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科学的科学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科学的科学

    “薛城主担心岳姑娘近况?其实不用担心。”郑浩然摇着折扇,闲适地笑着:“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谁能欺负得了她?尤其在玄天宗闭了山门之后,岳姑娘更是横行过市,跟个混世魔王一样。”

    薛牧放心了几分,失笑道:“我看那丫头也不像是爱惹事的性子啊,怎么去了南方就成混世魔王了?”

    “江湖事,可和城主这一城之事大不相同的。”郑浩然意味深长地笑笑:“岳姑娘貌美,本身就是祸事,不粗暴些震慑别人才麻烦。何况岳姑娘主动惹事的时候,往往不是为了自己。”

    薛牧奇道:“那是为了什么?”

    郑浩然笑道:“郑某初见岳姑娘,是在一处酒楼。有人在谈论三好薛生的几篇文章,说是臭不可闻,粗俗不堪。”

    薛牧:“……”

    “然后这人碗里忽然就多了一只死老鼠,都不知道哪来的。”郑浩然哈哈一笑:“在下旁观看得分明,一位少女在墙角做鬼脸,娇俏无双,令人莞尔。”

    薛牧警惕道:“老兄,你不是起了什么想法吧?”

    郑浩然怔了怔,失笑道:“天下妖娆所在多有,以在下的身份,平素要勾搭一些美人儿可不算难,吃撑了去惹星月少主,自找麻烦?再说我好像打不过她,这可不合我的择人标准,在下可不如薛城主头铁,连她师父都敢惹……”

    薛牧有些尴尬,自己这“姐弟”之称好像是谁都忽悠不过去来着……但心情却也放松下来,笑道:“照这么说,小婵日子还挺滋润的了。”

    “艰险之处也是有的。”郑浩然淡淡道:“你们的星罗阵,乃是天地大阵,棋布天下。各处分阵均有地眼,夺眼要杀人,守阵要立威,尔虞我诈血雨腥风不知几何,莫非薛城主真认为岳姑娘在游山玩水?妖女之名早已传遍,正魔对立尖锐无比,可不像灵州这么微妙。再者,秘境出世,异宝争夺,于万千俊杰之中取栗,于奇诡空间之中存活,成长历练莫不如此,这便是江湖,而非一城之治。”

    薛牧沉默,缓缓添了一杯酒,郑重举杯敬了一下:“多谢郑兄提点。”

    郑浩然的谈吐气质、眼光见识,再度提醒了他一件事。

    各种武二代官二代里,纨绔子弟固然是不少的,但只要是声名在外的优秀传人,既然能够名传江湖,自然不太可能是那种斗鸡走马的反派二代,脑残叫嚣的那种弱智。相反的应该是受着精英教育成长,在同辈子弟之中脱颖而出,各方面都是远超常人的。就算是反派,也会是很难缠的那种。

    眼前的郑浩然如此,慕剑璃如此,风烈阳如此,甚至章博涛也是如此。

    在他心中始终很没有存在感的“潜龙十杰”,想必个个都不会差的,这在将来一定不能轻敌了。别以为直面过他们师父,就自认高他们一筹,真要有这种优越感,说不定就得栽到坑里。

    郑浩然陪他喝了一杯,又从怀里取出一枚星忘石,笑道:“岳姑娘荐我来灵州,说是此地奇物多,有助于我寻访铸剑材料,这我是相信的,灵州物资之丰,我也闻名久矣。不过她若要我对你们星忘石的功效提出什么见解,那可就难为我了。我家是铸剑宗门,星忘石不适于铸造,算是专长不合,这种东西想必神机门的人会更有见地。”

    薛牧摆摆手:“何必因事而来,就当游历到此,喝几杯水酒,交个朋友,岂不快哉?这几日薛某安排,带郑兄游览灵州,什么材料什么见解,玩了再说。”

    郑浩然失笑道:“薛城主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同。”

    “你和我想象中打铁的也不一样啊。”薛牧也笑:“不知外界认为我薛牧是个怎样的人?”

    “嗯……好色,阴险,浮滑,附庸风雅,沐猴而冠。”郑浩然眨眨眼:“这是正道这么传的,可不是我哦。”

    薛牧愣了愣,忽然觉得这么评价自己也没什么太大错误,也就是程度有别罢了……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哈哈笑道:“由得它去。”

    郑浩然眼里闪过笑意,忽然递过那把折扇:“薛城主拿着试试。”

    薛牧接了过来,入手有些沉重,但对于他如今的修行也不算什么问题。他很熟练地一搓,折扇“唰”地张开,在下巴轻摇两下,笑道:“如何?”

    郑浩然抚掌道:“这便是我想象中的形象才对。薛城主不考虑弄一把折扇做武器?”

    薛牧倒被说得心中微动,此世不是很流行折扇,因为文人士子的形象不太被人看重,但在他的世界观里,这可是风流才子扮酷耍帅必备品啊……心中动了念,便仔细打量手中折扇,扇骨像是精钢,所以沉重;扇面不知是什么丝,想必也不是凡品,上面素白一片,什么都没有,似是等着添加。

    “这扇子是在下试手所制,不算贵重,薛城主有兴趣的话,收下便是。”郑浩然笑道:“在下自己的本命武器依然是剑,毕竟我们是铸剑谷……我那兄弟倒是对其他旁门更感兴趣。”

    “那薛某就却之不恭了。”薛牧对拿把折扇装逼的形象着实有点喜欢,便也没跟他客气,心道他要什么铸剑材料的话自己尽力帮他一把也就还了这个人情,此时心情颇好,便玩笑道:“郑兄不愧是铸剑谷这一辈佼佼者,这逢人推销兵器的本事可非同凡响。”

    郑浩然微微一笑:“在下也不是逢人推销,不过见薛城主宠辱不惊,气度非凡,起了结交之意。岳姑娘精灵剔透,薛宗主武镇乾坤,又有薛城主这般人物,星月宗的崛起几乎不可阻挡,在下也是识时务的。”

    薛牧摆手笑道:“过奖了,倒是铸剑谷坐拥天下最强的铸剑法则,天塌下来也稳坐钓鱼台,这才是让人羡慕才对。”

    郑浩然也不谦虚,抿了一口酒,忽然道:“薛城主可知本宗之道?”

    薛牧怔了怔,怎么扯这上面去了?

    “穷极天材地宝,堆砌纸面神兵,那是暴殄天物。拿捏锻造法门,讲究水火之力,那是穿凿小术。”郑浩然淡淡道:“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最适合的武器,量身定制,因人而行,这是小道。我见薛城主合适用扇,岳姑娘适合短剑,于是赠之,这是合我之道。”

    薛牧点点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若连这都是小道,那大道呢?”

    “每一柄武器,根据使用者的不同,每一种用料、每一分重量、每一寸长短、每一处厚薄、每一条弧线、每一道纹理,都存在一个最合理的铸造方案,只要找到它,这便是大道。”郑浩然微笑道:“所以我们铸剑谷,又怎么会是五大三粗的打铁汉呢?”

    薛牧听得差点想喊一声妈耶,谁说这世界不科学来着?这都开始向物理学工程学流线美学空气力学各方面发展研究了好不好……

    话说铸剑谷的道都已经这么科学了,那神机门呢?

    “在下正在铸造本命灵剑,若是自己所用本命都不能吻合大道,那更遑论给别人铸造了。”郑浩然起身一礼:“在下初至灵州,寻访材料不得其门,这些日子要多多拜托薛城主帮忙了。若在下学有所成,此后当尽全力给薛城主打造一柄举世无双的折扇,作为酬谢。”

    薛牧起身回礼:“郑兄客气了,薛某非常乐意见证这不科学的科学到底是什么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