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衣裳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衣裳

    薛牧悄无声息地运起了毒功,黑蛟淫毒透过秦无夜的腰肢黑衣静悄悄地往里钻。

    无论秦无夜的表现多媚态多旖旎,看着多像一个妖精,可这腰肢被摩挲时下意识的僵硬是绝对骗不了人的,绝对是个雏儿无疑!

    薛牧的毒功里可是带着黑蛟血的恐怖淫毒啊,被毒功强化发挥,只会比原血效果还犀利!慕剑璃风烈阳的主角模板都扛不住,你秦无夜虽然修为更高,怎么说也还没洞虚吧,总要受那么几分影响的吧?

    秦无夜慢慢觉得有些不对了。

    她发现自己也起了欲念,也许是薛牧这种老手的手法特别高明?总之被他摩挲着,不知怎的就觉得热流涌起,呼吸转急,耳边听着薛牧和夏侯荻发出的相吻声音,似乎也变得无尽的诱惑,她甚至开始感觉有点发痒,不知不觉地并紧了腿。

    薛牧的手很小心,没有乱挪动到什么特别位置,以免刺激到秦无夜。但他身经百战的手法本身就功力十足,加上悄悄输入的黑蛟血毒,那效果真是润物细无声的,逐渐燎原。

    他不知道的是,秦无夜的合欢宗核心功法,本身就会让人特别的敏感,是为了将来双修做准备的……这就导致效果双倍的好,好到他自己都不敢置信。

    秦无夜脸颊变得滚烫,呼吸越来越急促,心中甚至都想去跟夏侯荻抢怀抱了。这念头一起,心中更是困惑不已。这不应该啊……自己的功法虽然会导致体质较为特殊,但相应的也会让心中绝情绝念,就算起了欲望,心里也不应该动念才对啊……是功法出了什么岔子么?

    如果是别的女人感觉自己身体不对劲,第一反应大概就会想到自己中了淫毒或者中了媚术。偏偏对她来说,第一反应是自省功法修行是不是有问题。

    正在运功内视己身,却见薛牧凑了过来,用嘴唇抿着她的面纱,轻轻一扯。

    面纱飘落,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此时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还带着绯红,桃花眼里媚如春水,真个娇艳欲滴,诱人犯罪。

    薛牧也不自禁地呆了一下。

    能想到合欢宗圣女必然很美,可没想到的是除了那双桃花眼算是勾魂系的之外,整张脸居然是清纯系的……

    面纱被揭,秦无夜终于心中一个激灵,醒悟到了身处的情景——不是功法问题!这绝对是淫毒,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薛牧没中术,相反在给自己下套!

    秦无夜眼里的媚意瞬间不见,化为冰寒凛冽,正待出手,忽然一阵漫无边际的夜色涌入心间,颓丧,惆怅,哀伤,各种颓唐情绪涌遍心田,心中竟起了几分生无可恋的萧索之意,暗道自己碾压薛牧不知道几千几万倍的修为居然反而被他骗了,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诡异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她终究不是寻常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夤夜入心!

    这是夤夜来了!

    薛牧与她同时感觉到心中黯然的感觉,但他有过经验,第一时间就知道这是夤夜来了,心中大喜过望,趁着秦无夜这一刹那的失神,迅速抱着夏侯荻一个翻滚,离开了秦无夜身边。

    秦无夜转头看去,一个小女孩踏着夜色从远方转瞬即至,不是夤夜是谁?

    秦无夜心中飞速斟酌了一下,现在还想控制薛牧是来不及了,虽然可以趁夤夜来不及救援随手杀了薛牧,可这并不合她的根本目标。心念电转,便微微一笑,飘然离去:“薛三好果然非同流俗,无夜改日再来领教。”

    秦无夜转瞬不见,夤夜飘然而落。

    看着夤夜严肃的小脸蛋,薛牧忽然兴起一个奇怪的感觉——名字都带夜,一个让人没有夜晚,一个让人永坠深夜,说起来真不知道哪个更妖。如果说秦无夜有一个宿命之敌,恐怕不是薛清秋,而是眼前这个小娃娃才对……

    这回坑了秦无夜,真不是她不行,也不是自己厉害,而是免疫惑心的金手指超越了秦无夜的理解,让她陷入误判,否则以自己和她的绝对差距不可能讨得了好。这么想着,真是一身冷汗,暗道侥幸。

    下回秦无夜可不会再用这类循循善诱的手法了,而是会更直截了当,甚至可能见势不对还真会宰了自己,那时候怎么破?

    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将来的时候,夏侯荻还在薛牧怀里水蛇一样扭来扭去地索吻呢……

    本来应该很享受的薛牧此刻在夤夜清澈的大眼睛面前再也享受不下去,尴尬地问:“能解么?”

    夤夜笑了起来:“牧牧我看你不是很喜欢么?”

    “喂喂,我是正人君子。”

    “哼哼。”

    夤夜伸出小手随意在夏侯荻额前一拂,夏侯荻一下就安静下来,目光转为清明,眨巴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窝在薛牧怀里的模样,又抬头看看面前夤夜好奇巴巴的表情。

    场面安静了几秒,夤夜非常认真地说着:“当初你抓了我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凶巴巴的坏女人,这回才发现原来你这么漂亮啊,夏侯姐姐……”

    夏侯荻一把将薛牧推老远,脸蛋红得跟火烧一样,灿若云霞。

    此刻她的形象非常狼狈。

    或者换句话说,非常诱惑。

    鲜红的制服和披风早就因为之前抗下爆炸而破破烂烂,和薛牧纠缠之时更是扯得乱七八糟,雪白的手臂和小腹大片露在外面,让薛牧惦念无比的长腿在破布掩映下若隐若现。向来随意扎着的高马尾早就散了,长发恣意披散下来,凌乱的发丝拂在脸颊上,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唇间有薛牧的味道,还有一点微肿的感觉,提醒了刚才的亲吻究竟多么激烈。

    虽然是中了媚术,可不会抹去记忆,刚才的场景依然在心中如同重现。

    他们曾紧紧纠缠,恣意拥吻,热情似火,无尽绵绵。他的手更是连把每一处都抚过去了,至今能感到某处的潮湿感觉。虽然知道薛牧是为了瞒过秦无夜,装作色中饿鬼,可这绝对还是有几分故意的!要不然何必摸到那些地方?

    可自己那妖媚入骨的对话一句句萦绕耳边,热情如火的献媚,想来也真是没脸骂薛牧的……而且……似乎也并不觉得有多难堪,是他的话……

    算了……

    夏侯荻站起身来,故作云淡风轻地摸了摸腰间,乾坤袋已经遗失。她略有些尴尬地转向夤夜:“带衣服了么?”

    夤夜乖乖地取出一套衣服递了过去。薛牧睁大了眼睛:“你个小孩子带着成人衣裳干什么?”

    夤夜看了他一眼,眼里似有笑意,吐着小舌头略略略地做了个鬼脸,却没有回答。

    夏侯荻瞪眼道:“你管人家带的什么衣服,走远些,我要换衣服了。”

    薛牧虽然很是回味刚才的感觉,却很清楚这不是调戏的时候,瞎调戏说不定就得点爆了火药桶。于是笑道:“我去小解。”

    看薛牧大步离开,如此识相让夏侯荻更是无法发作,摇摇头躲进树后,不消片刻再度出来又变成了一个英姿飒爽风采卓然的总捕头——夤夜的衣服居然意外的很合她的身。

    夤夜就随意地坐在溪边草地上看着她,见自己的衣服如此合夏侯荻的身材,她微微偏了偏脑袋,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眼里有些奇怪的、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她小脸上的黯然情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