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乌合之众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乌合之众

    薛牧固然对银庄货币有那么点兴趣,想要和濮翔交流一二,但货币银行学毕竟不是他的专长,甚至是毫不内行。说穿了只不过是见到原始形态的银行,在“城主”的角度去看起了点兴致,事实上他对现代银行学能在此世起到什么作用也是心里没个数的,所以重视程度也不是很高。

    如果从他感兴趣的层面去看,在炎阳宗内他更想接触的是宗主文皓,当时对濮翔说会去炎阳宗回访,目的主要在于想见文皓。

    别看这货被薛清秋揍哭了,好像很丢人,其实被薛清秋揍哭一点都不丢人。他有一个让薛牧很重视的身份:音乐家。

    音乐这东西是人类天然的艺术所在,是无论在任何世界体系下都能自然发展的东西,就算是雨打芭蕉都是纯天然的音乐,不用任何媚术也非常容易引发人类的心灵共鸣或者听觉享受。尤其在此世音乐还可以作为武道伴生学科发展,因此发展水平是很高的,人们对于音乐高手也颇为尊重,所以才有梦岚“琴仙子”的崛起。

    而偏向社会人文的朝廷官员和士子们,习武不成,文学被歧视,那就更爱好音乐了。而且爱好的还是比较纯粹的音乐,内心对星月宗合欢宗那种利用媚功加音乐来魅惑人心的功利音乐很是反感。

    被薛清秋揍得心灰意冷寄情山水后的文皓,显然比原先那个炎阳宗文宗主多了山林隐逸的灵秀气息,少了魅惑人心的功利。这世上习武不成的不得志文青到处都是,他们喜欢的就是这感觉,加上文皓的音乐造诣是确实很高,于是渐渐的也颇有了些音乐名望。官员、士人、附庸风雅的商人、甚至是爱好此道的武者,时不时的有这样的山水音乐交流,自发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会社”的概念,大约可以称之为“灵州音乐协会”?文皓差不多便是这个“协会”的核心领头羊了。

    最让薛牧感兴趣的是,这些人时不时的音乐交流,导致填词歌唱也逐步萌芽,已经开始脱离了原始山歌形态,目测继续发展下去,诗词歌赋也该有长足的进展了。

    就是薛牧不出现,这世界的文学多半也要开始慢慢成长起来,和平年代就是会有这样的土壤。薛牧对见证这样的发展非常感兴趣,而且这对他的星月宗造星大计有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说起来这个炎阳宗很好玩的,有市侩赚钱的,有修行武道的,还有玩音乐的。缺少了“道”上的统一,一个本应该有着共同形态的宗门就这么变成了五花八门的乌合之众,说起来已经算不上一个宗门了,更接近于江湖帮会。

    薛牧知道濮翔的宴请不可能只有他自己。宴请星月宗大总管、灵州城主,他能背着自家宗主?显然不可能。

    果然一踏入包厢,就看到在座的还有一名样貌清瞿文秀的老者,此刻正闭目靠在椅背上,手指头悠然自得地在桌面一敲一敲的,哼着曲调。

    听到薛牧进门的声音,老者停止了调子,睁开眼睛。濮翔哈哈一笑,起身相迎:“薛总管饿了么?来来来,先吃些糕点。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快去让老吴上菜。”

    薛牧拱手道:“临时有些要务……”

    “诶,无妨,薛总管是忙人,不像我们成天无所事事的。”濮翔一把将他按在首座上,取了一碟糕点放在他面前:“口福楼是灵州老字号了,这里的玩意儿很不错。”

    薛牧倒是不怕人下毒,很是写意地吃了一块确认无毒,便把盘子端给了卓青青:“给大家吃。”

    卓青青笑着分糕点去了,濮翔眼里闪过异色。

    他见人多了,看得出来薛牧先吃并不是上位者做派,相反是为妹子们以身试毒来着……

    这种不经意间的暖心惜花表现,真是很容易打动女人心的,这薛牧能在星月宗混得风生水起,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薛总管大驾光临,是我炎阳宗的面子。”濮翔敬了一杯酒,笑着介绍那位老者:“此乃我们文宗主。”

    薛牧早有所料,举杯致意:“在下是星月宗五十代弟子,文宗主是我师叔来着。薛牧敬师叔一杯。”

    文皓有些萧索地叹气:“老啦,文某修为近年来不进反退,当不得一句师叔了。”

    薛牧便笑:“这年头修为不能代表一切了,濮翔兄和薛某的修为都是属于见不得人的,还不是也有些作用?”

    文皓也笑了起来:“这倒也是,星月炎阳,都颇得你二人之功。此外据说近期有位琴仙子,颇受追捧,可见音乐一道慢慢的也被世人重视了,我心甚慰。”

    薛牧道:“音乐本就是反映人类情感的艺术,可言志、可壮怀、可抒情,薛某向来觉得作为武道伴生的媚术发挥,实在偏颇。”

    文皓眼睛都亮了:“真知己也。”

    薛牧又道:“我听闻,文师叔在灵州士人官员之间颇有名望?”

    文皓摆摆手,叹道:“无非寄情酒色之辈罢了,谈何名望?”

    “那倒未必。”薛牧若有深意地笑了笑。

    此刻他还没打算把音乐的事情说太深,目前文皓这人还需要观察——要知道文皓现在交往的圈子里可是有大量官员士子商人,这人是真的寄情山水了呢,还是用这个姿态广邀人心,在灵州织网?

    他没细说,反而转向了濮翔:“真人在金钱上很有嗅觉,我薛牧很佩服。以银庄聚财放贷的模式,说真的,一般人想不到。”

    这便是把话题引向了此来明面上的正题,濮翔摇着酒杯,笑道:“起初只是一些外来的客商朋友认为我濮翔可信,更兼身后有一个宗门的武力支撑,他们不便带走的大批金银便暂时寄存在我这里。有天我去赌场,见赌徒输光了到处找人借钱……我看着看着忽然就觉得,那些朋友一去也要一两年才回来,在我这的钱干放着也是放着,为什么不拿出去放贷?”

    薛牧笑叹道:“银庄所在多有,无非收受保管费盈利,对于寄存金银根本不敢去动,生怕坏了信用。能够想到用钱生钱的,唯真人而已。”

    濮翔被夸得也有几分得意,哈哈地在笑。

    薛牧的笑容变得有了几分古怪,瞥眼看了看文皓,又对濮翔道:“不知真人有没有兴趣,重归星月宗门下?星月门下很需要这样的人才。”

    文皓一阵紧张。

    濮翔小眼睛里闪过难明的光,继而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我濮翔身受宗主知遇大恩,全权委我宗门财政,怎能弃之而去?总管此议提也休提!”

    莫说薛牧,之前受过薛牧提醒了的卓青青都看出来了,这人怕是真的有重入星月宗的意思……如今做这样的姿态,不过为了显示一下忠肝义胆,自抬身价。薛牧如果真的需求这样的人才,自然会负责压服文皓,他濮翔便可以不受“叛逆”之嫌,“心不甘情不愿”地归入星月宗。

    卓青青看着薛牧,有点期待。既然都在公子意料中,她很想知道公子会怎么做。

    薛牧只是很佩服地道:“真是忠义之士,薛某更佩服了。对了,话说真人现在的身家很丰富吧?年入千金?”

    “哪里哪里!”濮翔很是谦虚地摆摆手:“大部分都是宗门资金,我濮翔个人嘛,嗯,差不多是年入千金吧,不算多不算多。”

    看似谦虚,其实自得之意浓得满溢。个人年入千金,这世上真的不多,即使是那些超级宗门的宗主或者纵横道的那些奸商,虽然过手的钱都只是个数字了,但严格来说真不是他们个人的钱。个人敢说比濮翔收入高的,恐怕天下都数不出两个巴掌来,对于一穷二白的炎阳宗起家的濮翔来说,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

    “不愧是真人,赚钱效率就是高,不像我这样的笨人……”薛牧非常佩服地叹着气,伸手从怀里摸出两块木牌:“为了赚这区区两块牌子,就足足花了我十几天。”

    “薛总管才刚刚上手嘛,不急不……呃?等等……”濮翔随手抓起牌子看了一眼,忽然眼睛都快鼓了出来,直接一蹦三尺高:“你说你用了多、多久?”

    卓青青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