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断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断

    次日一大早,慕剑璃翻身而起。对于她的功底,几夜不睡完全不算事,就连伤势也在闭目休憩中自我恢复,到了凌晨都已经好了大半了。

    下意识想要去打水洗漱,却见房门推开,罗千雪笑吟吟地给她端了水来,柔软的毛巾搭在盆边。慕剑璃有些不习惯,还是道了谢,一边洗漱,一边又见罗千雪出了门,取来了早餐。

    虽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差不多了……

    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慕剑璃不便拒绝,只能道:“罗师姐折煞剑璃了,这些琐事我自己来就好。”

    罗千雪笑吟吟道:“慕姑娘不用客气,我星月宗待客总需周全才是。”

    不等慕剑璃反对,她又续道:“姑娘一会要练功吧?”

    慕剑璃只得点点头:“要的。”

    罗千雪便取出一份熏香点上,笑道:“这是宁神香,有助于清净入定。慕姑娘若需什么辅材,我这便去取。”

    真真是叫一个宾至如归,体贴周到。要什么有什么,什么都帮你准备好了,就是心如铁石也得领人家的情,慕剑璃无奈道:“不用劳烦师姐,剑璃自行打坐就行。”

    目送罗千雪出门,慕剑璃安静地站在屋子中央,看着边上的铜镜。

    镜中人依然美貌,气色还比昨天好多了,带着休息之后的红润。胸口的蛟珠项链与白皙的肌肤相得益彰,更衬得人美轮美奂。

    慕剑璃,这是你吗?她忍不住问自己。

    这种生活,懒洋洋的满足,有人照顾,有人奉承,有人喜爱,慕剑璃你是不是很愉悦,很贪恋,内心也有些享受?

    你在干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需要这样锦衣玉食?

    什么时候开始需要这样鞍前马后?

    为什么要在乎自己今天漂不漂亮?

    为什么要在乎他们怎么看你?

    无论是同道们此时的排斥,还是薛牧此时的赞美照料……这些真的重要吗?

    自己是为了得到这些而努力修行的吗?不,不是的。为的是探索剑道的真义,踏足生命的巅峰,追逐最强的力量啊!

    自幼唯剑的修持,以剑合道的理想,去了哪里?在这锦衣玉食的慵懒之中消磨殆尽?

    还有他……慕剑璃不否认自己被他搅得心乱如麻,她知道自己恐怕很难再忘记这个男人,知道将来很可能会想他……可这又如何呢?一世修行,是为了找男人疼的吗?

    慕剑璃深深吸了口气,眼神渐渐地从迷茫化为坚定,忽然身形一晃,消失在清晨的薄雾里。

    过不多时,出现在曾经挑战过的灵剑门里,肃然拱手:“剑璃失落行囊,来借数两银子,不久即还。”

    迎面就是一声讥嘲:“哟,潜龙之首,问剑少主,也需要借我们小门小户的银子么?”

    慕剑璃平静回答:“那就按江湖挑战规矩,比剑赌银,在下以飞光相抵如何?”

    沉默,然后丢来了十两银子。

    片刻后,薛牧站在慕剑璃的房间里,里面早已芳踪渺渺,空无一人。

    床上整整齐齐地摆着那套绫罗丝衣,包括肚兜、绣履、珠钗,全部摆得整整齐齐。穿着蛟珠的项链也在那,所有送给她的东西里,她连一件都没带走。

    桌上留着一封信,字迹有剑气纵横的洒脱和凌厉,也带了一些灵秀的感觉,薛牧看着字体沉默良久,才开始看内容。

    内容很短:

    “奢华安逸,消磨人心,阻碍剑道,恕剑璃无福消受,不能再悦君目。诸般物事如数奉还,他日有缘,再报总管恩义,粉身碎骨亦不惜也。”

    薛牧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啧啧连声:“这份意志真是令人佩服,连伤带毒最虚弱的时候,本以为能趁机消磨,却连几个时辰都没过去,就果断反省己身,断然离去。”

    卓青青也叹道:“天生剑心,果然非同流俗。”

    “她这也是心中对剑的坚持超过了一切,至少超过对外物的追逐,也超过对情感的兴趣。”薛牧收起信笺,笑道:“也说明你家公子泡妞失败咯。”

    卓青青失笑道:“嘴边的肉跑了,公子还能笑得毫不介怀?”

    “我说了,实验的意图为主……”薛牧轻声一叹:“至少她让我知道,人世浮华未必能消磨每一个人的意志,世上还是有着真正坚定的问道者。”

    卓青青看着薛牧的表情,笑道:“公子这惋惜的表情,可不像是实验了。”

    薛牧并不讳言:“如果她轻易被浮华敝目,忘却初心,那我才不会惋惜。偏偏如此表现,方觉错过。”

    卓青青倒是很理解那种错过了好东西的感觉,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等她修行日深,意志更坚,公子怕是更没机会了。”

    “那倒未必。”薛牧悠悠道:“我总觉得,问剑宗之道是绝对有问题的。七情六欲,是人之天性,平日里专注一件事上,未曾尝试其他,自然可以忽略。可一旦体验过淫毒入体,体验过花前月下,体验过人情冷暖,我不信她还能永远忽略下去,人又不是真的一把剑投胎。”

    卓青青不服:“但蔺无涯走出来了。”

    “嗯,那倒也是,超级宗门总是会有些门道的,我这点修行就更不好妄加猜度了。”薛牧笑笑:“我觉得慕剑璃经历此番红尘,也八成该去请教师父了,真是好奇,蔺无涯会教徒弟怎样的奥秘。”

    其实慕剑璃若是没走,薛牧也没法在陵光县逗留多久,既然她走了,薛牧也不纠结,直接整队回了灵州。

    他实际上还需要操办很多事情,撩妹归撩妹,并没有真正当成一件要事来办。对他而言,慕剑璃只是他的一场人心实验,算是调剂的小插曲。

    虽然……遗憾确实是很遗憾的,希望以后还能有交集的机会。

    随队回灵州的还有苦逼风烈阳,他的伤没有慕剑璃重,可这一天休养下来,气色反倒没有慕剑璃好,还蜡黄憔悴的模样。天知道他在土窑子虎背熊腰的妇人身上折腾成了什么样子,怕是连元气都损了些。

    薛牧丝毫没有坑了人的自觉,反倒越看他的模样越是觉得可乐,跑了慕剑璃的遗憾感都被冲淡了许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要是自己这算遗憾,风烈阳那该算什么?

    “烈阳啊,听说你刀都碎了?”

    在风烈阳心里,薛牧倒还算个帮他解毒的自己人。虽然这个算不上什么恩情,倒也不好意思找他讨黑蛟,毕竟若是没有薛牧,黑蛟也有可能被六扇门取走,或者另起风波,未必就铁定算是他的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薛牧是星月宗大总管,形势比人强。换了个别人,指不定他就恶向胆边生了,他可也不是良善之辈。

    此时听薛牧问起,便老实回答:“嗯……风某缺把好刀,此前没特别的感觉,自以为真气够强便能破开一切,现在方知,真气不能代替一切,否则我们锻体何益?”

    薛牧笑道:“据我所知,铸剑谷郑浩然即将抵达灵州,我会找他订制一把好刀予你。不要客气,我们是自己人,而且这黑蛟也有你一份,我既拿了黑蛟,理应补报。”

    风烈阳没想到薛牧还挺会做人的,黑蛟的郁闷感消失了不少,喜道:“多谢薛总管。”

    “好好干,炎阳宗的未来就看你了……”薛牧很是和蔼地拍拍他的肩膀,又亲切地帮他扶了扶束带:“戴正些,都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