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人造大师与三公消费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人造大师与三公消费

    梦岚当着一群师姐妹的面,钻进了薛牧怀里。这会儿神色不善的可不仅仅是卓青青了,好几个妹子脸色都有点黑。看见薛牧掏出一个蛟珠链子,笑吟吟地挂在梦岚脖子上,她们的脸色就更黑了。

    好几个妹子心中都有一句啥要讲,这次得到了十六枚蛟珠,都是她们亲手慢慢串成项链的,却没她们的份儿。之前送慕剑璃,既然公子说了那是做实验,也就罢了,这梦岚什么力都没出过,怎么就白得了?

    “这是……”梦岚好奇地打量着脖子上的蛟珠:“好漂亮的珠子,我能感受到它蕴含的能量。”

    “这是蛟珠,此番一共得到十六颗,用途是免疫淫毒。”薛牧笑道:“这次遇上些事,告诉我即使是慕剑璃那般修为都免疫不了如黑蛟这种特殊的淫毒,这些蛟珠来得恰到好处,至少我得把我的人给护好了,别被占了便宜去。”

    梦岚俏脸微红,又有些不好意思。薛牧这意思,就是当众宣布自己是他的人了嘛,非常明确。本来心中欢喜得很,可怎么忽然觉得周围很冷呢?

    薛牧却好像没感觉似的,很自然地转身,给卓青青戴了一条。卓青青一愣,任由他手臂穿过秀发,抿着嘴没说什么。

    然后就看见薛牧一个一个地戴过去,口中笑道:“不是我之前不给你们,是因为风烈阳随行,我不想大家戴着本属于他的战利品在他面前晃,太刺激他的眼睛。回来了再说,除了珠子还有别的,咱们慢慢分。”

    场面的冷空气瞬间就回暖了,一个个妹子笑靥如花,脸蛋都红彤彤的,笑语盈盈。

    “好啦好啦,我们难道还会怪罪公子?”

    “就是,公子不是很想跟梦岚双修了么?去吧去吧,我们帮你守门。”

    “要不要我们帮助参谋一下心法?”

    明明已是四月芳菲尽,这庭院里却让人觉得春色满园,姹紫嫣红,能看得任何男人心旷神怡。

    “去去去!一帮小妖精。”薛牧笑着转向梦岚:“琴曲排练如何?”

    “近日来和师姐妹们琢磨,好曲子并不少,但靡靡之音居多。想突出公子打造的缥缈灵秀之气,还需要改编雕琢。不过昨日文宗主说奉公子委托前来,着实给我们的曲子提出了许多有益见解。”梦岚试探着问:“公子拉扯上文宗主做这件事,是为了……”

    “文皓在灵州乐界已有名望,这是个优势。”薛牧笑道:“你们应该比我听得多,据说欺天宗有个骗术,两个人互相吹捧,吹着吹着生生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把一些胸口碎大石的杂耍当成了极其高明的锻体术?”

    卓青青接口道:“确有此事,欺天宗不少骗术很奇特,能让平素精明之士仿佛变傻了似的。这只是一例,还有其他更令人瞠目的,简直不敢置信那也有人上当。”

    薛牧笑道:“其实很多所谓大师,就是你捧我我捧你,硬捧出来的。越是常人不太熟悉的领域,越是方便忽悠,比如音乐,常人只觉得好不好听,什么技法什么深意的,常人怎么说得出子丑寅卯?这时候就需要一位所谓的权威点评,吹捧一番,文皓简直是天然之选,太过合适。”

    梦岚还有些犹豫:“真有这么简单吗?梦岚自知琴艺真的当不得顶级……”

    “本来或许没有这么简单,但你现在已经是万众追逐的绝色仙子了,自然会被抬高一眼。”

    妹子们全都若有所悟。单纯靠美貌受捧,难免沦为以色惑人,所以要加上琴艺加成,抬高格调。而琴艺靠当初一时的烘托造势,得到一时追捧容易,又如何做到经久不衰,举世认同?尤其梦岚的琴艺虽然不错,但却也明显不是真正的顶级宗师,如何坐得稳?

    薛牧正在有步骤地将这个圆画满。所谓的造仙计划看似简单,其实也是有着很多环节的组成,互相支持,环环相扣才行的。

    世事皆学问,很多事细说起来真不比习武简单呢……

    “除开这些,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基础呢……没有足够的保障,控不住局面,其他想得再多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薛牧思索了一阵,低声吩咐:“青青替我去趟风波楼,我知道影翼在灵州,让他来一下。千雪去趟城东章家,让他们今夜派人来找我,注意隐秘。”

    ***********

    影翼抵达城主府的时候,看见的是薛牧悠然靠在后院的躺椅上假寐,身后坐着今日城里疯传的琴仙子,纤纤素手正在给薛牧揉捏太阳穴。

    对于薛牧这种慵懒享受的生活方式,影翼表示很看不明白。

    明明有时间,打坐片刻也好啊,积少成多嘛!须知生命有限,天赋超卓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差不多的悟性,你凭什么比别人强?所以很多人是连走在路上都在默默修行,争分夺秒,一点一滴的累积下来,别人还在归灵,或许你便已化蕴,差距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高手往往很寂寞,陪伴他们的只有修行。

    贪图享乐的人也有,只是往往劫难来临之时,人为刀俎他为鱼肉。薛牧明明具有大智慧,怎么连这都看不破?真觉得背靠星月宗之强就已经足够了么?

    更奇怪的是,以星月宗中人的习性,本来也不该喜欢这样的男人,薛清秋何许人也,走路都在修炼的人里说的就有她一份儿,她怎么就看上了这样模式的男人呢?

    但他没去跟薛牧闲扯这种事情。薛牧有时候让他感到很看不透,比如以他举世无双的隐匿本事,连薛清秋都不可能知道他在哪,偏偏薛牧就跟千里眼似的,居然能知道他在灵州。这种长期身处阴影却骤然暴露于阳光下感觉让他心中有些惊悸。

    模糊的身影安静地站在薛牧面前,沙哑着声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灵州?”

    “猜的。”薛牧眼睛都不睁,舒服地靠在那里:“原因有三条,你要听么?”

    影翼很是慎重:“愿闻其详。”

    “第一,淫贼的故事大家听腻了,你需要新的故事。”薛牧悠悠道:“第二,你的茶山,春茶正好在此时采完,你会想要知道我当初说的新茶是什么意思。”

    影翼沉默片刻,淡淡道:“第三呢?”

    “第三,灵州暗涌,你会感兴趣。除了势力完全和灵州没牵扯的申屠罪之外,其余三宗四道大佬们只要恰好离得近的,此刻应该都在灵州观察情况,你前些日子还在京师,此时不在灵州会在哪?如果仅仅这一点,或许还太过武断了些,若再加上前面那两点,那我便有八分把握了。”

    影翼木然。被他说得真简单,好像猜不到他在灵州才叫奇怪似的,影翼无语地叹了口气:“你既然知道我也不愿见你星月宗一统灵州,还这么大咧咧的在一个丫鬟陪伴下见我,真不怕我要了你的命么?”

    “星月崛起对你有什么不妥之处吗?老兄,我从来没觉得你不愿见星月宗一统灵州啊。”

    “真是胡扯,星月宗势大,对我风波楼能有什么好处?”

    “风波楼可以成为官方认证茶楼,灵州城公务接待一律安排在这,灵州公务用茶、天下星月宗据点用茶,统一协定从风波楼购买……你会觉得力度太轻了么?”

    影翼眼皮骤然狂跳。

    轻?傻子才觉得这轻!这分明是日进斗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