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宣传开始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宣传开始

    灵州城的人们发现,新城主上任之后,压根什么事都没有做,但灵州却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最大的体现在于能做的事多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多了更多。

    比如说,胭脂坊已经没做青楼了,原青楼关门歇业。这事本身已经很能引发人们的谈论,再加上胭脂坊坊市里又出现了无数琴仙子的画像,那就更是热点新闻了。

    那些画像或立于檐下怅然远望,或坐在花间轻抚琴弦,或坐在塘边托腮微笑,各色各样风姿各异,比人们看腻了的那张绝色谱画像有趣多了,真不知道胭脂坊是哪里弄来的。普通人可不管这么多,尤其是梦岚的粉丝,更是一拥而入抢购一空,谁还管胭脂坊做不做青楼?

    有识之士却心中暗惊不已,这星月宗似乎要转变整个宗门产业结构,而且已经踏出了第一步!

    星月宗的动作还不仅于此。炎阳归宗大典还没过去多久,许多人都还记忆犹新,星月宗再度宣布,在天下论武之前,由星月宗主持举办灵州论武,所有灵州宗门、家族、武馆、散人,乃至于过客,都可以报名参赛。

    六扇门公然发榜,纵横道和星月宗妹子到处发传单,在街头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传单在此世算不上首创,纵横道的拍卖会就时常这么干,还会把单子寄到临近州郡和京师去呢。但这么多漂亮妹子街头巷尾的发,真是星月宗独有的优势,让路人都觉得赏心悦目,不想接传单的都忍不住要接下来看一眼。

    “这不是无极门的陈老爷子吗?”妹子笑语盈盈:“五月初一的灵州论武,老爷子务必光临哦,优胜者有焚影草,寒烨石,天级功法,鳞甲战衣,以及铸剑谷提供的顶级神兵奖励哦……”

    “啊……老朽先看看、先看看……”

    “咦,这不是李少帮主嘛?传单接着,不去的话其他的也别说了,绝交。”

    “呃……我去、去还不行吗……”

    “这位公子好面生啊,外地来的侠士吗?”

    “嗯,前日刚从靖州游历到此……这灵州真是好风貌啊……”

    “我们的灵州论武,也当是一场极好的历练呢。若是优胜,不说奖品,起码也是名震一方吐气扬眉了不是吗?”

    “不错,在下届时必定前往!”

    街上热火朝天,郡守府里都快炸了。

    张百龄愤怒地摔了个杯子:“薛牧有什么资格举办灵州论武!”

    座中一片沉默,有人低声道:“擂台比试,以武会友,向来都是传统习俗,无非内容扩大而已,非地方职能。只要别人认可权威,自然可以举办。”

    张百龄怒道:“这话的意思,你想认?”

    那人叹了口气:“这不是我们想不想认,而是六扇门认了。有六扇门协作,这就是正统,谁也无法质疑。”

    张百龄沉默,良久才无奈道:“六扇门不知道犯了什么蠢,难道不知这事的后果?”

    众人议论纷纷:

    “恐怕另有什么交换吧。”

    “星月宗底蕴太厚,薛牧手中的牌太多了。要是铁了心拿出让人红眼的奖品,就算六扇门不认,我觉得也多的是人愿意参与,总能办出个声色来。六扇门的参与无非是个名目罢了。”

    “如今的奖品已经很可观了好不好,据说第一名优胜者能得到天级下品功法!这世上能有几部天级功法,怕不是一步登天?”

    “星月宗千年来灭门无数,秘境也下过不知凡几,真不知搜刮了多少自己不合用的功法储藏。莫说一部天级功法,怕是十部都拿得出来。再加上那些天材地宝……还有铸剑谷的公然站队……”

    “外面发传单的人说得也很有道理,就算不论奖品,这以武会友的历练之效、名扬一方的诱惑力,也没有几人能忍得住的。平时没事还要自己摆擂比武呢,何况这等盛会……”

    张百龄越听越不对了:“我说你们不是个个都想去吧?”

    “那个……呵呵……”众人都尴尬地笑笑,不好抬头直视张百龄铁青的脸,只是道:“我们自有天下论武,过几天就出发了,谁参加它这灵州一地的?”

    张百龄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感受到薛牧这一手的可怕。这些人不参与,是因为还有个天下论武在前面,这里就显得不是必须,若是下一届把时间和天下论武岔开更多些呢?怕是连这些人都会忍不住了。

    事实上这些人嘴上说不去,说不定回头就去了也有可能,天级功法天材地宝的吸引力真不是说说而已,这些人即使都是八大宗门的附属,手头也没有这种档次的东西,可遇不可求的。

    正如薛牧初临京师第一眼看见的那样,这世界擂台比武成风,本来就是一个习俗,别提还有各种好处了。连敌对方都忍不住想要参与,何况普罗大众?

    张百龄心中叹息,知道这件事几乎算是大势已成,犹如山洪决堤,根本无力阻止。他很后悔,如果自己早些想到这个主意,早早和六扇门商议,说不定自己也能做的,可是终究是从没想过。他毕竟是政务官,思维模式和江湖人还是有着较大的差异。

    一时间他也开始质疑皇帝的决定。让薛牧这样的奇葩主持一城,真的是靠这里所谓的泥潭能拖得住?他怎么压根看不出对薛牧有什么泥潭可言呢?人家薛牧从来就不动用任何城主权力,郡守又能限制住他什么东西?

    别说灵州了,光说胭脂坊的改变,就知道人家薛牧着眼的根本不是灵州一地,他着眼的是更大的格局,是整个超级宗门的路线转变!格局上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这样的人物在灵州翻浪,张百龄自认没什么能力阻挡。

    张百龄甚至起了几分渎职的念头,反正老夫能力有限,大不了换人来干,看谁能玩得转。

    其实无论夏侯荻还是张百龄,都没能完全琢磨透姬青原的心思。姬青原实际是处于极度的矛盾之中,让薛牧做灵州城主,虽然有部分原因是想要用这里的特殊环境拖住他的手脚,让星月宗成为众矢之的。但潜意识却又希望星月宗能站稳脚跟,能控制一城,因为这也属于扶持魔门对抗正道的一个环节,让星月宗崛起是符合他大局战略的。

    换言之,他这属于精神分裂。

    一个精分的人做的决定,正常人怎么想得明白?

    偏偏薛牧也不是个正常人,这货从来没打算从城主角度去控制一城,自然不会卷入任何政务旋涡,仅从江湖角度,灵州谁能抗手?

    想来还是夏侯荻的打算有那么几分道理,让这货出去几个月再说,别折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