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宗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宗

    卓青青当然知道薛牧这个收益也是属于全宗的,不是个人所得,但她不可能去揭发。相反,薛牧这种无声无息把人抽肿脸的风范,实在太合妖女们的口味了。

    薛牧也不是光为了打脸爽一下。他的意思很明白,论赚钱老子不虚你,不要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老子缺你不行?

    濮翔肥脸都快绿了,颤巍巍地捧着两块木牌看了又看,喃喃自语:“十几天……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薛牧靠在椅背上悠然品酒,笑道:“薛某有些细务,有劳真人解惑。”

    濮翔这回真没了傲气,小心道:“总管请说。”

    “别人在你这里存银,你也是给类似这样的凭证?”

    “对,也就样式有所不同。”

    “如何防伪?”

    “各家防伪手段都是一样的……这种木料叫藏真木,有记忆真气之效。”濮翔取出另一块自己的木牌,解释道:“须知任何人练出的真气都有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特点,哪怕是修炼相同功法,真气质量也不同。经由本人注入真气的木牌,也只有本人才能激发,总管请看……”

    说着,手上的木牌隐隐发出了光亮。濮翔笑道:“别看在下修为低,想要模拟在下的真气一般人也是做不到的,或许洞虚强者可以?这等境界非在下所知了。总之注入真气后,将牌子发给客人,下次凭牌而来,验证无误即可。”

    薛牧懂了,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嘛,这有点类似指纹识别了,防伪效果杠杠的。果然土着们自发形成的体系,没必要为他们担心,自然会有此方水土养成的方案。

    不过问题来了,这样的防伪手段局限太大了,别说拿来做货币,即使想要两地通兑都做不到。大周银庄识别不了你濮翔的真气,同样濮翔也无法识别大周银庄哪个掌柜的真气,如何通兑?

    想了想,薛牧又问:“一般银庄不敢乱动存银,为何真人就敢拿出去放贷?”

    濮翔笑道:“只要不抽空存银,别人取款时足够支付就可以了。毕竟存银者不可能同时来取,又何必把所有存银都留着发霉?”

    薛牧脑子里有点思路,也有点乱。他知道“存银者不可能同时来取”,便是准备金制度的原始依据,现代货币发行就起源于此。但他真对这行没有太多研究,不知详细,眼下连个防伪问题都没个解决途径,看来这行真不适合自己插手。

    不过做些提点,给人画个饼,还是能做到的……

    薛牧叹了口气:“真人想知道我这两块牌子是怎么赚的么?”

    濮翔忙道:“愿闻其详。”

    “其实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这是《江湖新秀谱》的分红。”薛牧淡淡道:“真人,不怕告诉你,我非常看好银庄的前景,感觉这里蕴含着惊天的能量,甚至比《江湖新秀谱》还犹有过之。但这个能量并非来源于你小小炎阳银庄,而是来源于天下无数大小银庄,若能形成天下通存通兑,将会是风云之变。”

    濮翔骇然起身,眼神先是震惊,继而慢慢的开始有些发直。

    在这个产业上浸淫了十余年,他比卓青青或者文皓更加快速地反应到了薛牧话语中展开的画卷。

    那简直是气吞山河的雄伟蓝图。

    虽然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没法解决,比如防伪、比如各地的安保,真想要天下通行,说不定需要一生的努力。但他也知道,这事情和《江湖新秀谱》虽然性质完全不同,却也有个共通之处,那就是没有朝廷参与根本做不了。

    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曾经觉得各大宗门个个武力滔天很霸气,可被薛牧这几件大事一提醒,他忽然感觉那些人的“割据一方”变成了“困守一隅”,好像什么大事都做不了?看似积弱的朝廷,反而大有优势来着……

    这到底什么原因?

    “渠道”的重要意义,终于开始在土着心中有了模糊的概念。其实第一个有了这个概念的土着远远轮不到濮翔,而是夏侯荻。

    “如果……”濮翔犹豫着开口:“如果能解决防伪标识,那总管是否能先主持灵州京师两地通兑事宜?”

    薛牧点头道:“这本身就是我找你想做的事情,你好像忘了,我是灵州城主,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对哦,大家并不放在眼里的灵州城主……这回连文皓都反应过来了。总是把他的星月宗大总管一职当成最主要的身份,开口闭口都是“总管”,可眼下这么看来,这灵州城主的职责实际上也是大有可为的啊……说不定在薛牧手里,就能另辟蹊径,起到与历任城主都完全不同的作用来。

    正当文皓与濮翔沉思的时候,薛牧又说话了:“但是……”

    两人心中一跳,异口同声道:“总……城主请说。”

    薛牧轻轻敲着桌面,声音变冷:“灵州城内可不止一家银庄,我为什么要选择炎阳银庄做这件事?”

    文皓忙道:“我们两宗份属一家……”

    “这时候份属一家了?”薛牧冷笑道:“我怎么听到的风传都是炎阳宗脱胎于星月宗,平起平坐?”

    两人终于明白了薛牧这第一把火的真意。

    他要彻底收服炎阳宗,定下附属的名义和上下制度。

    他们也知道薛牧为什么这么做。这些天风平浪静,那是因为薛牧闭门谢客的缘故。实际上姬青原的这个城主任命,在灵州江湖上是掀起了轩然大波的。正魔两道对星月宗以及这个新城主的警惕与排斥前所未有,暗流激荡得很,只要薛牧一个行差踏错,就有可能导致谁都不可测的大变局。

    在灵州江湖,有几股势力对于薛牧来说与众不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炎阳宗,实力一般,已经被薛清秋打成鸵鸟,又是系出同源有极其充足的兼并理由,薛牧这是打算攘外先安内了……

    薛牧另外能争取的势力,文皓甚至都能猜出几分。一个是纵横道,那帮奸商不会管你这是谁的地盘,只要不会妨碍他们的生意就行,所以薛牧大有机会让他们置身事外。另一个是无痕道,风波楼里现在还在说书,用的还是薛牧的故事呢……别看薛牧来此之后从没联系过风波楼,这个说不定早已经是薛牧的坚定盟友才对。

    猜到归猜到,可两人还是很难接受。好端端的独立宗门,变成附庸算什么事?而且还是曾经的同门,这就要从平等相称变得矮了一头,这谁受得了?

    可两地通兑带来的利益,以及将来能够参与天下蓝图的诱惑,让濮翔着实有些心动了。他不便开口,便沉吟不语。

    文皓见他不说话,只得苦笑道:“城主,此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才是……”

    “嗯?”薛牧眯起眼睛,淡淡道:“听说文宗主寄情山水,不问俗务,莫非只是故作姿态?若是如此,薛某可要和家姐好好探讨一二了……”

    薛清秋的冷漠眼眸骤然掠过文皓脑海,文皓差点没打个哆嗦,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声来:“不不不!文某没有意见!”

    “……”薛牧想都没想过这种表现会出现在一宗之主身上,那一年薛清秋到底是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如此说来,这人真不是作态,是真的被打怕了……薛牧很和蔼地笑了起来:“文宗主别紧张,大家是自己人嘛……对了,文宗主莫非不知,琴仙子是我的人?”

    文皓一怔,看着薛牧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薛牧笑得很是灿烂:“所以说,这个世上,恐怕不会有人比我薛牧更加支持音乐艺术的发展了……相比于天下银庄什么的,薛某更重视的是天下巡演才对,不知文宗主可愿与薛某共襄盛举?”

    文皓怔忡了老半天,终于苦笑道:“固所愿也。”

    薛牧很是热情地亲手给他倒了杯酒,继而举杯一碰:“那就这么定了,即日起我们遍邀灵州江湖,于三日后见证我们这场归宗大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