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造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造仙

    如果要评选这一两天灵州最红的人,那薛清秋都得靠边站,绝对是《江山绝色谱》的三名仙子无疑。而其中琴仙子梦岚由于前段日子曾经在灵州惊鸿一现,她的灵州人气又比另两人高了几分,是灵州所有男女做梦都想见一见的传说人物。

    而经过此前的炒作,人人都知道琴仙子还没有真正受邀于大庭广众下为人弹奏过,此前的价格都炒到黄金千两去了,依然芳踪渺渺。这无形中更加哄抬了她的身价和人们对她的期待感,所谓饥饿营销便是此理。

    饥饿营销是有限度的,你不能永远不出来,那就把人给饿死了。薛牧掐着眼下整个灵州瞩目的炎阳归宗大典,为梦岚策划了最完美合适的亮相时机。

    有很多清楚梦岚身份的人,此刻也都回过味来了。所谓的炎阳归宗大典,表面很有意义,其实在薛牧眼里典礼本身是意义最弱的一个部分,他心里说不定趁机做戒指广告都更重要点儿,而捧起梦岚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因为那关系到了整个星月宗路线的转变。

    一缕琴声从微弱到悠扬,从不远处传来。人们转过头,才发现梦岚并不是出现在高台上,而是在更远处,演武场以外的一处楼阁。

    楼阁约三四层,顶楼无墙,亭亭如盖,本来约莫也是星月宗妖女们赏花望月之用。此时梦岚端坐其中,面向演武场,有数丛花树掩映在前方,映衬着花后阁中,佳人如梦。周围轻烟袅袅,绕于阁间,清风吹拂,悠悠荡荡,梦岚的秀发轻扬,衣带飘飘,从下方远望上去,真的飘然欲仙,无限接近了所有人心目中云端仙子的形象。

    第一段琴声便如当初在京师初现的那样,如同灵鸟蹁跹,清泉流淌,让人感觉到在深山雨后,洞天石扉,有羽化登仙的意境在其中,能够抹平人心浮躁,静气平和。

    这段或许便是在回应传闻,印证了“仙子”属性,证实当初一曲止戈的真实性,这种山间雨后的清新意味确实能够让人的争斗念头消弭许多。

    至于当初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今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了,不会再有人知道,两位洞虚的停手实际上源于双方内心都不是真的想打。人们只会无限地把梦岚的琴声神话,这是一种丝毫不含媚术,仅凭音乐本身就能够打动洞虚强者的神话。

    慢慢地,琴声开始有了变化,似乎是刻意要展现一下她并不仅仅会是这样一种风格。

    那小桥流水空山新雨的曲调慢慢的开始激昂,视角也似乎随着变得辽远,就像从山间来到了海边,放眼烟涛微茫,目睹云霞明灭,那青冥浩荡,日月轮转,万千楼台,映照山河。似有仙人在云端翱翔,以霓虹为衣裳,以飓风为骏马。

    别说不知底细的围观群众了,就是一手策划运营的薛牧自己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琴声,他心中第一反应就是李白的名诗,几乎完美重现那样的仙气与飞扬纵横的想象力。

    薛牧知道,这仙子之名是必然可以坐实的了,梦岚的琴艺没有自己想象的弱,相反应该是很高了的,就算在此世还不是大师级,也无限接近了吧。至少他在现代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古琴名家。

    他轻轻吁了口气,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真正地开始享受起音乐来。

    相比于练武什么的,他的兴趣或者说本职工作真的是音乐,他在这行浸淫很多年了,真的很怀念……

    不知是为了理想还是为了生存,抑或是为了权欲色欲,他实际上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兴趣很久很久。影翼认为他正在贪图逸乐之中,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生活和自己在现代相比累得多了,逸乐个鬼。

    现代他在干什么呢?白天的繁忙之后,晚上搞搞古玩,看看小说,泡泡妹子,听听音乐,吃喝玩乐,八小时之外那是全盘在休息的。穿越之后呢?妹子是有的,可短短时间内到底都做了多少事啊,无时无刻算计,掐着时间练功,都说现代生活节奏快,和穿越之后比一比,简直舒服几百倍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得换了好几种曲调,薛牧都舒服得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忽然“铮”地一声,琴声消敛。

    结束了。

    薛牧慢慢睁开眼睛,见到的是数百人鸦雀无声的寂静,显而易见的沉陷在音乐中,还在回味。

    也不是大家没见识,这是此世第一次这种数百人旁听一个人独奏的音乐会,“从众”的心态揉合其中,加上曲子确实很好,技法也确实高明,很轻易的就带得人们回味无穷,余音绕梁。就连薛牧这种业内人士都受到了感染,何况别人?

    “好!”薛牧身边,文皓很是激动地起立,大声道:“技法混融无瑕,意境悠远深长,真琴仙也!老夫往日尚有不信,今日服了!”

    这托做得,有点尴尬,不过第一次嘛,也过得去了。

    下面立刻有其他托儿开始高喊:“琴仙子,再来一曲!”

    气氛瞬间就被带热了,无数人齐声高喊:“再来一曲!”

    万众呼喊之中,梦岚幽幽叹息,翩然而去,只留下一个无尽美好的背影。

    场中一片混乱,竟有人痛哭失声。

    旁观的众强者心志如铁,自然不会轻易受影响,但他们却也能明白这些人到底在失落什么。只有亲身到了这样的现场,受到旁边气氛的感染,才会知道有一些看似不可理喻的脑残表现真的是情有可原。

    影翼抬头看薛牧,暗自摇头。什么琴仙子,他昨天才刚刚见过呢,就在薛牧身后小丫鬟一样的帮他按摩的……他这会儿真是很佩服薛牧这样的点金手,人心、期待、时机、气氛、造势、烘托,什么都用尽了。今日到场的有许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感染得狂热不已,等他们出去一传扬,从今往后这个琴仙子是真正站稳在了仙子之列,万众追逐。

    他对和薛牧的合作更坚决了,也更有了信心。

    和他相同观感的还有章博涛和纵横道,虽然他们不知道梦岚的身份,但也很清楚薛牧在这其中的运营力度,其中有很多手法和意识形态,是这些世代经商者越想越觉得回味无穷的,比那琴声仙音更值得回味。

    慕剑璃也在抬头看薛牧,眼神平静,带着三分锐意。薛牧低头看去,和她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对视片刻,慕剑璃淡淡道:“恭喜总管所图圆满。剑璃告辞。”

    这妹子也是心如明镜,至于她认不认同薛牧的行为,谁也看不出来。

    薛牧回道:“既然来了,多住两天?”

    慕剑璃转身离去:“剑璃需兼程回宗,就此别过。”

    薛牧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人潮,久久不言。

    “别看了,人都走哪去了。”薛清秋酸溜溜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算了,今天我也不占着你,看你筹划操劳,今晚也该让你收下殚精竭虑的仙子果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