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任务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任务

    回到府内,夏侯荻和李应卿还没走,他们正在帮梦岚录音。

    本来这俩货都不属于对音乐感兴趣的,但架不住对新事物感兴趣,尤其李应卿简直兴致勃勃,不但忙上忙下的帮手,还负责调试,最后修正了一些机括,让操作更便捷。

    要知道这东西对他们可是各有二成的分成,拒绝不了这明显庞大无比的利润。

    薛牧会做人的地方还在于,他压根没说过这东西别人不能用,也就是说不管是夏侯荻还是李应卿,想把这项技术用在其他地方都悉听尊便。因为薛牧很清楚在这个世界扯什么专利或者知识产权都是扯淡,夤夜的阵法解构并不难,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夏侯荻或李应卿把它用在别处,索性大方点随他们的意。

    这就让两人心里很是舒服,哪怕他们一时都还没想明白自己应该用在何处。

    见到薛牧回来,夏侯荻还关心了一句:“急匆匆的出去,没出什么事吧,要帮忙么?”

    本来只是客套话,夏侯荻才不信薛牧这货在自己地盘上会出什么事。结果薛牧还真回答了一句:“要啊。”

    “……”夏侯荻有些无语,没好气道:“你又想在我身上打什么鬼主意?”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薛牧的目光几乎是完全下意识的落在她的美腿上。

    夏侯荻站起身来,作势欲踢。薛牧急忙后退一步,摆手道:“是这样的,灵州范围,鱼龙混杂,正魔并立,无异于一个江湖缩影。我在想,总等天下论武也不是办法嘛,咱灵州可以自己搞个小规模的对不对?”

    夏侯荻凤目微微一眯,似是看穿了薛牧的用意:“你想六扇门列席,突出这个比武的正统性。”

    薛牧哈哈一笑:“我们美人捕头越来越聪明灵醒了。”

    “不敢当。”夏侯荻冷冷道:“和你对话,不灵醒点,说不定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银子。”

    “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你现在的日子比认识我之前好过多了吧……”

    本来薛牧觉得以两人的交情,夏侯荻不会拒绝这点小请求,却不料夏侯荻居然真的拒绝了:“不可能,六扇门不会出面。”

    薛牧没想到这事居然会在夏侯荻身上碰钉子,纳闷道:“你大姨妈来了?”

    夏侯荻听不懂他的黑话,也懒得懂,只是淡淡回答:“谁主持这样的论武大会,在常人心里谁就执牛耳,你想利用这件事让星月宗无形中成为灵州之主……莫非忘了我夏侯荻是朝廷总捕?要做的话,你星月宗自个儿做,想让六扇门衬托你的正统,不可能。”

    薛牧无奈地看着她的眼睛,夏侯荻平静对视。

    过了好一阵子,薛牧才叹了口气:“星月宗是朝廷赐爵,薛某的城主是皇帝钦封,本来就是正统。”

    夏侯荻淡淡道:“但你心中星月宗是否代表朝廷,你心里有数。除非你让六扇门主办,星月宗协办,那此事没有问题。”

    “安四方根本做不成。”

    “你没了六扇门,也只能做成瘸子,达不到目的。”

    薛牧不想跟她吵架,这不是吵架能吵出结果的,而是代表着双方根本性的立场对立。这种情况只能寻求各退一步,达成妥协。

    其实两人都差点忘记,如今的关系本来就是妥协的产物,在一个月前双方还差点你死我活。

    他沉默了好久,才低叹道:“如天下论武那样,轮流主持如何?”

    夏侯荻同样不想跟他吵架,硬邦邦的语气里映衬的是内心的混乱不堪。见薛牧主动退了一步,她心中好受了许多,微叹一口气:“薛牧……”

    “嗯?”

    “你是六扇门金牌捕头,算个高层了,为何从来不为六扇门立场考虑?”

    “惭愧,从来没把自己真当六扇门一份子,你如果要免我的职我也无话可说。”

    夏侯荻不理他,继续道:“天下论武今年不是六扇门主持,我身为总捕不合去,宣侯堂堂洞虚也不合去,去了都有些破坏规则,喧宾夺主。但我们总归要派高层前往,负担着从八大宗门手头抢人的使命,这等重任,派一般人去我信不过。”

    薛牧一怔,慢慢睁大了眼睛。

    “所以……”夏侯荻忽然露出一抹笑容:“金牌捕头薛牧听令,本届天下论武,你代表六扇门与会,务必争取到一些新门派或者好苗子加入六扇门,这是任务!”

    “任务个蛋啊,我拒绝了咋滴?”

    “如果愿意接下这个任务,那我同意开办灵州论武,星月宗六扇门轮番主持。如果你拒绝,那此事直接黄了,没得商量。”

    薛牧叹了口气:“何必呢?”

    夏侯荻笑了笑:“你借着金牌捕头身份获利不少,却全心只为了星月宗,我不高兴,总该让你帮我六扇门做些事才对。做得本座高兴了,遂了你的意又何妨?”

    “那也可以换件事啊,南下参加天下论武,这一去来回怕不得两个多月?”

    “正因为要这么久,我才让你去。”夏侯荻笑道:“陛下让你做灵州城主,我向来就是反对的。他以为你会陷在凡事阻力重重的泥潭里,我却知道你必能另辟蹊径把泥潭搅成江河,眼下已经有了苗头。若能调开你两个多月,薛清秋便少了一只臂膀,终究做不成事,说不定局面还能被人扳回来。”

    “果然该你做总捕,比宣哲有脑子多了。”薛牧再度叹气:“我南下,你真不担心我的安全?还是说,我若死在别人手里,你内心也松一口气?”

    夏侯荻没有回答,两人对视间,昨天的旖旎再度从眼底深处掠过。

    薛牧神色不渝:“我讨厌狗血的相爱相杀。”

    “哪来的爱?”夏侯荻懒洋洋地伸手指向一边看戏的梦岚:“梦岚自有主母,并不是我。所以相杀何妨?”

    说完,似是觉得这话说得过于暧昧了,又偏过了脑袋。

    薛牧盯着她的脸,一直盯到她面颊微微泛红,才开口道:“薛某自领金牌捕头之职,毫无建树,确实也该为六扇门做些事才对。”

    夏侯荻神色一喜。

    却见薛牧续道:“但灵州论武必须先办,否则都南下参加完天下论武回来,谁有兴致参加灵州一地的?狗尾续貂都不足以形容了,毫无意义。”

    夏侯荻想了想,叹道:“可以。只要你确定办完就走,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也不等薛牧答应,忽地转身离开,似是不想和他争执。

    看着夏侯荻的背影,薛牧久久不言。

    夏侯荻这个交换,其实还是退让了很多,在她的立场上本应坚决反对星月宗开办灵州论武,但她终究没有太过坚决,还是同意只要他肯南下,就让他先办了。

    源头却只是……你能帮星月宗筹划那么多,为什么不肯帮我考虑?你要是帮我做点事,那我一高兴,遂了你的意又何妨?

    所谓让薛牧离开一段时间,期待灵州人在这期间能扳回局面,这真是不靠谱得很。如今星月宗已经有了不小的优势,薛清秋要是真那么废还能被人扳回来,那星月宗早十几年前就该完了,还等现在?夏侯荻这想法,倒像是一只鸵鸟把脑袋埋在沙子里,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的感觉。

    只是……真要南下吗?怎么想也不太妥当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