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乱入
    第一百二十四章 乱入

    外面薛牧卓青青一行人从老远飞奔而来,一路感觉到地震般的震颤感越来越弱,直到最后仿佛听见一声轰然巨响,犹如千万斤的重物砸落地面,最后带来一阵摇晃,然后慢慢归于平息。

    “这是……里面战斗结束了?”薛牧喘着气,不可思议道:“这俩货真的靠自己两个人干掉了黑蛟?”

    卓青青摇摇头:“说不定是他俩被干掉了也有可能,毕竟这两人只是化蕴期,成年黑蛟堪比入道。”

    “绝不可能。”薛牧比她有信心得多,他心中那两人完全就是主角模板,被一头怪物干掉了才叫搞笑呢!他环目四顾一阵,奇道:“我们来得比安四方还早?”

    “安四方要调兵遣将,手下又良莠不齐,说真的没我们快,指不定还要小半个时辰。”

    薛牧看看天,笑道:“路上花费不足一个时辰,老子已经超越马拉松世界冠军了,而且还不怎么累,轻轻松松。”

    “什么是马拉松世界冠军?”

    “哦,没什么。”

    一行人一边讨论着,一边涌进了洞口。守在洞口的六扇门捕快见城主进去了,对视了半天,也无奈地跟了进去。

    风烈阳被压在黑蛟小腹底下,挣扎着慢慢往外爬。慕剑璃浑身浴血地趴在脖颈上,浑身骨骼淬炼如剑的她,也都不知道碎了多少骨头,强撑一股刚气才没有晕过去。看着风烈阳的手探了出来,然后脑袋钻出来,一点一点辛苦地往外挪的模样,慕剑璃向来清冷锋锐的神情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风烈阳躺在地上抬头看她,也咧嘴笑了起来。

    无关男女,是那种劫后余生的欣喜畅快,和并肩作战的惺惺相惜。

    “骨头碎了没?”风烈阳无力地笑着:“我这里还有点药。”

    慕剑璃微微摇头:“不用……剑心剑骨,自我弥合,久而愈锋。”

    “切,怪不得那妖孽说你剑人。”

    “……”

    风烈阳自顾自掏出一枚丹药服了,正打算疗伤,神色忽然一变,一股燥热感涌遍全身,某处不受控制地一柱擎天,硬得都快要炸裂。风烈阳心中惊骇无比,他自幼一心武道,只求天下第一,尤其是自幼知道炎阳星月之变,目睹宗门无数长辈自坏根骨,心中更是戒惧于此,从来不去妄动男女之念。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欲念勃发,心中的冲动几乎无法按捺。

    几乎与此同时,慕剑璃浑身一软,刚才被千万击都握紧剑柄不放松的她,这一刻却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直接从脖颈上滚了下来,栽倒在地上,距离风烈阳也就几尺距离。

    她也是一样的……自幼淬炼剑心,人剑如一,便是岳小婵不笑她,她都觉得自己该算个剑人了。有谁听说过一把剑有什么男女欲念的?

    可这一刻身体的感受赤裸裸地告诉她,她还是一个人,一个女人,有天然的人类本能欲望。人不管怎么练,也变不成一把剑。

    以当初薛牧的判断,那黑蛟血是奇淫之物,若是一般人沾上一滴都要欲火焚身。天可怜见,这俩货浑身浴血,几乎每一寸肌肤都被黑蛟血洗过一遍了……能不当场发作,已经是他俩的武道之心坚定得超乎寻常的缘故了。

    如果两人没伤,说不定还能强行按捺下来,跑出去找宗门支援。可此刻两人都是重伤的状况下,别说跑出去了,就算是强行抑制都做不到啊!

    “糟了……是这黑蛟血的缘故……怕是奇淫之物……”

    “……”慕剑璃咬着贝齿,艰难道:“你……你炎阳宗出身星月,可有解药?”

    “我怎么会有那东西!”

    简单对话之后,两人齐齐沉默。

    都是见多识广之人,心中很清楚,这种淫毒不解,便是经脉俱焚的结果。就算不提这个后果吧,光是重伤状况下,也根本压制不住男女本能啊!

    两人都下意识对望了一眼,正好一男一女来着……难道……

    不这么想还好点,一旦往这个方向去想,那欲念更是蓬勃汹涌,如同潮水决堤,根本无法按捺。此刻的慕剑璃浑身是血,形象凌乱,和漂亮两字根本都扯不上任何关系,可落在风烈阳眼里,眼前女子竟是无比动人,哪怕自己见过薛清秋岳小婵那般绝色,都认为比不上眼前女子的诱惑。

    这是自然的,此刻就算让他看见一只母猪,大约也会认为是仙女。

    这还是此刻仍有理智的结果,要是欲火彻底烧毁了理智,就算是真母猪也会二话不说的上了……

    何况慕剑璃只是形象狼狈,本质真是个美人来着,尤其此刻也同样是欲念勃发,面颊潮红,眼波盈盈如水,对比她平时的形象,也是别有一番诱人滋味。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本能的欲望诱使他们慢慢地靠近,哪怕残存一丝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妥当,双方死敌的身份很有可能在将来带来无穷的后患……可这一丝理智越来越弱,越来越迷糊,只剩下雌雄两性之间最原始的驱动,体内的邪火直串入脑,几乎要烧毁所有的思维。

    慢慢的,两人都把手颤抖着伸向了对方。

    正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咦”了一声,然后一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在了两人中间。

    两人伸出的手直接分别握在了来人的脚踝上……慕剑璃眼波迷蒙地抬起头,风烈阳同样双目血红地抬头看,看到的是薛牧一副阳光灿烂的笑脸:“中了黑蛟血淫毒啊?”

    两人脑子一团迷乱,都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糟糕呢……不及时交媾解毒,很可能经脉俱焚的哦……”薛牧笑眯眯地蹲了下来,饶有兴致地托起慕剑璃的下巴,看着她迷蒙的眼波,笑道:“难得,这才像个女人啊。”

    慕剑璃呼吸越发急促。

    薛牧眨巴眨巴眼睛,又转向风烈阳:“你也不想的对不对?”不等风烈阳回答,他很遗憾地叹了口气:“唉,烈阳兄弟,你应该庆幸遇上我……我带了解药。”

    卓青青在身后听了神色非常精彩,人家到底是该庆幸遇上你呢,还是该觉得你死远点比较好呢?这可真是个问题……

    却听薛牧叹了口气:“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只有一粒解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