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听了薛牧的意思,卓青青一愣,心中却没有任何不适感,反而极感兴趣。所以说,妖女妖人,天生就该扎堆,老天把公子赐给星月宗真是太好了……她想了想,兴致勃勃地提供弹药参考:“我听说,慕剑璃近期日子也不太如意。”

    薛牧来了兴致:“怎么说?她不是很受追捧的么?”

    “风向有些不对了,近期有了不少流言蜚语,主要说她看不起同道,比如大放厥词说潜龙十杰其余几位尽是酒囊饭袋沽名钓誉,又比如说她一言不合剑刺仰慕者,还有说她不敬同道长辈,鼻孔朝天。”

    薛牧怔了怔:“不可能,这根本不像慕剑璃的性子。是有人抹黑?”

    “显而易见。”卓青青微微一笑:“我觉得有可能根子是出在我们身上。”

    薛牧沉吟片刻,恍然道:“当初那一战,蔺无涯放跑了我们姐弟,那些人恨上了蔺无涯,不好直接冲突,便给他徒弟下绊子?”

    “多半是了,而且也不排除有些人本来就嫉妒,更加推波助澜。”

    薛牧想想祝辰瑶当初的表现,心知确实如此,说不定这流言制造者就有祝辰瑶的份呢,而天下岂止一个祝辰瑶,妒忌慕剑璃的人想必是海了去了。

    这时候还只是抹黑她人品,形成孤立。再发展下去,不知道还有多难听的流言冒出来。薛牧比此世任何人都清楚,流言是真能杀人的,即使慕剑璃心无旁骛,不会受太大影响,但难免还是会有些困扰的,人之常情。

    没有人会愿意让自己被别人讨厌,尤其是对于她这样惯常受到称赞的仙子,落差感估计有点大。

    这可真是天赐良机了,受伤未愈,淫毒的记忆还有所残留,本就在心灵最虚弱的时候,偏偏还处于一种四面楚歌的困境里,怪不得自己的一点关怀效果好像特别好。

    门外传来慕剑璃的声音:“薛总管可在?”

    薛牧并没在意自己裸身泡药中,甚至存心要挑逗一次慕剑璃,便直接道:“请进。”

    慕剑璃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薛牧泡在澡桶里,精赤的肩膀露在外面,有些愣神地看着她。

    慕剑璃对那肩膀没什么反应,只是没再往前走,站在原地平静地道:“剑璃特来致谢。”

    薛牧愣愣地没说话。果然人靠衣装,之前还只能觉得慕剑璃气质绝佳,单论容色要比祝辰瑶稍逊一筹。可这样穿着一看,再配上门口洒下的月色,晚风徐来,秀发轻扬,真真是如同月宫嫦娥,美得不像话。就连卓青青都看愣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习武天赋一骑绝尘,长得还这么漂亮,到底要不要别人活了?

    还好有自家宗主珠玉在前,否则卓青青恐怕都要怀疑人生了。

    薛牧憋了半晌,冒出了一句:“亏大了……”

    慕剑璃愣了愣,一时不解:“薛总管认为剑璃未曾报恩么?”

    薛牧抚额道:“怎么会这么漂亮的……之前装什么圣人啊,这不先吃到手,真是亏死老子了……”

    “……”慕剑璃索性装着没听见,说道:“总管止我淫毒,给我治伤,赐予蛟肉,归还飞光。凡此种种,剑璃铭记于心,日后必当赴汤蹈火,偿此恩义。”

    “赴汤蹈火什么的多煞风景,以身相许不好吗?”

    慕剑璃默然,正当薛牧以为她要发火,却听她道:“剑璃此生唯剑,总管何必调笑。”

    薛牧叹了口气:“其实剑柄真的没男人那东西舒服……”

    慕剑璃:“??”

    卓青青扑哧笑出声来。

    “好了好了,不调戏你了。”薛牧笑道:“你的伤没好,继续养几天吧,不然出去被人捉了去,那才是真正的亏大了。”

    慕剑璃虽然刚锐,却不是莽撞,她知道眼下的状态可不适合在灵州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晃荡,正道各宗门如今对她有些不友善,孤立之下指不定就得落入什么魔门手里,那些人可不会有薛牧的风度。

    所以说,在这同道都不待见自己的时候,居然是薛牧在保护自己?慕剑璃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只是低声道:“叨扰薛总管了。”

    **********

    回到自己房间,慕剑璃才忽然觉得这出道谢并没有什么意义,又不是告辞,转眼又见面的,特意跑去谢个鬼?反倒像是特意过去给他看看穿得好不好看似的,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

    慕剑璃有些头疼地靠在床沿,床榻柔软,很舒服,房间熏过香,淡淡的,清新宜人。床头还摆着睡袍,摸着就知道绵软柔滑。

    慕剑璃知道罗千雪说得没有错,爱美是人的天性,追求舒适也是人的本能,没有人会排斥于此,包括她自己——她终究不是一柄剑。

    甚至于,对薛牧的重视关照,她会隐隐有些受落,似乎在别人那里失去了的东西,得到了弥补。

    不管怎么看也都是人之常情,可她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剑心警钟长鸣,总觉得继续这样下去会出岔子。

    她有心换回自己的旧衣,却不知在哪里。若说拆了被褥,那又显得很矫情,哪个正常人这么做啊。

    慕剑璃沉默良久,终于摇摇头,选择了不睡,索性出门走走。

    走在庭院里,月华如水,清风徐徐,周围都是花草的清香,让人的心情都舒畅了许多。脑子里晃过薛牧的笑脸,她忽然在想,薛牧赤身泡药,卓青青侍立在侧,这样的关系……他练功完毕应该是和卓青青在做那事了吧?很符合星月妖人行为。

    她对此倒是觉得挺理所当然的,没觉得不对,不过心中却隐隐又有些好奇——薛牧在她看来真不像淫邪的人,并不能和以往认知中的妖人等同,说不定他的夜晚有另外的生活?那是怎样的?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薛牧穿得整整齐齐地走了出来。看到慕剑璃站在院子中央,似是愣了一愣,很快又笑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本以为只有我睡不着,原来慕姑娘也睡不着啊。”

    慕剑璃完全听不懂这样的梗,只觉得是句普通搭讪,便摇头道:“剑璃睡眠向来不多。”

    薛牧笑笑,似是猜到了她不睡的原因,漫步走了过来,站在她身边,并肩看了一阵月亮。

    他不说话,慕剑璃也找不到话题开口。就这么并肩站着,任晚风吹拂,月色情洒,不知为何慕剑璃就慢慢的开始感觉到了一些不自在。

    站在寒风呼啸的雪山之巅可以几天一动不动的她,居然站了不到半盏茶时间就开始觉得不自在……脑子里自动闪过这样的词语:花前月下。

    正当她想开口打破这种沉默,薛牧却先开口了:“你喜欢月色?”

    慕剑璃怔了怔,想说的话吞了回去,摇头道:“没有,我很少赏月。”

    “都在练功?”

    “都在练功。”

    “啧……”薛牧叹了口气:“道一声此生唯剑,听得人不胜向往,可细细一想,那却是忽略了人生多少趣味换来的。”

    慕剑璃淡淡道:“别的东西,本也无趣。”

    “是么?”薛牧笑笑:“我却觉得不过是你忽略了太多。”

    慕剑璃偏头看了他一眼,忽然泛起一个念头:他这是在跟我论道?

    就像是当年那些师兄弟凑上来谈论剑道的概念一样吗?不,不一样,那些人是投她所好,而他恰恰相反,似乎是想要打碎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