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筹备
    第一百六十六章 筹备

    两人痛饮一碗,郑浩然倒是被惹起了几分文青气,擦着嘴角怅然叹息:“有些事若是太过违背本心,那纵是胜利也形同虚设,薛兄不可执迷。”

    这话就真有了朋友规劝的意思,可惜他不了解薛牧的心事内情,猜错了重点。实际上要是为了夏侯荻停止计划,那才叫违背本心。

    “郑兄误会了,薛某没有违背本心。”薛牧没有多解释:“反正……世间安得双全法,薛某总算是有了几分体会。随缘吧,将来怎样是将来的事。”

    “说得好。喝酒喝酒。”

    两人又喝了几碗,薛牧发现即使不运功抵抗酒意,这酒量也是明显见长,体质大幅度提升真不是开玩笑的,往日的自己喝几碗也该挂了,现在却只是有点儿微醺。

    郑浩然喝着酒,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那个风烈阳……我今日赠刀,看此人龙行虎步,信念坚定无匹,心中极有主见,是个人杰,可不是靠送把好刀就能笼络下来的。”

    其实近期的炎阳宗几乎人人皆大欢喜。

    濮翔和田龙寻求了李应卿的技术支援,真的搞出了新的防伪木牌,此时也开始投入银庄通兑的试点项目。薛牧的优点是自知,不懂绝不装懂,不会做外行指导内行的破事儿。有田龙和濮翔主持这件事,他便不再过问,以免添乱。濮翔确实是比薛牧更清楚异地通兑的意义所在,天天干劲十足。

    而风烈阳得到了一把好刀。

    当初郑浩然送给薛牧的折扇用了不到一天就遗失在大爆炸里,郑浩然这几天借用灵州最好的锻造炉,亲手为薛牧用黑蛟尾须重新造了一把扇骨,同时也为风烈阳打造了一把炎阳刀,于是和风烈阳有了一次简短的交集。

    郑浩然这样的贵介公子平日里绝对不会轻易在背后说别人的不是,这句话是在夸风烈阳,实际很明显在提醒薛牧注意。

    薛牧晃着酒碗凝视了一阵,笑道:“此人确实是个人杰,非久居人下者。不过他心中还是讲恩义的,轻易做不出翻脸的事来。依我看,他不久就会再度出去闯荡历练,到了一定修为之后自立门户比较符合他的性情。”

    心中暗道此人何止是个人杰,他差点就是主角了好不好……自己截了他的一个重要气运,天知道还有没有新气运等着他?对付这类人一般的正确手段都是恩义结之,正常来说这些人都是能记情的,也算个投资吧。至于真想收服他们还是省省吧,那反倒真可能把人逼反了,没有必要。

    “嗯。”郑浩然颔首认同他的判断,笑道:“既然薛兄心中有数,是浩然多言了。”

    “哪里,郑兄这是为我着想,薛牧岂是不知好歹的人?”薛牧笑道:“对了,不知天下论武大会,铸剑谷可有列席?”

    郑浩然摇头道:“铸剑谷对于这类江湖风云没有太大兴趣,历来不曾参与。”

    “呃……”

    郑浩然倒也知道薛牧在筹备什么,笑道:“薛兄希望我列席灵州论武?”

    “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也没什么不方便,我也想观摩一二,说不定会是不错的体验?”郑浩然眨眨眼:“我们宗门大比时,看那些坐在台上的谷主长老们感觉真有气派,我也想试一把坐在台上是什么感觉。”

    薛牧哈哈大笑:“今后五十年,我怕郑兄要天天坐,坐到腻味为止。”

    “承君吉言。干杯!”郑浩然举碗重重一碰,仰脖一饮而尽。有些话不用说太明白,他知道薛牧听出来了,他有竞争下一任谷主的意愿,在寻求支持,而薛牧表达了鼎力支持的意思。

    有时候这样的合作在微醺之间说出来更自然,远比平时更容易出口,少了很多交易的意味,而是交情。

    这酒文化,居然是两个世界都通行。

    薛牧喝着酒,忍不住在想,如果和夏侯荻也能这样自然就好了……可惜,双方立场根本相违,男女之事又牵扯其中,再也不可能这样简单明了。

    **********

    灵州论武有了郑浩然的支持,显然格调高了许多,不提别的,光是明摆着能得到铸剑谷的神兵利器奖励,就已经足够吸引灵州武林的轰动。

    要知道铸剑谷虽然有兵器订单,这可不包括顶级神兵,人家是要自抬身价的,就算你凑齐了材料求上门人家也不一定搭理你。更何况铸剑谷千年中立,这次却跑出来为星月宗站台,是不是证明了一些什么?——没有人知道这是郑浩然的个人行为,根本不代表铸剑谷。

    总之有了这样的底气打底,薛牧终于彻底拉开了灵州论武的筹备事宜。

    星月宗自己主办是可以,但不能单干,同样是需要拉扯一些人合作的,至少做裁判的需要各方有头有脸的人物,代表了严肃性和权威性,而不是星月宗关起门来自己玩的玩意。

    其中最需要拉上的就是六扇门。虽然六扇门这边已经没问题了,但这事想起来就让人心情不好,薛牧只是派了个妹子知会了一下安四方就不再理会,自己跑去找了纵横道。

    找纵横道既是为了灵州论武做筹备,同时还因为另有一件要事。他需要亲手操作的事里,本就不仅仅是一个灵州论武。

    星月宗的娱乐业转型,在他心里永远都是重中之重。

    梦岚离开之前,已经完整地录了六支琴曲,其中属于亲自录制的有十份,其它通过各种二次录制,一共搞出了三百份。得自李应卿传授技术的妹子们加班加点的搞出了这么多,不是不想多搞,一来星忘石不够了,二来少些也有好处,能够突出物以稀为贵。

    这三百份薛牧让梦岚带去京师一半,另一半打算让奇珍阁负责灵州推广,很显然这个世上没有比奇珍阁更懂得怎么推广炒作这种奇物的了。

    林东生接过薛牧递过来的盒子,盒子四四方方的,并不重,四周有几个机括,分别是“播放”“停止”“倒带”——录声的机关被拆了,变成了很纯粹的播放器。

    盒子设计精美,上方贴着梦岚的彩画,上书“琴仙子正规一辑,珍藏版”。背面是六支琴曲的曲目表。

    林东生还没尝试这盒子干嘛用的,看着上面的字已经两眼都成了圈圈,感觉这行字每个字都认识,偏偏连在一起就完全不认识了:“这……薛城主,何谓正规一辑,又何谓珍藏版啊?”

    “怎么称呼并不要紧,林掌柜不妨先试听一回。”

    试听?林东生尝试着按下了“播放”按键。

    先是一阵沙沙声,薛牧有些尴尬地笑道:“技术还不太过关,以后改进。”

    林东生翻了个白眼,正待说什么,悠扬的琴声忽然从盒子里传了出来。林东生怔了怔,一肚子想吐槽的话全都吞了回去,安静地听了一阵子,眼睛慢慢睁大了,全是发现了宝藏的兴奋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