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惑心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惑心

    原本应该坐视这些宗门斗争的夏侯荻,此刻却不知怎的觉得满心不舒服,脱口便道:“说得多神秘似的,不就女人么!你们合欢宗还能有什么出息?”

    薛牧:“……”

    秦无夜:“……”

    “咳咳……”气氛安静了片刻,薛牧附耳道:“你安静点,我来说行不行?”

    夏侯荻“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星月宗能给的,薛某知道你也能给。”薛牧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在秦无夜的身躯上打量着,似笑非笑道:“但薛某不知,她们不能给而你能给的,又是什么?”

    秦无夜若无其事地瞥了夏侯荻一眼,笑吟吟道:“比如她们无法帮你得到六扇门总捕,而我们可以。我们合欢宗确实就这点出息。”

    薛牧怔了一下,夏侯荻也怔了一下,两人神色同时古怪起来。

    秦无夜终于从溪水里站起身来,走到薛牧身边,附耳低言:“我们甚至可以让你先尝到滋味,以证明我们的诚意哦……”

    薛牧忍不住扭头看了看夏侯荻。

    “薛牧!不可动心!”夏侯荻见状大急:“她已经下了合欢媚术,只要你动了念,此后必将逐步沉沦,成为她们的木偶!”

    秦无夜一直笑吟吟的眼眸微微起了一丝寒意,说出的话却如情人低语:“夏侯总捕这般说法可真是伤人心呢,无夜也只是看二位有情有义,有心促成而已……”

    夏侯荻彪悍回应:“本座爱跟谁上床自己会上,脱个裤子多大事,用得着你们促成?滚!”

    薛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秦无夜也不恼,笑道:“怕只怕总捕头不明己心,放不开呢,还是让无夜添一把火吧。”

    随着话音,纤手拂过。

    仿佛有一阵清香,又仿佛有一个漩涡,总之在夏侯荻眼中,整个世界旋转着旋转着,慢慢变成了粉色。无尽的欲念从心底涌起,身边的薛牧气息忽然变得无比诱人,他的笑容变得无比好看,那坚实的臂膀让人忍不住想要靠上去……薛牧之前帮她挡下了谢长生一击,心底一时的触动也被无限的放大,变得非常感动,刚才被他亲了一下嘴唇,也变得很甜蜜很怀念?

    内心深处她也明白,这是中了合欢宗的强力媚功,不但挑动本能的欲望,还无限度地放大了自己对薛牧的好感,她的修为远不是秦无夜的敌手,根本扛不住。明白归明白,她还是无法按捺自己内心澎湃的情感和身躯狂热的欲望,急促喘息着,慢慢地靠进了薛牧怀里。

    秦无夜转向薛牧,巧笑倩兮:“无夜诚意已足,薛总管只管尽情尽欢,便是夏侯总捕事后醒过神,也只会怪罪我合欢宗的。而薛总管白捡一位天之骄女,何乐而不为?”

    这话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中了媚术嘛,夏侯荻事后不会怪罪什么的,不玩白不玩对不对?

    但薛牧心中知道,这问题大着呢。因为他再度进入了那种灵魂旁观的模式,这是中了虚妄之后掌心花纹开始生效的典型特征。他甚至能分辨出这回中的是什么效果的术法——在此术下,秦无夜的任何言语在他听来都会变成非常有道理,非常想要尝试。

    伴随着欲望诱惑,就更想要尝试了……

    秦无夜在夏侯荻身上下的是激发欲望和情感的媚术,但另外无声无息地在自己身上下了惑心指引。只要自己听从了,放纵了,受不住诱惑了,那就绝对会像刚才夏侯荻所提醒的那样,一步一步沉沦在她的指引之下无法超脱,平日里或许正常,可只要她发出指引就会不由自主的听从,慢慢的成为她们的狗。

    这是连星月宗都不会玩的控心之术。秦无夜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她旁观了薛牧和谢长生的短暂灵魂交锋。灵魂交锋中薛牧发出的“渴望那啥”实在属于灵魂呐喊,太有欺骗性了,她看不出金手指,能确信的是,这种以女色相诱、循循指引的施术方式对薛牧应该是有奇效的。

    与此同时,夏侯荻若是在强烈媚术效果下被破身,此后也很有可能会欲海沉沦,再也离不开薛牧。而合欢宗控制了薛牧,也就相当于间接控制了这个六扇门捕头,好一个一箭双雕……

    自己不给艹就算了,还是用别人的清白来达成目的……这就很过分了……

    转头看去,夏侯荻已经彻底陷入了迷乱。

    原本她也是心志如铁的武者,并没有这么不堪一击。但是她此刻是受着伤的,是最虚弱的时候。秦无夜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洞虚,碾压她一截,趁着她最虚弱、并且刚刚和薛牧互相救助还亲了吻的背景之下,这回的媚术效果堪称逆天。

    夏侯荻整个人都腻进了薛牧怀里,刚才心中还有些知道自己中了媚术的潜意识,这会儿早都飞没了,媚眼如丝地在他怀中扭动着,那双让薛牧无比喜爱的长腿死死缠在他身上,红唇狠狠地在他脸上亲来亲去,无意识地呢喃着:“薛牧……薛牧……”

    薛牧从来就不是个柳下惠,便是不中术,这等情景也很难不起涟漪啊,没几下就被夏侯荻扭得一柱擎天。夏侯荻也发现了,咯咯地笑着,伸手握了上去:“我就知道……你也觊觎我的……”

    这真是……薛牧一边忍住心中蓬勃的欲望,一边还要做出色授魂与的轻薄模样,以免被秦无夜看出他压根没受术,这种精神分裂的感觉让他苦不堪言,心中急寻对策。

    不经意望去,秦无夜笑吟吟地靠在一旁树干上,正在看好戏。

    薛牧一边低头亲吻夏侯荻雪白的脖颈,一边喃喃道:“圣女所言确实有道理。”

    秦无夜应和着:“当然有道理。”

    薛牧嘿嘿笑着,伸手抚摸夏侯荻的长腿:“你不知道,这双美腿,薛某觊觎多时了。”

    夏侯荻媚眼如丝:“讨厌……就知道成天色眯眯的看人家的腿……”

    薛牧额角现出一滴冷汗,人设崩了诶,总捕头!

    话说回来了,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偷瞄你的腿啊……

    秦无夜笑吟吟道:“所以今天就是薛总管收获之时嘛,本宗言出必践,总归不会亏待阁下的。”

    “可是圣女所言还是半虚啊……”薛某轻声叹息:“眼下是给了我星月宗不能给的,但所谓她们能给的也能给,这可看不出来啊……”

    秦无夜偏着脑袋,黑纱蒙面看不出表情,却能明显看出她眼里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情绪。

    这薛牧真是色中饿鬼,怀里有如此妖娆缠绵,居然还心心念念想着自己兑现另一半承诺。那句果然是灵魂呐喊,骗不得人的,这人怪不得敢觊觎薛清秋,完全是色胆包了天啊!

    不过他这时候应该是挺迷乱的了,自己上去加把火,虚应故事,大约就能让他彻底沉沦,这不难。再说他已经被夏侯荻缠得死死的,也没法占自己什么便宜。

    想到这里,秦无夜轻移莲步,款款上前,挨着薛牧坐下,在他耳边呵气如兰:“总管急什么嘛,饭总要一口一口吃不是吗?”

    薛牧毫不客气地把大手从夏侯荻身上抽出来,挪在秦无夜的腰肢上摩挲。秦无夜浑身僵了一僵,勉强笑着,只是暗咬银牙,恶狠狠地加了三分功力,务必让薛牧迅速迷乱不可。

    薛牧的眼神真的很迷乱,可心里却乐了——这合欢宗的圣女,居然是个雏儿!

    这可真让人意外了……合欢宗不是讲采补的吗?本来以为是个坐地吸土的老妖了呢,不料居然是个黄花雏儿……这就好玩了,谁魅惑谁,还不一定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