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博弈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博弈

    崇安二十三年四月初十,立夏,天地始交,万物并秀。

    灵州城主薛牧上任不足十天,属官都还有一堆不认识,郡上官僚几乎没见过,当地世家都大半不知道这位城主长什么样,而这位城主却做出了一件灵州侧目的大事。

    他以星月宗大总管的身份,主持了接纳炎阳宗附属的大典,典礼举办于胭脂坊星月宗驻地,占地数顷的大宅虽然和各大宗门的山头相比气概格局还是全面不足,但对于几年前还不敢公然示人的星月宗来说,简直是脱胎换骨的重大宣示。

    胭脂坊成群结队的小妖女们扼守要道,脊梁骨挺得笔直,神色严肃地检视来客出示的请柬,真正当成了一件盛事对待。

    仪式在演武场举行,场边本就搭有高台,本是宗门领袖考察弟子们演武用的,此时就成了“主席台”,薛清秋高坐正中,左右长老侍立,旁边空着个小椅子,那是夤夜的座位。

    文皓等人安静地坐在一边,等待仪式开始。这三天下来,其实他们也想明白了。

    附属就附属,除了早年的一点面子过不去之外,其他方面真的没什么不好,相反应该是更好才对。后台更硬,资源更多,城主还是自己人,不管武力还是商业等等各方面的发展都远超如今。老一辈早年的老面子丢就丢吧,对新生代有利这是最重要的。

    就连最骄傲的风烈阳都没对归宗之事表示反对,这事儿在炎阳宗内也就压根不起波澜。其实风烈阳心中一直很明白,早在此前他和濮翔的对话中就表现了他的意思,在他心里炎阳宗的状况本身就等同于附属宗门,有没有这么一场仪式都没区别。想要抬头挺胸说自己和星月宗并立,看的是实力。

    将来若是自己这辈能够争气,步入洞虚什么的,也未尝不能再自立门户,对于这一点,风烈阳一直很有信心。

    夤夜此刻正在场中跑来跑去,帮弟子们布置周边待客的座位。座位是一个矮几配着一张椅子,有数百座,矮几上有酒肉瓜果零食摆得满满。光是布置都很花时间,但有夤夜在的话,忽然就变得简单了很多。

    小娃娃双掌一合,漫天瓜果四散飞舞,各自如同有手举着一样,平缓且准确地落在盘子里,把起码需要布置半天的事儿缩短到了短短半盏茶内。

    “师叔真的好厉害呀!”

    “师叔好可爱,给我亲一口好不好?”

    “不好不好!”夤夜捧着小脸:“黄花闺女是不能随便给人亲的。”

    “我们都是女人有什么关系嘛?”

    “因为夤夜要留给男人亲啊……”

    “呃……”

    弟子们神色一个比一个古怪,其实不止是外人,便是她们这些内部弟子都很少能够真正把这个师叔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听到这样的话语总觉得非常别扭。

    夤夜悄悄藏了个果子拢在袖子里,一步三摇地走了。所过之处,每一个酒壶每一个碟子都自动微不可见地挪了一点,如果有人注意到这个现象,就会发现,任何两张桌子上的酒壶碟子,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毫厘不差,如果从空中俯视下来,会看见如同复制一样精准的几百张相同的桌面。

    这丫头出关比薛清秋还早一点点,她突破了,无声无息的,举世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看似五岁娃娃的小孩子,其实是个洞虚强者。

    夤夜悠悠然地踱回高台,一屁股坐在薛清秋身边,摸出了袖子里的果子眉开眼笑地啃了起来,小脚悬空一踢一踢的。薛清秋一脸木然地看着她,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讲点形象,今天很重要。”

    “哪个客人会留心一个五岁丫头的形象啊,真是的。倒是师姐的仪态一定要注意哦……”夤夜笑呵呵的吃果子:“其实师姐是因为很羡慕夤夜吧。”

    “……”薛清秋咯吱咯吱地捏着拳头,差点没揍过去。

    夤夜又道:“可夤夜也羡慕师姐的啊……”

    薛清秋怔了怔,却听夤夜低声说着:“不管师姐漂不漂亮,那都在其次,总归是个正常人的身段啊……”

    薛清秋的手松了,沉默不语。

    她们也不合多说话,台上并不仅仅是星月宗的人坐着,还有炎阳宗呢。

    演武场外进来了第一批宾客,正是薛牧带着进来的六扇门安四方和几个副捕头,身后是大堆灵州城的官员……薛清秋的神色慢慢冷了下来。

    她可不是谁都不认识的薛牧,她在灵州经营有些年头了,对许多人物心中都是有概念的,眼下的状况,凸显了一个问题:灵州郡的官员一个都没来。

    也是正常,作为姬青原对薛牧最重要的钳制手段,灵州郡守是不可能配合薛牧任何事的,就算来了也是搅场子。不过正常归正常,这种不给面子的表现还是让薛清秋心中杀机迸发,暗自琢磨今晚是不是该去杀人了?

    对于她们这样的人,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郡守就更不当回事了。只是杀人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公然杀这等地方主官,非常容易引发不可测的反弹,引来正道大规模围剿毫不稀奇,自己虽然不惧,却也败坏大好形势,是下下之策。薛清秋想到这里,心中杀机稍敛,美眸落在薛牧身上,不知道此刻薛牧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薛牧的脸上看不出心思,只能看见他笑意吟吟地招待六扇门的人。安四方有些蛋疼地入座,如果他可以选择,他也是不想来的……

    可怜曾经号称九命虎的猛士,被政治的旋涡搅得连半点猛虎气势都找不出来了。他的神色也颇为敷衍,皮笑肉不笑地坐在那儿,打定了主意无论今天的场面有什么状况,他都只旁观不插手。

    薛牧也没为难他胖虎,甚至没有继续去迎接下一波客人,而是悠然上了高台,坐到薛清秋身边喝起茶来了。

    薛清秋很是无语地斜睨着他:“郡上一个人都没来,怎么看你也没点在乎?”

    “亲爱的姐姐,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今天的关键,本就在于来了多少人,而不是会不会有人捣乱。”

    薛清秋怔了怔,忽然懂了。

    这个仪式主要是一种政治意义上的宣示,如果冷冷清清的,根本就是个笑话。场面几百座,酒菜瓜果鲜花遍地,空空荡荡,到时候只能成为讽刺的笑料。

    暗中使绊子的人,只需要约定了都不来,简简单单的就能让星月宗此举变为笑柄,根本不需要跟她薛清秋硬刚,玩弄什么阴谋。所以昨天薛牧无论是联络影翼还是联络章家,主要目的都是保证前来观礼的人有足够数量和档次,而不是为了应付什么变故。

    影翼的风波楼,代表了魔门无痕道,章家还能引来一定分量的纵横道代表。区区灵州一小城,魔门最强的宗门来了两个,其中包括影翼这位宗主,这便是档次。章家的参与也能顺带引来一批观望风向的世家,这是数量。

    有此基础,加上灵州城的官员、六扇门的参与,以及给文皓面子而来的“文化人士”,各界人士都有了。再加上其他没有组织的、不敢轻易得罪星月宗的小宗门小帮派,场面也就足够交代得过去了。

    博弈居然是在这个角度,这让混江湖以武为生的人怎么会想得到?也只有郡守和薛牧这些带着政客素质的人能相互博弈了,真让她们从小走江湖的人处理,保证是打得不可开交,完全两码事了。薛清秋扶额失笑,难怪薛牧昨天告诉她,什么都不需要交代,只需要带着那副威仪冷面就足够了……

    “有你发挥的时候,亲爱的姐姐。”薛牧依然在笑,声音却变得寒冷:“记住今天没来的人,那便是我们的敌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