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其实你挺萌的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其实你挺萌的

    慕剑璃做梦都想不到居然听到这样一番话,若是薛清秋大约很能理解薛牧这种恶趣味,可以慕剑璃的脑回路那是完完全全不能理解,世上还有这么无聊的人?

    “简直荒……”

    “你说了即使荒谬你也尽力去信的。”

    “……”慕剑璃闭上了嘴。

    薛牧笑道:“不管你信不信,笑一个没问题吧?”

    慕剑璃抽了抽嘴角。她不是不会笑,就在黑蛟一战之后,她还发出了会心的笑意呢……可这、这让她故作“温柔浅笑”?怎么做得出来?

    话说回来了,温柔浅笑是什么模样的笑?她也不知道啊!

    憋了半天,慕剑璃叹了口气:“恕在下做不到。”

    “不笑啊?那爷给你笑一个?”薛牧伸出两只手指,顶着两边嘴角往上一扯,做出了一个奇葩的微笑。

    “噗……”慕剑璃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鬼脸,直接笑喷出来,连他自称“爷”的调戏都忘了在意。

    “你看,不是笑了嘛?”薛牧偏头打量了一阵,笑道:“多笑笑,好看。”

    慕剑璃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收敛笑容偏过脑袋,低声转回正题:“薛总管此番援手之情,日后剑璃必有所报。”

    “嗯,自称剑璃听起来还不错,以后别自称在下了,膈应得慌。”

    慕剑璃神色古怪起来,我怎么自称,跟你有什么关系?

    “对了!”薛牧忽然抚掌道:“你师父刺过我一剑,我们有仇。”

    慕剑璃沉默片刻,淡淡道:“是。薛总管想报仇?若总管想还一剑,在下……嗯,剑璃受着便是,便当恩仇相抵。”

    受一剑相抵?薛牧又笑了起来,你说受一棍相抵说不定还可以谈谈,一剑就算了吧。于是笑道:“伤我的是你师父不是你,冤有头债有主,迁怒于你没意思,这一剑老子以后自会找蔺无涯还。”

    慕剑璃并没有嘲讽凭你这点修为也想还我师父一剑这种话,事实上对她而言,偏偏很欣赏这种明知不可为却硬难而上的志气,以及不加迁怒的坦直。

    薛牧又道:“伤我之仇另说。但另有个仇,可以现报。”

    慕剑璃奇道:“还有何仇?”

    “他打我姐姐的主意,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

    “……”慕剑璃再次差点被逗笑了:“那薛总管打算如何报此仇?”

    薛牧一脸的理所当然:“他打我姐姐主意,我打他徒弟主意,这很公平。”

    慕剑璃目瞪口呆。

    薛牧丢下宣言,却没有进一步举动,反倒笑道:“不过他毕竟没得逞,甚至在这事上他是败者。那我也不合太过分,一路抱你回来,该摸该碰的也差不多了,现报暂且到此为止,再观后效。”

    慕剑璃:“……”

    薛牧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屋子,最后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挺萌的……”

    萌是什么意思?慕剑璃木然看着他悠悠然离开的背影,半天都组织不出语言来。

    她见过嗜血的凶魔,阴险的骗徒,好色的淫贼,莫测的妖孽,但从来没有一个像薛牧这种莫名其妙的。说凶那是完全不搭边;说色也不像,甚至你还能找到一点君子风;说诡又不至于,你能够找到他的逻辑;说诈就更不是了,他确实没半句虚假。

    但你想说他是正道?算了吧,哪有这么奇葩的正道,简直魔得不能再魔了。

    她根本找不到一个准确的形容来定义薛牧,好像此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似的。

    “我打他徒弟主意”,这话再度掠过脑海,慕剑璃忽然觉得有点头疼,“该摸该碰的也差不多了”……这真是……

    又想到刚才那猝不及防的鬼脸,被他逗笑那一刹那的绽放,慕剑璃努力地回忆了一阵,一直在想,这是不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逗笑?怎么会这么不经逗?

    满脑子浆糊地躺了一阵子,房门被敲响,有个星月宗的女弟子笑眯眯地端了饭菜进来,笑道:“我家公子问你辟谷没有,没有的话吃点东西。”

    这女弟子……慕剑璃打量了一下,心中微凛——这赫然已经是正在萦魂的强者,在她这十七八的年纪上算是挺强的了,应该是星月宗的精英弟子,可以派到江湖上兴风作浪的那种了。这样的精英弟子,来端饭菜?

    慕剑璃慢慢地扶着床榻坐了起来,神色多了几分敬重:“不敢劳烦师姐……剑璃自己来。”

    那女弟子偏着脑袋看了她一阵,啧啧有声:“公子居然喜欢这样的,我懂了。”

    慕剑璃摇摇头,哪怕她对情爱没什么了解,也知道薛牧的表现应该并不算是喜欢她这样的,觉得有趣的成份更明显。她微微一叹:“师姐说笑了。不知师姐怎么称呼?”

    那女弟子放下餐盘,拱手行了个江湖礼节:“星月宗罗千雪见过慕姑娘。”

    “原来是罗师姐,罗师姐应当是宗门精英了吧,不知居何职务?”

    “职务?没有的。”罗千雪笑眯眯的:“以前跟宗主随行,如今是我家公子的亲卫。”

    以薛牧在星月宗的重要性,他身边配备强力护卫是完全正常的,薛清秋的身边人拨过去就更正常了,慕剑璃只是有点好奇:“你们都是女子,护卫一个男子,会不会有些不便?”

    罗千雪很是稀罕地看着她,撇嘴道:“我们是星月宗,不是你们装模作样的问剑宗。”

    好吧,慕剑璃不说话了,和妖女讨论这个问题真是自讨没趣。她忍着骨骼伤痛,勉强扶着床沿下床,低头却看见自己肚兜上的鸳鸯,和展露在外的白花花躯体……她忍不住僵了一僵。

    说起来,自己也认为不过一具皮囊,被他看了就看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去问人家“会不会有些不便”这种问题呢?

    这并不应该是自己的关注点啊。

    慕剑璃觉得自己从醒来到现在,几乎就没正常过。是被薛牧绕糊涂了吗?

    坐到桌边默默吃了几口,味如嚼蜡,慕剑璃见罗千雪还没走,忍不住问:“罗师姐不需要去护卫薛总管?”

    “公子在泡药,青青师叔贴身照顾着呢。”罗千雪道:“在这个时辰内,我的职责是保护你。”

    慕剑璃摇头道:“在下不需要保护。”

    罗千雪微微一笑:“你说了不算,我家公子说了才算。”

    慕剑璃看她模样,试探着问:“你们很拥戴薛总管啊?据我所知他入星月宗也没多久不是吗?”

    罗千雪笑道:“慕剑璃也是会用言语试探人心的吗?”

    慕剑璃抿嘴不答。她确实是想试探这些女弟子对薛牧的态度,是真心拥戴,还是奉命而为,或者只不过是妖女想贴男人而已?

    “不用试探啊。”罗千雪笑眯眯道:“慕姑娘若是真对我家公子感兴趣,自己随行一段时间不就知道了?公子想必会很欢迎。”

    真是妖女宗门,三观简直不是一个世界,慕剑璃有些无语地道:“你们为什么能把什么事情都扯向男女事呢?”

    罗千雪怔了怔,反倒想了好一阵子,忽然失笑道:“其实曾经不少姐妹试图诱惑公子,或许都是打算像梦岚一样一步登天吧……但现在已经没人这么做了。”

    这话题跳跃得有点怪,慕剑璃来了点精神,问道:“这是为何?”

    罗千雪笑道:“因为大家发现,公子不吃这套的。除了当初对宗主,大家从来没见过公子主动对哪个女子起意,或许是宗主风华倾世,让公子无心其他吧。”

    慕剑璃默默点了点头,薛清秋的风华,哪怕她同为女人都不得不承认真的是绝世倾城,薛牧一心投入完全可以理解,何况她眼中薛牧确实不是个好色之徒。

    罗千雪却在此时补了一句:“慕姑娘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第一次见公子对一个女人如此兴致勃勃的。所以不是我们要把什么事情都扯向男女事,而是公子的态度引得我们这么想啊。”

    慕剑璃的筷子僵在手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