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一百二十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这一夜卓青青是守卫到下半夜才换班去睡的,到了她的修行,需求的睡眠时间并不多。然而早上醒来,却看见薛牧已经早早练完武技,正坐在屋里,拿着一颗药丸在研究。

    他真是挺用功的,看这情况,怕是不到卯时就起来了,并没睡多久。

    卓青青一眼就认出他手里那是星月宗自己独门的净月丹,效果就一个,专门解除欲火焚身的,不管是身中淫毒引发的,还是中了媚术引发的,这丹药效果都很好。毕竟星月宗研究媚术,又常年与合欢宗互别苗头,对付这种破事的水准向来很高。

    “公子这是……”

    “哦,这是黑蛟血,我吸收了一点,以毒功解析,感觉这玩意很厉害。”薛牧笑着递过一个玉瓶:“我这种以毒功筑基的人,吸收了一滴都觉得浑身燥热,那种本能欲望几乎无法以真气压制。换了别人的话……我估摸着即使你的修为沾上一点也得服解药,很难自行驱毒。”

    卓青青好奇地接过玉瓶闻了一下,瞬间一股热流从小腹涌上全身,她面红耳赤地放下瓶子,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平静下来:“不用沾,闻一闻都难捱。”

    薛牧点点头:“这黑蛟确实有点门道……我估计这淫毒能用好的话,连问道强者都不一定能免疫的。”

    卓青青笑道:“公子不会想用来对付宗主吧……我包保宗主能免疫,到时候大耳刮子扇你。”

    “切,对付她根本不需要……再说我不是用来做那事的。”薛牧笑道:“毒功里有了这样的毒,我估计实战效果会很厉害,无论对付男女都很好用,这才是关键。”

    “净月丹能解么?”卓青青笑道:“不能解的话,那公子可要先调配解药,只会下毒不会解可是不行的。”

    薛牧哈哈一笑:“放心,我又不会对你用。”

    堂堂星月宗妖女面对这样的调笑那真是如风过耳,毫无用处。卓青青便直接回了一句:“真对我用了也无妨,公子以身来解呗。”

    “哈……”薛牧笑着摇摇头,抛了抛手上的净月丹:“我研究过了,净月丹有效,不需要另外调配。所以说,在妖女宗门,很多事还是很方便的嘛。”

    不知怎的卓青青居然有点小失望,又很快压制下去,问道:“公子今天什么打算?”

    “走,陪我去趟六扇门。”

    **********

    安四方刚刚找高手把画裱好,非常庄重地装进盒子里,正准备吩咐手下送到京师,就听到外面来报:薛城主来访。

    迎进薛牧,安四方热情地招待他坐了,两人中间的案几上正好就搁着那个装着画的盒子。

    薛牧当然不知道这个盒子里居然是薛清秋的画,随意问:“这是何物?”

    “哦,是要递交给夏侯总捕的东西。”安四方也没详答,招来一个手下吩咐道:“加急送京师去。”

    “正巧!”薛牧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烦请将此信一并交给夏侯总捕,都是她关注的要事,不可延误。”

    安四方接过信封,上面赫然写着“夏侯荻亲启”。他不由咂咂嘴,暗道即使是好友,一般信上也没这么直呼其名的,这薛牧究竟是真不知礼呢,还是和总捕头的关系真是好到一定程度了?想到薛牧刚到灵州,那边夏侯荻就心急火燎地派人连问两三个问题,这刚答完没过两天,薛牧又有信回过去,这交往密切得有点离谱了……

    想到夏侯荻年纪二十五,这薛牧好像是二十七,很配啊……他们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安四方越想越是蛋疼,如果真是那种关系可就麻烦了。皇帝给他的密令里,交代尽量给薛牧使绊子来着,按道理应该昧下这封信?至少也该拆开看看说些什么?

    可夏侯荻才是他的顶头上司好不好……这万一被她知道了,自己九条命也不够死啊!

    罢了,这封信是当众递到自己手上的,不能瞎起幺蛾子,还是得好好送。以后怎么做,还是去封信咨询一下宣哲再说。安四方当着薛牧的面,把信和自己的盒子一起交给下属,吩咐道:“立刻送去京师,不得延误。”

    下属领命去了,安四方转头就是一副灿烂笑脸:“城主到灵州有些日子了吧?不知可还习惯?”

    “灵州风土宜人,薛某在这儿身心都舒畅许多。”

    安四方瞥了眼肃立在薛牧身后的卓青青,暗道你要么窝在美女如云的胭脂坊,要么窝在城主府里,身边都是这等妖娆,怕不是夜夜笙歌?换了老子身心也舒畅啊……

    看他那表情,卓青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回却没什么羞恼情绪,只是面无表情。

    薛牧又道:“薛某此来,除了送信之外,倒还有两件事想和安捕头商量。”

    安四方收回杂七杂八的情绪,肃然道:“城主请讲。”

    “第一件,两日后,本宗在胭脂坊举行大典,特邀安捕头莅临指导。”

    安四方怔了怔:“怎敢说指导……不知是什么大典?”

    薛牧微微一笑:“炎阳宗附属大典。”

    安四方脸色变了变,强自压住心中震惊,哈哈笑道:“城主好大的手笔。属下届时一定前往观礼。”

    薛牧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安捕头也知道薛某初来,人面不熟。江湖各宗派,星月宗自会派人邀请,而郡上人面,烦请安捕头帮忙知会……”

    当城主的说郡上人面不熟,你真说得出口!安四方实在哭笑不得,这点小事也没想去拂薛牧颜面,索性道:“小事一桩,属下自当办妥。不知另一件事是……”

    “另一件事只是个人小小困惑,想咨询一下安捕头。”

    “城主请说。”

    “不知六扇门的升迁,是以什么标准?”

    “视职责所定,如专职缉盗的,自然以缉盗成果为准。”

    “若是安捕头这样坐镇一方的呢?以地方安定为准?有没有什么社会稳定指标、破案率指标、报案数指标、死亡数指标……”

    安四方听得瞠目结舌,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听薛牧越扯越多,忙打断道:“地方安靖,上峰自然看在眼里,没有什么指标。”

    “也就是说,如果爆发动乱,安捕头就有渎职责任?”

    “那是自然。”

    薛牧“哦”了一声,看似随意地道:“那不知安捕头对最近有些暗涌指向星月宗怎么看?”

    安四方僵在那里,半晌无言。

    怎么看?这就是皇帝要的结果啊,你问我怎么看……

    再说了,这事不该是大家默契在心、各凭本事的吗?你这么直挺挺的说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但话说回来了,安四方想来想去还真发现薛牧直挺挺说出来并不破坏任何规则,因为薛牧真是六扇门金牌捕头,对地方安定和这疑似动乱的征兆有充分的过问理由。

    安四方有点想哭,薛牧手头一块金牌,真是让他左右不是人了。这事还不能怪夏侯荻,因为金牌是当初姬青原自己批准了的!

    正当安四方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门外飞奔进一个捕快,急促道:“捕头,陵光县急报!”

    安四方暗道来得好,故作歉意地对薛牧笑笑,自顾问属下:“什么情况?”

    “陵光县发现小型秘境,牲畜失踪便是秘境生物所为,我们的人扛不住,好在问剑宗慕剑璃、炎阳宗风烈阳先后赶到,已经下去探索了。”

    真是秘境?安四方神色凝重起来:“可知是什么生物?”

    “据说是一头成年黑蛟,有几个同僚伤了。”

    安四方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薛牧豁然起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