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二十章 江湖梦
    第一百二十章 江湖梦

    这就叫趁热打铁,在文皓和濮翔都还没来得及反对的时候,就把大典观礼都给定下了,不给他们反悔的余地。

    当场没有拒绝,事后想要反悔?真当薛清秋的星魄云渺放着好看的?

    到了在灵州江湖见证之下成为附属宗门,就更没有反悔的可能了……所以这事真的是定下来了,兼并一个宗门,就在区区一顿酒席里。

    之所以是三日后,因为薛清秋说了闭关三日,这种大典没她在显然是不行的。三天时间也正好派人通知灵州各家,做好观礼准备。

    离开口福楼,薛牧也没有再去胭脂坊了,让卓青青去取了药浴,带回府泡。

    把自己浸在澡桶里,薛牧有些疲惫地靠在桶沿上思考,把今天的事情过了一遍。文皓那种吓坏了的态度理应没什么问题……只要濮翔真能找出适当的防伪措施,那他就立刻联系夏侯荻,办成这件两地通兑的开端。

    相信夏侯荻的眼光,会看出这里蕴含着的巨大能量,不用自己多言也会一力推行。

    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联系神机门主李应卿,商谈制作留声石的事情,两件都需要通过夏侯荻。这么说来,明日一早要去拜访一下安四方,希望他没跑什么陵光县去查牲口失踪,这种破事儿派手下去应该可以的吧?

    另外,拜访章家也得提上日程了,不是为了区区一个戒指生意。文皓想的没有错,薛牧当时和章博涛定下所谓的合作戒指生意,真实用意是和纵横道搭上一条生意线,让他们在将来的争端中至少能够置身事外,如果能化为助力自然是最好。

    虽然他也是看不惯纵横道的无良奸商,尤其饱受其害的现代人对此更看不惯,但饭要一口一口吃,目前还得先利用纵横道,要怎么不顺眼,以后再说……

    做个谋士真是挺累的,尤其是自己这种又要练武又要谋算的,真是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用。说穿了他不是真正的谋士,距离什么奇谋妙计算无遗策什么的都差得远,只不过是利用更加先进的思维模式和眼光见识,最多也就是职业缘故导致在识人心方面有些心得。具体谋算上,其实是挺吃力的,只能尽量逼迫自己多考虑些,考虑得周全些。

    还好现在泡药越发习惯,基本不怎么疼了,泡在桶里没什么损耗,反倒能够闭目休息来着。

    闭目想了一阵,薛牧闷声道:“梦岚,帮我揉揉脑袋,真是发胀。”

    等了几秒没个反应,薛牧猛然想起梦岚正在胭脂坊和人研究琴曲,眼下照料自己泡药的是……卓青青?

    他正想说声抱歉,却蓦然感到两只纤手按在自己太阳穴上,缓缓揉捏。

    “呃……”薛牧有点尴尬:“我忘了梦岚不在。”

    “没什么,本就是亲卫该做的。”卓青青的声音很温和:“其实……呃,没事。”

    这话说一半的,薛牧一时头懵,也没多想,下意识跟了一句:“其实什么?”

    其实你便是要侍寝,别人也无话可说啊……卓青青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很快目光又变得复杂,低声道:“说真的,跟在公子身边,总会感觉到由衷的佩服。这区区一餐酒席之间,收服炎阳宗,终结我们十三年来的恩怨……每念及此,青青都会觉得公子莫不是神仙下凡来帮我们的?”

    薛牧笑道:“这个我是不敢居功的,主要是我们家那位美人儿宗主的威慑力实在太强,没看文皓一听她的名字脸都吓白了。”

    “但是宗主并没有成功收服人心,所以才没能正式收归附庸。公子当日问我银庄之事,就已经定下了收服炎阳宗的策略了吧?枉青青还在想公子没事琢磨那东西干嘛……用音乐和银庄两件事,准确地分别击破他们心中最重视的东西,搅得两人心乱,连个反对都说不出来,这便是公子之能,做到了武力之外的极致。”卓青青叹道:“换了青青在公子的位置上,便是有宗门背景与城主职能,多半也是一事无成的。”

    薛牧失笑道:“说好听的意义不大的。青青,你和别人不同,有过管事经验,眼光见识全面比她们强,以后遇事多提点我几分,我个人见识,还是有些吃力。”

    卓青青柔声道:“我会尽力。”

    “对了,说到这席酒,我倒是有事问你。”

    “公子请说。”

    “我以前酒量不怎样,可练了这么几天功,喝起酒来都没什么感觉了。如你们这样的强者,都修到魂魄了,喝酒能醉?”

    卓青青嫣然笑道:“公子莫非不知,喝酒分两种的。”

    “嗯?哪两种?”

    “应酬酒,与真心酒。”

    薛牧哈哈大笑:“懂了。”

    他此刻的笑真是挺开怀的,是属于那种解开困惑的舒畅。

    自从穿越后,他一直在探究这个世界的各个方面,只是由于时间不长,接触面不大,并且事有轻重缓急,所以很多事情明明摆在眼前也没有深究。

    比如饮食。

    他初来乍到的时候,就留心过百花苑的饮食。当时的感觉是味道很不错,酒酿也很有特色。这事终究不是什么急切的,便置之脑后了。

    实际上他一直很好奇,在强者如同自走核弹的世界里,酒真能醉人么?

    若是醉不了人,酒和茶水饮料又有什么区别?

    卓青青很简单明了地告诉他,只要真心想体会酒意的,那就不会运功抗酒。应酬嘛,那或许便如同果汁了。

    薛牧轻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一定要找个日子给自己放假,好好醉上一场。”

    卓青青有些惊奇:“公子竟有这样的想法?”

    薛牧低声道:“你知道吗,我自幼心中的江湖梦。”

    卓青青停下了按摩,眼睛一眨不眨:“是什么?”

    “仗剑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薛牧哈哈一笑:“有些人醉心于武,我笑他们偏颇。而我薛牧如今却是偏科,又能好到哪里去?终归是不得两全。”

    卓青青纤手继续按摩起来,良久才道:“公子的江湖梦,会实现的。青青愿陪公子仗剑江湖。”

    说到最后,声音变得细如蚊呐,卓青青越说越有些后悔,脸上也有些发烧起来——在薛牧这句语境里,她说愿陪他仗剑江湖,那他掌中纤腰该是谁?

    枉自笑别人狐狸精,自己还不是差不多德性?唯一能说服自己比别人好点的是,她是真的很佩服薛牧,不是别人那种怀有目的的勾搭。

    正忐忑不知薛牧该是什么反应,然而久久都没个回音,低头一看,薛牧已经靠在桶沿上睡着了。

    卓青青默默把他扶起来擦干净抱上床,心里倒是暗自松了口气,没听见更好,免得尴尬……还是好好做个亲卫统领,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