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薛牧的悠闲时光
    第一百四十二章 薛牧的悠闲时光

    在慕剑璃日夜兼程回宗门的这几天,薛牧的日子很闲适。

    每天就是练功、双修,这是主业。成果可喜,他已经锻体大成,不需要再泡药了,蛟化的身躯实战效果尚不知如何,榻上的战斗力显而易见的长进无比,梦岚被他数套连击就瘫软如泥。

    薛牧一直怀疑现在已经很有可能在这件事上对付薛清秋了……只是估计距离放开怀抱恣意尽欢还有差距,他也就始终没去实践,只是在梦岚身上辛勤耕耘。

    梦岚获益也大得很。卡了几年的瓶颈一朝而破,正式踏入萦魂之境。

    能否开启神魂之力,是划分普通武者与强者之间的重要分水岭,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苦修就卡在这里无法突破,如同之前的梦岚,本来说不定一辈子就这样了,可谁知道简简单单的双修一次,居然就此突破?

    萦魂分为四个阶段,照心、养魄、归灵、化蕴。梦岚如今已经稳定照心,在江湖上也是排的上号的高手一枚了。

    若有朝一日能踏入化蕴期,在江湖上就能横着走了,如同慕剑璃风烈阳岳小婵那样。当然这仨有点儿主角模板,他们的战斗力不能单纯用境界衡量。

    总而言之梦岚的突破让妹子们眼睛都绿了。

    薛牧身边的三十六名妹子,也分了两个档次,八个进入萦魂的成为亲卫,其他二十几个就看家护宅可怜兮兮。梦岚怎么突破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妖女们可没什么矜持心的,这会儿可真是应了薛清秋那句酸溜溜的话:三十六匹母狼,眼睛碧油油的盯着薛牧。

    薛牧这些日子最常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走在路上好端端的都有娇滴滴的小姑娘“哎呀”一声装着摔倒,软玉温香的就往他身上扑,可谓又是狼狈又是暗爽。

    除了练功加双修的主业之外,薛牧有四个副业要做,看似很多,其实花费精力并不多。

    第一个,配制暗香散。材料已足,他都不要自己配,自有小妖女们帮着做。

    第二个,每天抽一点时间写大纲,这是提供给影翼的长故事。说是大纲,其实是细纲,之所以要写得很细,因为他没打算自己写书。他不是理工科的,对于怎么弄出取代毛笔的硬笔的方式没什么概念,真让他用毛笔写一本长篇那是要死人的。

    好在身边妹子多,个个从小都识字,这世道又不需要什么文采,让她们照着细纲填充故事完全没问题,大不了写完了自己润色一下就行,这就叫做美女码字工作室。

    他的故事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故事,他不会让影翼白捡个故事,赚分成毫无意义,他有自己的目标。小说的传播,除了娱乐性之外,最重要的效果是让读者潜移默化接受作者的私货,影响三观。现代读者见得多了,往往很有鉴别力,而这世道则不同,私货的影响力是必然很大的。所以这个故事的选择很有指向性。

    如今星月宗正在转明洗白的关键时段,他要为星月宗洗地,故事的目标就是让人们同情且接受妖女魔女的人设。单纯做文抄公是不行的,没有现成的故事这么好用,只能借鉴一些设定,自己编故事。

    从另一角度看,这也是为自己洗白,三好薛生不是只会写小黄文的。

    那么……女主角以《大唐双龙传》的婠婠形式如何?嗯……人设不错,但冲击力不足。

    最合适的当属《白发魔女传》的练霓裳。正魔相恋,恩怨纠缠,为情而苦,一夜白头,冲击力杠杠的。记不清原故事不要紧,背景随意魔改,故事自己编造,突出一个正魔对立和狗血爱情就可以了,再烂的剧情都能让没受过洗礼的土着们陷入痴狂。

    只需要看身边妹子们的反应就知道了……一个没有细节血肉、没有气氛渲染,单纯的故事细纲,已经看哭了好几个妹子了……

    “诶诶?千雪你干嘛把头发染白了?”

    “以奠我心中霓裳……卓一航那个没卵蛋的废物玩意,让老娘逮着,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行吧,先去把那箩筐春茶送到楚长老那儿——对了楚长老是你师父吧?那头发要是被她骂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师父才不会骂我。”

    这就是第三个副业,琢磨炒茶。

    现代交际,坐在办公室里泡泡功夫茶已经是种常态,薛牧对此并不陌生,闲聊之中对于各种茶叶的炮制方式也有所听闻,如何炒青,如何发酵,有一套模糊概念。只是概念归概念,轮到自己搞的话很难实践。好在他不需要自己搞,他只需要提供思路。

    星月宗这帮女人,个个都小资得很,其中嗜好品茶的更是不在少数,他提供了炒茶思路,自会有人去找茶农们一起琢磨。反正琢磨不出名堂就算了,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影翼,对新茶其实都不算特别重视,这项自然也用不了他什么精力。

    当然他知道如果能弄成,是真能日进斗金的。

    不过目前赚钱方式太多了,不提别的,光是章家的戒指生意,那财源就跟流水一样。

    这便是第四个副业,乾坤戒。

    炎阳归宗大典的当天,灵州城的人就发现了很多有头有脸的家伙手指上都戴了个戒指,好奇地一问:薛清秋同款饰物……

    好吧,没有什么疑问,第二天几乎半个灵州都在戴戒指,其中包括了很多站在星月宗对立面的人。到了第三天,你手上没个戒指,出门都不好见人了,实在太落伍了。

    但这些只是普通戒指,是不合适戴着战斗的。章家紧赶慢赶了两天,终于在自家饰品店内推出了第一批真正的可以储物,不影响战斗的好东西,宣称这才是真正的“薛清秋同款”,请认准“章氏”老字号,这是得到了星月宗认证的,不信去问。

    这回好了,带来的结果是章家的饰品店门槛被人挤爆了,有阵法都没用。章家首饰工坊里其他饰品的制造全停了,加班加点的赶制乾坤戒,仍然供不应求。

    薛牧在这生意里以星月宗名义定下了协议,占了足足三成份子,章家一点意见都没有。这庞大的分成利益,加上梦岚耀眼的仙子光环,让星月宗的长老执事们看见薛牧差点都跪了,真正是见之如见宗主,走在胭脂坊里跟回家一样。

    同时获益的还有纵横道,章家的戒指光在自家饰品店显然卖不过来,当然需要其他销售渠道,合作渠道一是胭脂坊,二是奇珍阁。并且这个戒指的风潮必然将要扩展到整个天下,只有纵横道有这样的天下销售渠道可以借助。

    戒指销售如火如荼,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薛牧在城主位置上彻底破冰了。

    他开始开门迎客了。纵横道、各世家,人来人往,宾客如潮。城主职责还没开始做,这座上客常满的派头已经有了几分城主的味儿。

    “这薛牧行事,真真出人意料。”郡守府里,郡守张百龄背着手来回踱步:“本想让他政令不行,结果他一道政令都没发,压根就没打算借权生事。本想在江湖争斗中给他设些难题,结果他唯一出手的是炎阳宗的放贷破事,还不是以城主之名,其他一律不管。搞个自娱自乐的炎阳归宗,却被他做成了世家和纵横道的生意勾连,如今他立足已稳,如何限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