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发魔女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发魔女

    其实薛牧觉得自己在做的事真有几分纵横之意,当然这个纵横是他那世界的合纵连横,也就是外交之道,和这世界的纵横道没多大关系,他会做商务,但本质不是商人。

    合纵连横的体现倒是很清晰,比如和纵横道的谈判完成,他又去了风波楼。

    与纵横道作用不同,影翼这样盛名在外的一方霸主,这样的人坐在评委台上都能代表这个比武的权威性,再加上薛清秋,这等规格搞个灵州的小范围比武大会还有谁会觉得不够格?

    顺带一提,这些日子来,星月宗的楚长老她们去研究的炒茶项目,不幸宣告研究失败,证明了穿越者也不是提个主意就什么都能成的。不过这是小事,这时候的薛牧已经没心思在这上面了,倒是星月宗那帮女人自己折腾出了兴趣,目测这个项目将来会自行发展出模样,在未来不经意的时候开花结果。

    倒是魔改版《白发魔女传》在美女工作室的努力下已经写出了前半部。薛牧亲自润色了一整天,带着样稿找到了影翼头上。

    “薛总管……”影翼看完了半部稿子,很是感叹:“你就不能单纯来个故事吗,非要在故事里达到一些其他目的。”

    薛牧呵呵一笑:“被你看出来了啊?”

    “只要不傻都看得出来好吗?你这为星月宗洗白的套路太明显了,被你这故事一洗,这血手洗清秋都要变成素手剥新橙了。”影翼叹了口气:“不过必须承认,你的故事真的比别人的有趣。”

    薛牧奇道:“还有别人的?怎样的?”

    “你很久没关注过这个方面了吧?”影翼笑笑:“自从你在京师几篇文章引起风潮,我风波楼说书又宾客盈门,现在写故事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形成一个新营生了。”

    “嗯,当初听梦岚提起过有不少人在写故事了,引领了故事风潮我可以想象,不过这么快形成一个新营生倒是出乎预料,本来以为大约还要发展个一两年的。”

    “当然,想要良性发展确实要个一两年。现在的故事多数粗鄙不堪,只会模仿你搞那点情色的东西,偏偏又写得拙劣,毫无乐趣。还有另一种极端就是雕琢文字,骈四俪六的,华美异常,总之在故事本身上都没什么吸引力。”影翼拍着稿子叹气:“本末倒置,本末倒置啊!”

    薛牧忍不住发笑,这影翼还成半个书评专家了,看来这段日子说书内容真空,他为此去找了不少故事,不知不觉啃成一个老书虫了?

    说实话,薛牧的故事设计也不见得多有水准,只是现代信息洗礼之后素材实在太多了,随便化用一个现代人看来恶俗不堪的故事,比如跳崖得宝这类的玩意,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也是新奇无比,何况写作的起承转合节奏伏笔气氛渲染等等技巧,这世界的人还没学会,他的水准再怎么普通也是碾压别人一大截的。

    想要在写故事的水准上突破也不难,这世界实际上已经是有了不低的文字基础,只是没有一段时期的发展,怕都是本末倒置抓不住重点。在这尚未长足发展的这段时期内,任何穿越者都能成为当之无愧的大家宗师。

    影翼叹道:“我有个请求,不知薛总管能否帮个忙。”

    “我们如今的关系还说什么请求,尽管说。”

    “在这个白发魔女的故事里,添加一位刺客的正面形象。”

    薛牧终于笑出声来,这影翼终于也悟了,讲故事的真正意义在哪里。

    要给刺客洗地,比给魔女洗地还轻松,毕竟魔女之所以被称为魔,手头的血腥很难洗。便如薛清秋威震天下那是不知道多少人命换来的,其中无辜者不在少数,就算是薛牧自己,要不是当初身上毒素让她觉得有趣,说不定现在薛牧坟草都三尺高了。这种形象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想洗白谈何容易?

    而刺客这玩意,只需要强调一个“只为任务,绝不滥杀”,或者来个什么“三不杀”的规矩,这血腥就洗掉一半了。再塑造一些守信用讲义气又冷酷帅气的形象,诸如随手把中原一点红这类的人设抓来用用,都能带来粉丝一大堆。

    薛牧当着影翼的面,亲自提笔添了一段剧情,影翼看了直接沉默,半晌才苦笑道:“薛总管,有时候我真想把你脑子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长的,这故事人物信手掂来,仿佛你见过似的。”

    我真的见过很多啊,我看的片都比你见过的人多。薛牧心中吐槽,面上笑道:“兄弟别小看文人,听说南方文风较盛,我看不用多久就会有人写出真正的巨着来。”

    影翼不屑道:“那帮酸腐之辈济得甚事,薛总管的韬略可不在文字,他们不懂。”

    得,薛牧懒得跟这世界的武力佼佼者辩驳文武方面的三观,只是道:“薛某此来,另有事请兄弟帮忙。”

    “我知道,灵州论武大会,六扇门已经挂出了榜文,今天纵横道也开始到处发单子了。想不到的是,这第一届灵州论武,竟是你星月宗主持。呵呵……这便是薛总管的韬略所在。别人以为只是一场比武,有识之士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只是六扇门居然愿意配合,这倒是让我很是不解,不知薛总管是怎么打动的夏侯荻?”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薛牧蛋疼道:“既然你心中有数那就行,此事若成,对无痕道也自有好处。”

    影翼点点头:“我会列席的。”

    当然会列席,什么事都不要做,只要露个面都能赚声望的好事谁不会做?星月宗要做政治意义上的灵州之主,由得它去,刺客宗门不会争这类事情。须知这种大会还有扩张势力选拔人才的意义,星月宗不可能全吃下去,道不合是一回事,别人也不一定肯,他无痕道还有机会在这里捞点好处,收获属于自己的势力或者人才。

    “对了……有件别的要事。”薛牧神色严肃起来:“希望无痕道多派人手去西边,尽量收集心意宗的所有动向。那边星月宗的人也会和你们配合。”

    影翼眯着眼:“谢长生那件事?”

    “不独那件事,我很怀疑心意宗在谋划什么,谢长生这件事或许只是一个环节。你知道的,心意宗这种超级宗门,万一有了动作,那就是排山倒海,提前防范总是不会错的。就算探知的结果和我们没关系,也要做到心里有数。”

    “知道了。”影翼简单吐出三个字,顿了顿,又道:“此间事了,本座会亲自前往。”

    这倒说得薛牧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影翼这个并不是特别给自己面子,而是自己似乎小看了正魔之争。作为和正道斗了千年的魔门宗主之一,影翼对这种事只会比他薛牧更上心更重视,足以在心中列为最高优先级才对。正如纵横道各种手段怼心意宗,那也是毫无压力,千年来什么没玩过啊……

    薛牧不知道的是,如影翼这样的修行,往往会在有些时候诞生一些冥冥的预感,他隐隐觉得说不定自己卡了十年的洞虚契机,就在此处。

    作为一位尚未洞虚仅靠暗杀之术就能威胁洞虚的顶级强者,又是一道之主,他一旦洞虚,带来的变化可比夤夜的突破影响深远得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