比乾坤袋还小一些。”

    薛牧忽然道:“三尺四寸的剑放得下么?”

    见是薛牧问话,章公子不敢怠慢,仔细答道:“横向三尺五寸,纵向三尺八寸,空间成方体,横竖都放得下。”

    薛牧笑道:“此戒我要了,你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们尽量满足。或者以后合作戒指生意也可以,我对这事有些兴趣。”

    章公子大喜道:“那此戒便赠予薛总管,日后闲暇,烦请到城东章家一叙,在下章博涛随时恭候。”

    **********

    “章家,灵州大族,世代居此已经快八百年了,族中也颇有些人物……非正非邪吧,族中有人拜入心意宗,却又同时和纵横道的人不清不楚。其实这些传世家族多半如此,多方下注,真要立场鲜明的,很难存活……你如果是个合格的城主,上任第一天就该见见这些灵州地头蛇,有这些人的支持,你的城主局面好开展得多了。”

    回去的路上,薛清秋还在谆谆教导薛牧的灵州常识,显然她以为薛牧是通过这个戒指产业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尽力在给他提供思路。

    薛牧却一路笑而不语,陪着她回到胭脂坊。

    到了薛清秋寝室,薛清秋又道:“今日这种逛街,我也只能偶尔为之,大体上我还是修行为重,你以后来了我若不在,多半在潜修,你自己泡药便可,我已经吩咐人每日配制了。若嫌不便,送药到你那边,让青青替你配制也行。”

    “嗯。”薛牧笑笑,忽然轻轻拥着她,看着她的眼睛,半晌不说话。

    薛清秋怔了怔,被他看得慢慢的有了些手足无措,刚才冷静理智的宗主范儿不知道飞哪去了,结结巴巴道:“你……又起什么幺蛾子?”

    薛牧微退半步,捉住她的纤手,抬起吻了一下,然后掏出那枚戒指,慢慢戴在她青葱般的无名指上。

    薛清秋愣愣地看着他:“你干什么啊……”

    薛牧低声道:“在我老家,求婚是要送戒指的,不知道这里风俗如何……”

    薛清秋心里咯噔一跳:“你……”

    “本来你不合适在手上戴东西,可今天无意逛了逛黑市,竟意外让我见到了……这是老天让我送给你的礼物,莫嫌粗糙。”

    薛清秋愣在那里,忽然想起薛牧要戒指之前,问的是能不能放下三尺四寸的剑……

    那是星魄云渺的长度,他就是为了买给她的……

    求婚之礼吗?薛清秋心里扑通扑通跳着,一下子脑子就空掉了,半天都不知道回应什么好,居然憋出了一句:“你老家求婚怎么送这个?”

    薛牧眨巴着眼睛:“我也不知道,如果非要说个理由的话……”

    “什么?”

    “那就是告诉女人,结了婚之后,就可以戒掉用手指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