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件大事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件大事

    灵州的人们近日被两件大事攫取了所有的目光,陵光县的黑蛟事件虽有传播,却几乎没人在乎了。

    第一件大事,是十三年前从星月宗分裂而出的炎阳宗,终于又要归宗了。

    归宗模式不是合并回来,而是作为附属宗门,极为丢脸地托庇在星月门下。星月宗妖女四出,广邀江湖同道观礼。消息一出,灵州沸腾。

    附属宗门的概念,对于正道很常见,一二三级层层附庸,到了八大宗门那种等级,下面附庸挂靠的至少都有上百家宗门或者家族。上层宗门为下层提供后台庇护,也从下面选拔优秀苗子,下层宗门供奉财物资源给上层宗门,形成一个极其庞大的链条。灵州虽然没有超级大宗的驻扎,但附属于各大宗门的小宗门小家族到处都是,这也是魔门各宗不敢在这里玩清洗独大的原因之一。

    魔门很少有这么正规化的附属概念,往往是强力宗门用武力打服一些小魔宗、小帮派,驱使做事,层层盘剥,然后也很容易被反咬一口,各种背叛习以为常。这种模式自然也不可能召开什么仪式宣告天下,吃饱了撑的惹人笑话。

    可这回星月宗就这么玩了,虽然没有广邀天下,却是正正经经的遍邀灵州各界。算是星月宗转明的一次宣告,也是试探灵州的反应。

    姬青原的城主任命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挑拨。原本星月宗强归强,可薛清秋若是太过恃强压人,惹出别人家的洞虚,真打得灵州涂炭也非她所愿。所以一般的争端还是门下弟子自行解决的,这么一来星月宗也就没强到过分的程度,能维持微妙的平衡。

    但是星月宗毕竟还是越来越坐大,薛清秋的威慑力已经让很多人都喘不过气来了,这回城主直接就是星月宗大总管,这灵州城真要变成星月王国了不成?

    盘踞在此几百年的正魔各宗、各大家族,有几个愿意看见这种事?

    炎阳宗确实不太强,但对于一般宗门来说却也不弱,否则濮翔估计早都被人砍成十七八块了。兼并这样一个不上不下的宗门,恰好踩在了灵州各方势力的警戒线上,薛牧很想看看他们对此事会有多大的反弹。

    若是没反应,那不好意思,下一步兼并的就更多了。

    可惜薛牧知道绝不可能有那么爽的事情,明天的典礼,说不定会很有趣。

    第二件大事,就是《江山绝色谱》第一期终于在昨天发行到了灵州。

    相比于当初《江湖新秀谱》加班加点的刊印,这回的绝色谱可以说是姗姗来迟了。不是夏侯荻的效率变低了,而是在发行之初就有意和新秀谱岔开了一段时间,薛牧到了灵州几天后才开始在京师发行,然后辐射开来,如今终于席卷了灵州。

    是真正的席卷,比当初的新秀谱造成的反响还要热烈,直接把讨论星月炎阳这事儿的声音都盖没了。

    食色性也,相比于对武力和名望的向往,对美人的憧憬明显更能戳中人们的痒处。就像薛牧的世界里,你发行一份马云的人物志,在民间的影响力也绝对比不上小鲜肉随便一个绯闻。

    何况这还是以官方名义钦定的,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美人图谱!

    有了当初做新秀谱的经验,这回绝色谱的发行量是很大的,一次发到灵州就是三万多份,然而还是在一个上午倾销一空,灵州的各家书坊前还是排满了长龙。

    一是凸显了此世娱乐模式的贫瘠,二也是证明了这绝色谱的吸引力究竟有多么恐怖。

    当薛牧踏入灵州城,满耳朵听了都是这样的谈论:“原来琴仙子叫张梦岚,真颜果然绝美无双,如梦似幻。”

    “我看不如这冰仙子祝辰瑶,俏然冰若,如雪山之莲。”

    “美则美矣,一副生人勿进的冷漠之意可不怎么接地气。我看还是这医仙子好,楚楚娇弱,我见犹怜。只是这名字有点怪,怎么叫萧轻芜,岂非荒芜萧索之意?”

    “我看她那气质就是萧索荒芜,便如墙边小花,躲着阳光。这画师绝了,怎么画出来的意象?”

    “听说六扇门画师亲赴药王谷,对着画的,据说人家医仙子不情不愿,只是挨不过夏侯总捕的颜面……或许这就更衬出了这份萧索躲避的味儿。”

    “要说这三花争艳,确实各有妙处,这绝色谱名下无虚,果然江山绝色。”

    “老子看也是名过其实!前两日便在灵州街头见到一名真绝色,比这三人姿色高哪儿去了,怎么也该在第一期排上,六扇门有眼无珠才是!”

    “你这才是言过其实吧!还能比这三人高哪儿去,真以为天上来的?”

    “老子骗你干鸟,不信你去问林凡,对,就那个摆画摊的,他画过像!”

    “林凡也只剩一张嘴皮子,向他要画就说没有,那虚妄之事说了作甚!哪有这三人活生生的画像实在?”

    “说得是,要我说若得其一为妻,真是短命十年都愿意……”

    “老兄,你这才是真正的虚妄之事,醒醒,跟我去搬砖吧……”

    薛牧听着很有几分现代死宅对着纸片人意淫的感觉,心中颇为好笑,暗道自己想方设法的折腾,总算是真找到了几分现代熟悉的味道。

    本来还听得颇有兴致,但是听着听着,心情就慢慢有些变化了。

    因为这些人意淫的纸片人,对他来说可不是纸片人,而是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人,并且几乎个个都是他的女人,在他身边婉转逢迎……这么想着,不知道是该有些骄傲呢,还是该对别人的意淫感到心中不爽?

    这可真是人性上的问题,说不清楚的……薛牧竟被挑起了几分自我人性思考,一路笑呵呵的表情竟然有些沉吟起来。

    更有一个奇怪的体验是,在这些人几乎都是自己女人的状况下,唯一不是的那个就显得非常醒目。

    “萧轻芜,陈乾桢曾经跟我提过这个女徒弟……”薛牧转头问卓青青:“你认识么?”

    卓青青脸上还挂着些寒霜,恐怕是听着满耳称赞梦岚的声音,激出来的酸味儿。闻言硬邦邦道:“不认识,这女人一听就是娇滴滴足不出户的那种,公子要见,自己去药王谷见去。”

    这态度让薛牧很是好笑,本来有意去搞一份绝色谱来瞧一瞧的,索性也先不看了,反正回府就会有一个让卓青青很不爽的画中人,真实地等着自己。

    到了城主府外,关门锁户。薛牧摸着下巴看了一阵,忽然觉得自己宅院缺了什么……

    是了,不合让娇滴滴的小妖女们站外面看门,所以缺了看门的嘛……念头一闪而过,旁边卓青青已经推门而入。

    开门就感到悠悠琴声传扬,一行人绕往后院,便看见树影斑驳之中,梦岚正在树下抚琴,琴声空灵且缥缈,神情恬静而专注。似乎是随着重心被薛牧转移到琴乐之后,梦岚也越来越入戏,越来越有那么几分琴仙子的味道了,无限接近了谱中画卷。

    听到人声接近,琴声顿止,梦岚转头一看,原本恬静的神情忽然就亮堂起来,起身飞奔而至:“公子!你们回来啦?”

    就像画中人活了过来,便如停在花蕊中的蝴蝶忽然展翅,翩然而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