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第一百三十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慕剑璃起了点好奇,有意想看看薛牧会发出什么与众不同的妙论,同时也有意解释一些外人对她问剑宗之道的误解,便刻意说得详细:“世间之物或许都别有滋味,然而事有轻重,心分主次。若你我旁骛太多,生命消磨,真正重视的东西便不得长进了。月华虽美,剑璃也是欣赏的,无非取舍之后,相较无趣了而已,并非忽略。”

    “然而练着练着,对其他东西长期不屑一顾,慢慢也就真的不起兴致了不是吗?”

    “是,自然发展便是如此。”

    “所以你们是取舍还是偏颇,可难说得很呢。”薛牧微微一笑,指着天上明月:“便说这月吧……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人如流水,星月常在,问剑宗既问古人剑意,为何忽略亘古之月?”

    慕剑璃皱眉思索了一阵,虽没太认可,却也觉得有那么几分意思,值得印证,便问道:“这便是贵宗星月之道?”

    薛牧哈哈一笑,又伸手指向远方,那是群山连绵,在夜色里忽隐忽现:“我若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你会不会觉得我这又是自然之道?”

    若说此世之人不喜华美辞章,但这种隐含了“道”的意味在其中的千古名句,无论在哪个世界都能引发人们的思考。慕剑璃细细咀嚼,只觉薛牧随口这两句,都是含义隽永,余味悠长,不由起了几分敬意,没去跟他辩驳,只是低叹道:“本以为薛总管非问道之人,可听君一言,竟是博采众长,自成气象。内涵胸襟,非凡俗可比。”

    薛牧眨眨眼:“我若说,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像你么?”

    慕剑璃愣了愣,居然忍不住挠了挠头:“后半句有些像,只是剑璃当不得此……而那什么满堂花醉的……”

    薛牧笑道:“此非问道,不过身为一个人对于美好的感受。他们都说你像一把剑,枯燥无趣。可在我看来,便是面前满堂花醉,眼里也只有这美人如玉,一剑霜寒。何谓无趣?又如何当不得?”

    慕剑璃呆愣了好一阵,心里竟似有些打鼓的感觉,半晌才摇头道:“皮相声色,乱心迷眼,无益于道。薛总管是有大智慧的人,应当勘破才是。”

    “这就要问人为何问道了。”薛牧哈哈笑道:“若问道便是抛弃美好,罔顾天性,那这道……不要也罢!”

    慕剑璃这才知道,搞了半天薛牧不是在论道,而是在调戏她,各种绕着弯儿夸她漂亮。此时回顾前面那句自然之道,好像也有点调戏的感觉了——我见你妩媚,你看我呢?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此生尚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公然说自己不想问道的,还能把调戏之语融在论道里。偏偏那些话听起来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你甚至可说这“看世间美好”的理念本就属于一种道。

    她还不是蔺无涯,未能参破,听了只觉有些毁三观,还有些可惜:“薛总管如此眼界开阔,思维敏锐,若能一心问道,或许能奠一派之宗,实不该如此沉湎声色,太过可惜……”

    薛牧笑道:“不用和我辩,我终究是魔门,和你们正道仙子不一样的。大道三千,你问你的神剑,我看我的美人。”

    慕剑璃便摇头笑笑,没多说。

    薛牧偏头看了她一阵,又道:“但眼下你在我地盘里,客随主便,先按我说了算。”

    慕剑璃淡淡道:“剑璃如此装束,岂不已经是客随主便。”

    “还不够。”薛牧大手一翻,忽然掏出一件东西:“这其实也是你的战利品,我昧下了许多,总该还一个给你,不许不收。”

    慕剑璃定睛看去,却是一条珠链,顶端系着一枚蛟珠,约拇指头大小,圆润无瑕,洁白如玉,在月下幽光隐隐,有一种朦胧而诱惑的美。

    她知道这是蛟龙体内伴生之物,可能有很多枚,多有奇效,价值连城。

    收一件战利品本来没什么,价值什么的在两人心里也不太当回事,可你串成了项链是闹哪样?慕剑璃刚要说什么,又被薛牧打断了:“这蛟珠佩戴在身上,可助你免疫淫毒。这回是我赶得巧,我可不想你以后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又被谁捡了便宜去,那才是真真亏大了。”

    慕剑璃心里一个咯噔,抬头看着薛牧的眼神,薛牧眼里有些笑意,更多的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说了,客随主便,至少在眼下,你得戴上。”

    慕剑璃总觉得他的话里问题很大,收战利品和戴项链不是一回事,她免不免疫淫毒更和他亏不亏完全没关系,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可她始终不是善辩之人,一肚子话被堵得不知道怎么说,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凑过来,伸手绕过她的脖子,将项链戴了上去。

    他的动作很守礼,连碰都没有碰到她的肌肤。但这样戴项链的举动本身就已经是超越了正当的亲密。近距离感受着他身上的气息,恍惚间又记起了那个梦里的羞涩,记起了淫毒迷乱之中看见的那张笑脸,慕剑璃心中一片混乱,直到他把项链戴好了,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月华幽幽,温柔如水。蛟珠坠在胸前,衬着华美的新衣,映照着少女略微起了些红润的脸颊,就像一朵寒梅在冰崖之上悄然开放。

    薛牧后退两步,在月下端详,啧啧有声:“真是漂亮。”

    慕剑璃心中只剩一团乱麻。

    问剑宗那些只修剑道的木头师兄弟追求,号称谈论剑道都是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江湖上面对年轻同道的仰慕,也是把她供着跟仙子一样,她什么时候遭遇过薛牧这样厚脸皮的进攻?

    偏偏薛牧还不给她反应的时间,背着手优哉游哉地离开了,口中还高声吟哦:“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慕剑璃木然看着他的背影,差点想骂娘。今晚的月下交谈,无论是薛牧特殊的言谈,还是被男人这样戴了项链,对她来说本就很难忘了。他还特意加了这样一句玩意,以后每次望月,怕是真的会难以抑制地想起今天,想起他的调戏,想起大家都在同一片月下,天涯共此时。

    从来没想过,诗句这种东西竟然会有这么作弊的效果,简直堪比媚术入心,遗祸无穷。

    站得久了,身上的伤又开始痛了,慕剑璃有些艰难地返回屋子,一头栽在软绵绵的香榻上,薛牧的各种言语各种举动反反复复地在心里绕来绕去,一夜无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