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夜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夜

    此时两人的手脚都被压得死死,动弹不得,胸腹更是紧贴在一起,刚刚连唇都撞在一起过,姿态暧昧无比。但两人都暧昧不起来,这都快成肉饼了,只有痛楚和呼吸不畅的压力,谁有闲工夫想男女事?也只有薛牧这种混账玩意这时候还能调戏人了。

    夏侯荻正没好气,却听薛牧低声道:“你伤得怎样?”

    “爆炸伤了背,气血紊乱,经脉受损……此外岩石压背,伤了脏腑……不算太重。”夏侯荻有意膈应道:“想不到你锻体提升很快啊,居然这也扛得住,我以为你死了呢。”

    薛牧笑笑:“我都快半蛟化了,身上还穿有内甲。只要不带着太远距离的加速度,砸在山里不会死。多谢你帮我挡了爆炸和岩石,不然我是肯定玩完的。”

    “要谢也是我先谢你,谢长生的摄魂术,我未必能扛。”黑暗之中,夏侯荻美目盯着他的眼睛,哪怕什么都看不见:“你这点修为,为什么敢帮我接招?真不怕死?”

    两人身躯紧贴,双唇距离不超过一寸,能感受到夏侯荻的呵气如兰,薛牧嘴唇一嘟就在她红唇上啄了一下:“不怕。为美人赴汤蹈火,薛某从来不吝此身。”

    这时候轻薄,夏侯荻还真拿他没办法,好在她也不是小家碧玉的扭捏性子,只是没好气道:“你是不是有毛病,这什么环境,你还轻薄个没完了?”

    “总比等死好吧。”薛牧眼睛转了转,勉强瞥了下周围,什么都看不见:“本来也就只能干等宣侯来救命了不是吗?”

    “埋得并不深,让我调息片刻,自能慢慢轰出去。”夏侯荻不说话了,闭目调息。

    薛牧也内视了一下,撞进山岩里,自然有点内伤,不太重。大部分该扛的都被夏侯荻以背扛下了,目测她伤得并不像表面说的这么轻。薛牧也无法再兴起什么轻薄的心思,一动不动地等她调息。

    以刚才的场面看,数十人都分别被炸散了,估计就宣哲不受影响,正在四处救人。还好有宣哲……不然大部分人怕是会被活活压死在山底,不压死也得困死。更庆幸的是自己提早发现了问题所在,止步地下数十丈就爆发了大战,要是真的一根筋走到好几里深的中心,恐怕真是连宣哲都不一定能出来了。

    此时的情况存活几率应该是比较大的,希望卓青青她们不会出事吧……

    过了片刻,上方一阵轻响,似是有人搬开了岩石。夏侯荻睁开眼睛,和薛牧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应该是宣哲等人救上门来了,心中都长吁了一口气。

    很快巨岩被随手轰得粉碎,夜晚的月光照耀下来,一时也看不清人脸。薛牧面朝上方,依稀能见一道纤细姣好的身影,不是宣哲。

    是卓青青她们吗?薛牧正待发问,就见到来人纤指疾点,控制住了夏侯荻和薛牧浑身穴道,继而嘻嘻笑着,拎着两人飘然远走。

    薛牧收回了刚才心中的评价,改成这样:宣哲这种只会打架的洞虚,真是毛用都没有,怪不得堂堂洞虚给夏侯荻这么个妹子打下手。

    两人浑身不能动,没法看见来人的模样,只能看见一身黑衣,纤纤玉手很轻松地左右拎着自己两个人,然后是水蛇般的纤细腰肢,修长的双腿,清新且诱惑的香气钻在鼻尖。

    绣鞋轻轻踏在山间,如蜻蜓点水,转瞬而远。过了不知多久,眼见换了好几座山头,从乱石崩溃的地方到了青山绿树,溪水潺湲,鸟语花香,清新宜人。

    来人将他俩放在溪水边,笑着拂开了某几个穴位。

    薛牧和夏侯荻对视一眼,都发现自己身体无碍行动,只是真气被封了。转头看去,一名女子黑衣黑纱,闲适地坐在溪水边的石头上,绣鞋除下,玉足惬意地泡在溪水里一晃一晃的,那纤足洁白如玉,晶莹剔透,在溪水里漾着涟漪,月光映照,溪水粼粼,更衬得雪白的纤足犹如宝光荡漾,十分诱人。

    足控福利吗?

    不是的,而是这女人本身有问题,处于她身边,就像是处在什么绮梦里,天然就感觉靡靡的,到处都是粉色的诱惑,那玉足只是强化了这样的体验。无需任何言语的天然媚术么?

    薛牧心中闪过岳小婵的赤足,强行认为那个比较漂亮,从而勉强压下了心中绮念,开口道:“阁下是谁?”

    女子没有回答,夏侯荻冷冷道:“秦无夜,你在干什么?”

    合欢圣女秦无夜!薛牧迅速闪过这个概念,微微眯起了眼睛。怪不得如此旖旎气场,都跟自带bgm似的,是她的话就对了……

    话说,敢同时对六扇门总捕头和星月宗大总管出手,一般宗门是做不出来的,也只有合欢宗最符合条件了,只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

    秦无夜轻笑道:“人家救了你们一对鸳鸯,也不说个谢字,这样凶巴巴的让人家很难受呢……”

    夏侯荻没好气道:“少跟本座在那儿人家人家的发浪。”

    “浪不住夏侯总捕,浪得住薛总管不就可以了么……”秦无夜媚声道:“薛总管可是不要力量只要那啥的,我辈中人嘛……”

    薛牧眯着眼睛问:“你一直跟着我们?”

    “是呢,星月宗纵横道六扇门齐出,还带了一位铸剑谷公子,浩浩荡荡的想不惹人注意都难呀……”秦无夜笑道:“人家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宣侯察觉,一路缀得远远的,也幸好如此没被活埋……倒是一路见证了薛总管的智慧,让人肃然起敬呢。”

    “惭愧。”薛牧淡淡道:“没什么智慧可言,还是被人活埋了。不知谢长生是不是跑了?”

    “是跑了,战偶自毁之时,他就退进了门后通道里。”

    “可知他去了哪里?”

    秦无夜美眸微动,笑吟吟道:“薛总管心中已有判断了不是么?”

    旁边夏侯荻沉吟下去,薛牧之前就已经判断谢长生得到过心意宗的支持,如今看来,真的有几分可能,至少那战偶的数量,真不像是独自一人能办到的。

    却听薛牧道:“猜测终究是猜测,若能得到确切答案自然是好的。”

    秦无夜眼波流转:“人家可不是薛总管安排放风的属下,为什么要回答这些问题?”

    薛牧淡淡道:“薛某只怕一会就要被阁下剥皮抽筋,想做个明白鬼。”

    “我为什么要把薛总管剥皮抽筋?”秦无夜奇道:“薛总管这等奇男子,人家笼络都来不及呢……”

    “哦?”薛牧不置可否:“如何笼络?”

    秦无夜伸了个懒腰:“星月宗能给你的,我们合欢宗也能给你。她们不能给你的,我们也能给你。”

    随着这个懒腰,无限美好的玲珑曲线展露无遗,那靡靡的语调,娇柔的形态,撩拨着人心最深的渴望。话语虽然没说能给什么,但这个动作却似是揭开了一些意思,让人不由自主地去惦念,是不是只要加入她一方,就能得到这些?

    薛牧叹了口气,这遍地妖女的世界其实挺难捱的,也难怪有人潜心科研去了。渴望那啥固然好,可那往往是有毒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