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梦蝶
    第一百五十九章 梦蝶

    薛牧心中和她一样清楚。

    他知道夏侯荻曾经想杀他,当初商谈新秀谱事宜时薛清秋就说过夏侯荻动了杀机。当初孤桐院事变之后夏侯荻前来,也毫不讳言如果让她操作这件事的话,要杀的人不是薛清秋而是他薛牧。

    夏侯荻比姬青原更明白如今星月宗的关键点究竟在哪里。因为在她看来薛清秋再强也并未超出可以理解的规则,而薛牧很多古怪且有效的想法根本不是任何人可以预测,这种超出理解的变数必须扼杀。

    合作之中的双方,心里都很清楚将来有一天很可能翻脸,这不是交情能阻止的,而是根本的立场问题,必将以一方臣服甚至毁灭为终结。最好的可能性是在这一代爆发不出来,留待后人,夏侯荻很希望这样,管它后人洪水滔天呢,现在她真的不想和薛牧为敌。

    以前调戏归调戏,薛牧从来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口花花说几句,根本不敢更进一步,他无法控制将来的走向,不敢应对那种复杂局面。亦敌亦友心照不宣不是很好吗?

    但秦无夜好死不死的一记媚术,让两人如今已经开始复杂起来。

    薛牧暗自叹了口气,微微偏头,很快转移了话题:“我真正重视的是和李门主的合作……濮翔暂且帮我招待一下客人,李门主请随我来。”

    说是请李应卿随他来,夏侯荻却默默地跟上了,也没人觉得哪里不对。

    李应卿也感觉到两人的气氛有点问题,没有多话。三人一路沉默地绕到后院,夏侯荻一眼就看见了夤夜。

    小女孩正在跑来跑去的抓蝴蝶,也不用任何功力,就是单纯的在抓蝴蝶。那小脸上洋溢着明净的笑容,是很纯粹的儿童欢乐,让人看着看着都不由得有些母爱的会心一笑,让那种略带压抑惆怅的心情都解脱了许多。

    夏侯荻也微微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心中忽然又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薛牧昨晚难道不是和薛清秋折腾了半宿,而是和夤夜?

    薛牧你还是不是人啊!按大周律,你这要砍头的!大小头一起砍啊啊啊!

    薛牧哪知道夏侯荻都想哪去了,笑吟吟地伸手招呼:“夤夜你来啦?”

    “牧牧!”夤夜飞奔过来:“看这只蝴蝶!”

    小女孩摊着手心,一只蝴蝶停在上面,却安静地没有飞。薛牧看了也有些惊讶,这不是夤夜用功力限制了蝴蝶飞走,而是蝴蝶自己停在那里的。他笑着揉揉夤夜的脑袋:“看来蝴蝶也觉得夤夜跟花儿一样漂亮。”

    夤夜咧嘴笑了。

    夏侯荻切齿咕哝:“禽!兽!”

    薛牧没听清她说的什么,看着蝴蝶他倒是想起了着名的典故,于是笑道:“曾有人梦见自己变成蝴蝶飞来飞去,醒来后问自己,究竟是自己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他?”

    夤夜偏头想了好一阵子才道:“牧牧,这人是个很了不起的问道者。人生如梦,孰幻孰真?夤夜以心入幻,也常常这么迷失呢。”

    薛牧目瞪口呆地看了她半天,神色古怪道:“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违和。”

    “哼。”夤夜撅着小嘴偏过脑袋。

    薛牧又道:“我坠入谢长生的幻境之中,也有此惑。我看见的那人是我吗?如果是我,当时那个我是怎么想的?超脱之后又在问,如今存在的是我吗?会不会也是一场幻境,是不是也有另一个自己在高处看着我的喜怒哀乐?”

    众人都愣了一愣,夤夜奇道:“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才违和呢,牧牧。”

    夏侯荻也奇道:“你好端端的怎么会质疑现实如幻?这不是你的修行应该体悟的事情,换了夤夜还差不多。人家说才不违和,你说才违和!”

    “因为我本来就是一只梦中蝴蝶啊。”薛牧看着她的脸,微微一笑:“但既入此梦中,我愿为蝴蝶。”

    夏侯荻心中一跳,总觉得薛牧这话像挑逗她,但细想起来却又感觉含义万千,一时无法分辨。

    夤夜同样若有所思,仰着小脸看着薛牧的神情,眼里都是惊奇。薛牧这些话,意外的触摸了她的道,她共鸣无比,却又非常困惑——薛牧的修行怎么可能有这些领悟?那个很了不起的梦蝶者是谁啊……她从来没听过这个人,既然薛牧自认梦中蝴蝶,那个人恐怕是他自己吧……

    “好了。”薛牧笑道:“文青病犯,这可不好。夤夜你师姐呢?”

    “师姐回去修行了,说这儿有夤夜的客人,让我过来……”夤夜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多问,大眼睛转来转去,落在李应卿脸上:“我知道了,星忘石留声,我差点给忘了……”

    夏侯荻神色忽然就轻松了三分,这才知道夤夜是刚到的,这么说昨晚薛牧折腾的不是她嘛!那就好那就好,还没禽兽到家!

    李应卿泪流满面,总算有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啊……科学家真对这些蝴蝶啊梦啊不感兴趣,他都快听得打呵欠了,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兴致勃勃的,还一个个的若有所思,这都是有病吧!

    薛牧哈哈大笑:“进屋说,我看李门主都快睡着了。”

    快睡着的李应卿进屋看见夤夜掏出的星忘石,睡意瞬间无影无踪,那神色亮堂兴奋无比的模样让夏侯荻怀疑他吃了什么过期淫药。

    道不同的表现,就是这么泾渭分明。

    “利用星忘石的回音特性,达成留声效果……”李应卿掂着夤夜做好的半成品翻来覆去地研究着,眼里都是惊叹:“技术上并不算难,只是这种思维启发没人想过,这是谁的创见?”

    夤夜肥嘟嘟的小手指向薛牧。

    李应卿笑道:“原来薛城主不仅会梦蝴蝶的。”

    夏侯荻没好气道:“谢长生不就已经用过替身人偶发出他的声音了么?算什么创见?”

    李应卿摇摇头:“谢长生那是模拟自己的声音,并不是留声。留声这种事,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启发,以后说不定可以用在很多地方。”

    薛牧很是谦虚:“薛某也只是从情报传递角度考虑,这种留声功能一旦实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信件,防止伪造信函。”

    夏侯荻冷笑道:“若是如此,眼下这个半成品已经足以做到。你一力要求更加清晰明确,我可不信只是为了信件作用……”

    薛牧嘿嘿笑道:“总之,能实现么?”

    “能。而且非常简单,只要有所需的材料,老夫甚至不要一个时辰就能做出来。”李应卿非常确定地道:“夤夜姑娘的法阵留声已经非常完善,我们只需要添加一些辅材,设置一些机巧,实现声音清晰圆润毫不困难,甚至可以实现自行调控需要听取哪一段留声。”

    薛牧抚额,真是太小看土着了,以前总觉得这些算是高科技,是需要长时间琢磨的,谁知道在这当世顶级的科学家眼里跟玩一样。说来也是,人家是奔着能造出智慧机器人而努力的,这点小玩意果然是小菜一碟……

    这么说的话,这李应卿完全是个宝啊!他能实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一定要把他变成自己人啊!

    李应卿发现薛牧看着他的眼神不对劲了,比看夏侯荻还热忱,眼里的光彩就像是见到了思念多年的情人。

    夏侯荻拍着桌子,咬牙切齿:“薛牧,你果然还是一个变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