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四十章 行功
    第一百四十章 行功

    里面的鸳鸯逐渐尽兴,也慢慢地开始进入了行功阶段。

    星月宗的双修功法是非常正规的,单从功法方面,和“魔门”是完全不搭界,说是玄门正宗都没问题。她们是真正研究人体,研究自身,研究阴阳,千年来总结出了无数经验,是真正交泰和合的共修之道,讲究的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而不是单方面的采补邪术。

    按照人体上的有利观点,男女双方都要修到打开了问道之门,也就是入道境界之后才能开始进行阴阳交泰的共修。过早的坏了元阴元阳,虽然能够一时双修得利,对长远是不利的。

    但入道这个坎儿太难了,总不可能变成一个禁欲宗门,所以星月宗功法有分类,一般弟子的功法可以随意双修,而核心功法主要是围绕元阴元阳进行,不到大成不可破身,一旦过早破了,最严重的后果可能导致修行崩溃,功力尽废。

    当初薛清秋严禁岳小婵和薛牧更进一步,主要就是源于这一点,其次才轮到年纪问题。

    其实只要是存有上进之心的内外弟子,即使宗门鼓励双修,她们也都不会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身子坏了,毕竟完璧之身将来还有机会去学核心功法,破了身可就完全没机会了。如卓青青和梦岚这些便是如此,在大部分人都开始放纵自我的时候,她们都是恪守己身的,只因为还存有上进之心。

    尤其卓青青在少女时期就经历的是男女并存的放纵气氛,能在那种氛围里憋过来,到了后来还经营青楼,这样的人生经历能憋到如今二十八九都是处子,算得上是上进之心很坚定的了。

    梦岚不如卓青青坚定,她的习武资质确实不怎样,原先还存有一线幻想,可自从认准了薛牧之后,也就不去考虑那个了,攀升在薛牧心中的地位变成了她的第一选择。

    堂堂琴仙子,快走到人生最辉煌的境地了,还有什么必要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入道?

    薛牧驰骋之间,不知不觉就开始按照心法行功,梦岚似有所感,便同时行功回应。薛牧内视了一阵,感觉这玩意说的又玄乎又色情的,其实也很容易理解。男子气属阳,女子气属阴,交合之中各自引渡对方之气在体内循环,就能形成犹如太极图一样的阴阳共生局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玄门的观念中,这是最合理最“科学”的一种形态,生生不息。

    所以确实不是瞬间提升的手段,是长期和合的共同成长。

    不过对于处子来说,体内阴气比别人旺盛且精纯,先天胎体中最精华最纯净的“本元”还在,这阴气的渡让自然也就特别的有益,采补邪徒最喜欢采的也就是所谓的处子元阴,同样在正宗双修术里,也是特别强调这元阴的重要。

    薛牧很明显地感到一股纯粹且磅礴的阴气渡进体内,有丝丝凉意,很舒服,然后凉意在功法运转之中化为滋养,填补进自己体内曾经忽略了的本质缺损之处。

    有点像是那些牙膏广告似的,纯净的能量修复了牙齿上看不见的小洞洞……

    嗯,其实更像小学的某种数学题:一个池子一边放水,一边注水,问何时能满?曾经薛牧觉得这题目简直无聊透了,直到他在玩手机……哦不,直到他学会了双修。

    眼下的状况,不就是自己一边在往梦岚身上让渡阳气,一边从她身上引渡阴气?问何时能满,那就别问了,只要不想停,那真是可以修到天荒地老的啊!

    气海中似丹非丹的气团,越来越凝固,越来越像一团液态的金丹了。

    这是分心的感受,实际上不是全心在投入功法运行的,身体同样感到刺激无比。薛牧发现双修功法最强大的好处在于,做那事的刺激性更明显,快感更强烈,偏偏持久力还更强了!

    只要你不停功,好像是要做多久都能持续下去……这完全是作弊!

    女方就很吃亏,因为这么强烈的刺激,她们是会受不了的……只听梦岚越来越崩溃的呻吟声就知道了,再下去她怕是要昏过去了。

    完全颠覆了“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种男女常识嘛!

    “公……公子……”梦岚的声音都有些嘶哑,虚弱地承受着冲击,求饶道:“公子,梦岚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征服感涌遍全身,薛牧无限满足,笑道:“再坚持片刻,我再引渡一些阳气补你亏虚。”

    “嗯……”梦岚媚眼如丝,喃喃道:“公子,梦岚好高兴。”

    薛牧笑笑,准备进行功法的最后一步,然后收功。

    正在他准备让渡阳气之时,两人忽然齐齐“咦”了一声。

    本来一边放水一边注水,是梦岚的元阴注水更快,他放水更慢的。可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掌心一热,磅礴无比的天地灵气在身上绕了个周天,化为元阳涌进了梦岚体内。

    梦岚如遭雷击一样浑身巨震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感受到了多么强烈的刺激,两眼泛白地抽搐着,薛牧生怕她出问题,认真感受了一下,却发现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她的亏虚迅速弥补,不但没有任何损耗,反倒阴阳茁壮成长,眨眼之间就壮大了无数倍,继而聚在一起旋转着,轰地进入了梦岚眉心泥丸宫。

    气息顿止。

    薛牧神色古怪地收工而退。

    梦岚喘息着,不能置信地瘫软在那里,喃喃道:“我……我好像开启神魂了……”

    薛牧沉痛地叹了口气:“是啊,好像是我被你采补了。”

    这花纹这时候闹什么幺蛾子,意思好像是说,每次做那事都有元阳提供的哦,亲,求好评哦……

    梦岚仔细体验了一阵,扑哧一笑:“才不是,公子明明和我获益相当。只是最后那能量到底是……怎么会有那么精纯的天地灵气?甚至、甚至还隐隐有几分天道之悟。”

    薛牧微微一笑,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别想太多,有突破还不好?快快巩固萦魂之境。”

    “嗯。”梦岚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想要盘膝打坐片刻。这长腿一收,两人都看见了床上大片的湿痕,以及湿痕中央那朵鲜艳的血梅。

    梦岚眼波如水,有些娇羞地别过了脑袋。却见薛牧很认真地把那片床单撕了下来,庄重地藏好。

    梦岚的羞意都被他弄没了,哭笑不得道:“公子不会真打算收集血梅阵吧?”

    薛牧嘿嘿笑了笑:“这可是江山绝色谱的琴仙子之梅,价值连城,岂能不收?”

    梦岚白了他一眼:“绝色谱还会有很多期的吧,公子收得完么?”

    “不是我的就算了呗,是我的一个也别想跑。”薛牧低声自语:“不知道慕剑璃是不是该上第二期了。”

    “听说夏侯总捕为了选第二期人选,也是绞尽脑汁呢。”

    “嗯,我们拭目以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