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两个萌妹捡钥匙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两个萌妹捡钥匙

    秦无夜去了城主府溜达了一圈,薛牧不在。有一群小妹子集合在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里,一起在写作。秦无夜趴了大半夜都没等到薛牧回府,心知薛牧今夜估计留宿胭脂坊了,她可不敢摸上胭脂坊去,只好悻悻离开。

    薛牧日常表现的好色模样以及当初在谢长生幻境里的灵魂呐喊,在秦无夜这儿救了他的命。秦无夜觉得好色的薛牧应该很容易被合欢宗控制,才一直想要先尝试控制,如果他一直表现的都是坚定不移的圣人君子,说不定秦无夜的考虑方向会是出手刺杀,一了百了。

    她脑子里更多的被薛牧的各种神奇占据,尤其是那份奇怪的、竟能助她洞虚的天道之悟,就像一把钥匙似的……再加上他现在引领的奇迹风潮,这等人物说真的她是舍不得杀,得一薛牧真不知道胜过吕书同几万倍,谁为那货报仇刺杀啊……

    薛牧自己此刻就在刺杀大BOSS。

    他此时当然是在胭脂坊,薛清秋和他滚在床榻上,都刺了不知道几百个来回了……

    薛牧如今的体质越发勇猛,薛清秋也越来越放得开,已经不需要太过控制肌力,可以稍微放开些享受了。虽然还是没走正道,却也很是琴瑟和谐,唯一让薛牧有点怨念的是,薛清秋兴起了总会变成上位,把他掀翻了一通坐。

    没办法,人家力气比他大多了。

    看着身上妖艳的长发飞舞,如脂的身躯在夜里散发着朦胧的玉色,薛牧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身处幻境里的那只蝴蝶。

    只能说魔门妖女就是好,以薛清秋这样的身份武力,换了其他背景的,绝对不可能这样轻易任你得到,就算心中爱煞了你,说不定也得纠结多少年后或者要你明媒正娶之后才能真枪实干。妖女就不一样了,既然爱上了,那就做,男女之事阴阳和谐,在她眼里天经地义,没有什么假惺惺的矜持,甚至做不成还会想方设法的促成了做。

    唯一矜持的是那点骄傲,现在在他面前也都已经没剩多少了。

    明明相识相知不算很久,却已经有了点老夫老妻的味儿。

    薛清秋喘息着俯下身来,和薛牧吻在一起。气喘吁吁地缠绕了许久,终于有些抽搐着停下了动作,伏在薛牧胸膛上,休息了好一阵子才低声道:“薛牧……”

    薛牧轻抚她的背脊,问道:“怎么了?”

    “想到你要出门,我总是不安。”

    “呃……”

    “既是不安,也是不舍。今天起你别回城主府了,就留在这,我每天晚上都要和你在一起,到你离开为止。”

    “嗯,好。”

    人家小俩口对话挺正常,可如果被秦无夜听见,不知道她会不会哭出声来。妹子接下去连续好几晚跑到城主府,薛牧都不知去向,可怜巴巴地白跑了好几天,天天都蹲守了大半夜。明明之前都住城主府的,怎么忽然就住胭脂坊去了嘛!

    她是越来越急切了,因为这几天灵州真是因薛牧而疯狂。

    风波楼《白发魔女传》上午一章下午一章,真主角卓一航出现,正魔之恋隐现端倪,纠葛的情感,新颖的剧情,听得人们如痴如醉。每天一到了点,简直万人空巷,风波楼里里外外围满了人,连街道外面都挤满了,就为了一听新章。

    薛牧感觉像是回到了八九十年代,每当《上海滩》《西游记》《渴望》播出的时候,那长街短巷忽然没了人,家家户户回家看电视的感觉。

    书坊里也摆上了《白发魔女传》的章回,当然比风波楼说书是滞后了几章的,但即便如此,还是一发行就被抢购一空,没听过的争相目睹,听过的也想买了收藏,每天随处可见讨论剧情的声音。优秀的连载故事引发出来的热情远远比当初的小黄文轰动百倍,三好薛生之名真正的上了神坛,从灵州迅速辐射到了周边,又迅速传遍天下。

    如果说在周边其他地区只有《白发魔女传》一件事情独占鳌头,那么灵州和京师两地另有一件大事可堪比拟,那就是琴仙子的“正规一辑”音乐盒。

    在灵州,五份“珍藏版”都被人收藏得紧紧,外面有人甚至出到了黄金五千,也是求而不得。那百来份普通版放进奇珍阁,才一个时辰就被人抢购一空,来迟了的连个灰都没捞到。

    在奇珍阁放出“因材料难寻,短期内没有新品”这样的风声之后,这首期的“正规一辑”真正变成了无数粉丝心中的至宝,分量几乎与天级功法神兵平齐。

    这样的狂潮全是薛牧掀起,让始终观察的秦无夜怎能不心潮澎湃?她甚至觉得她都有点变成薛牧粉了……

    在灵州疯狂之时,琴仙子风潮同时也在京师开启。

    要知道梦岚的琴仙子之名本来就是京师传出去的,绝色谱上的简略生平上还提过一句:出身不详,首现于京。故而京师对她的记忆是很深的,也相对比较有好感,结果她的第一次正式公开献奏居然在灵州,京师人们都深表遗憾。

    在此形势下夏侯荻广邀达官贵客,大摆宴席,宣称琴仙子与会。不管是夏侯荻难得摆宴席请客的天大面子,还是对神秘琴仙子的好奇心,这一天京中的达官贵客公子少爷真是来了很多很多。

    就连姬青原在宫中都表示关注,因为在所有人的记忆中,夏侯荻这似乎是第一次摆宴请客,破天荒了。

    问她请客的原因,倒是让人很快释然:夏侯荻回京路上,在马车上修行,居然突破卡了好多年的化蕴巅峰,进阶入道。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了,比薛牧建议搞的什么寿宴有意义得多。须知不管薛牧穿越后搞了多少名堂,这个世界最重视的东西终究是武力修行。夏侯荻身为六扇门总捕,位高权重,却连问道者都不是,未免有些难堪,这回进阶入道,总算是站在了当世最顶级的层次里。

    入道与洞虚,虽然战力有可能差距很大,但理论上可以视为同一个大境界内踏出一步两步的区别,无数大宗门的宗主也就不过是入道而已,如同影翼元钟那样,无碍声望。这个等级做六扇门总捕才算是实至名归,朝野上下对夏侯荻的最后一点微词都消失了,声望稳如泰山。

    人们或以为这是多年修行水到渠成,或以为这是本次追捕谢长生过程中得到了什么领悟,猜测纷纷。连跑来参加宴会的老八姬无忧都这么问夏侯荻:“怎么就突破了?这两年明明常听你在叹息,俗务羁绊太多,分心无数,实难再触问道之门。”

    明明和姬无忧从小一起长大,看着他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本不应该想到其他的,可夏侯荻却偏偏想起了薛牧那时候的诡异笑容,和那一句贱贱的“我可以喊你姬八吗?”

    她叹了口气,敷衍着回答:“或许是本就只差临门一脚,而此番出京,暂且离开了俗事纷扰,马车之上心思澄明,故而突破。”

    话说得很有道理,可她知道这都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是,和薛牧当时那一番缠绵,虽然当时是陷入了媚术里心思迷乱,可事后却不知为何,每每能回忆起几分天道之悟。对于只差临门一脚的她,真是雪中送炭,几年阻碍一朝而破。

    夏侯荻如此,秦无夜如此,两个都是卡在临门一脚上只缺最后一点顿悟的人,薛牧身上镇世鼎的碎片牵引,对于她们竟然无异于一把天道之钥,破开了那一扇半锁的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