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乡情
    五月初一,灵州论武大会如期举行。

    为了扬名也好,为了历练也好,为了奖品也好,或者是为了更深层的一些目的也好,这次的报名人数和范围不仅远超张百龄这些旁观者的预料,甚至连薛牧都未曾料到有这么大的影响。

    灵州以及下辖县的小武馆、独行侠,以及外来过客,几乎一个不漏地全部参与。近九成家族派子弟参赛,近七成宗门与会,就连那些铁杆的正道附属宗门都偷偷摸摸地派了子弟以个人名义报了名。

    参赛者一共千人左右,看似不多,实际上却已经囊括了灵州九分天地。

    不仅如此,还辐射到了周边地区,不乏其他州郡的人千里迢迢地赶过来报名,可见这样的盛会对此世江湖人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这还是因为薛牧要赶在天下论武之前先办,所以从宣传到举办之间的间隔没几天,显得较为匆忙,远些的地区也就赶不及。要是再久一点,说不定还有更多人赶来。

    可容万人的大武场,人山人海,嘈杂鼎沸,参赛选手和围观群众混杂在一起,人挤人的都进不去。无数六扇门捕快满头大汗地维持秩序,人还不够用,纵横道自发地派了人来协助维持。开玩笑,他们可是要做生意的,这一团乱还做个蛋哦,摊位都被拱翻好几个了。

    站在台上的薛牧看着这恐怖的人潮,真心觉得壮观无比,颇有一种沙场秋点兵的磅礴气势。以前动不动脑补十万大军,还真没想过万余人就能造成这样的场面,自己还是准备得不足了。

    也无妨,都是经验,以后只会越做越好。

    夤夜坐在一边吃果果,小脸上满是看到了热闹景象的兴奋劲儿,笑得咧咧的。与之相反的是薛清秋,神色严肃无比,放开神识闭目观察天地,生怕哪里出了岔子,影响到宗门战略。

    见她模样,薛牧尴尬道:“经验不足,还是考虑不周了,虽然留有选手区域,却居然忘了划分选手通道,真是……”

    薛清秋睁开眼睛,柔声道:“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薛牧,在认识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星月宗能成为这等盛会的组织者,笑傲于众人之上,而不是躲在阴影里冷眼切齿想要搞破坏的那一个。”

    薛牧笑道:“一家人干嘛要说这些,让星月宗强大,本就是我的诉求,我还嫌不够呢。”

    说是这么说,可薛清秋看着他的眼神里却越发歉然。谁都以为薛牧身处万花丛中风流无双,她却很清楚自从梦岚一去,薛牧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她也知道薛牧出息不大,别人图名图利追求权欲追求力量,可薛牧实际上就图点风流逸乐而已。而星月宗表面像是为薛牧量身定制的好宗门,实际根本无法满足薛牧,反倒是需要他自制,以免把星月宗拖入早年那种乌烟瘴气的双修境地。

    相比于他的付出和贡献,星月宗给他的太少了。

    可她也不知道怎么给薛牧更多,自己能给的已经给了,至于让他随意在宗门里选妃,那显然是违背了健康的宗门发展方向,便是薛牧自己也不愿见。那还能给他什么呢?

    南下……薛清秋心中浮现出岳小婵的笑脸。

    薛牧一直想要这个吧……她轻轻叹了口气。从来对这件事非常在意的她,这次明明眼见薛牧要南下了,却始终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别惹小婵。

    也不需要提醒吧,薛牧这人一直心里有秤的不是吗?薛清秋暗自这么告诉自己,却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别的事情有秤,色相之诱能自制,可小婵似乎是让薛牧动了真情的人啊……薛牧意图南下,都不知道有几分原因是由于小婵在那。在情之一字上面,谁还能保有绝对的清醒?

    更要命的是,薛牧也是小婵的初恋……双方都有情意,这才是天大的麻烦。

    心中走神,薛清秋没注意到场边一阵混乱,薛牧惊讶地迎了过去,才让她醒过神来。转头看去,薛清秋也有些吃惊。

    灵州郡守张百龄,在几名亲卫护送之下,一路钻进了他们的主席后台,又在薛牧接引下上了台。

    无论心中多看轻朝廷官员,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太不给这名义上的灵州最高长官一点面子。薛清秋也抛开心底杂七杂八的念头,起身淡淡道:“张郡守大驾光临,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张百龄脸上丝毫看不出双方暗中较劲的立场,笑得如沐春风:“灵州论武,乃是本郡近年来第一大事,薛城主做得很好。本官身为郡守,若不共襄盛举也未免太渎职了。”

    薛牧也笑意盈盈,但语气却有些凉凉的:“有请郡守大人上座,天气热了,郡守大人喝点凉茶解解暑。”

    薛清秋听出了薛牧语气中的防范之意,心中也明白薛牧在防范什么。这老货,别是想露个面就能摘桃子,让人们以为这是他郡守举办的盛会吧?想得倒美。

    这可是武林盛会,是六扇门直管,和你政务官没有一文铜板的关系。如果你是自己人,那这事还可以找你汇报汇报,做成你的一个政绩,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你分明是敌人,那就哪凉快哪呆去,要是腆着老脸要做开幕致辞什么的,就别怪咱魔门妖人给你制造些中暑中风的突发状况了。

    却见张百龄捋须微笑:“薛城主尽管去忙,本官也只是好奇此等盛会该是何般景象,看看就好。”

    这话的意思倒是很明白了,他就来看看,绝不掺和。薛牧听得有些纳闷,你只是参与的话,真不怕传到皇帝耳朵里当你倒向了星月宗?

    转头看了看薛清秋,薛清秋一脸漠然,明显也是猜不透这老货什么意思。要说政治人物的思维,就连薛牧也不专业,薛清秋就更不搭边了,真心猜不透。

    好在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猜不透也不要紧,反正薛清秋盯着他也起不了什么幺蛾子。薛牧也懒得多想,把张百龄留给薛清秋去应付,自己跑去投入到了会场的疏理安排之中。

    这个本应在一早就开始的比武大会,因为主办方所有人的经验都不足,微微混乱了一小段时间。好在没闹出大问题来,整顿有序之后,人们看着大会的场面,反倒感觉都很是新奇。

    会场四周有墙,墙壁被分了许多区块,上面各自画着不同商铺的标记,还有一些标语,诸如什么“奇珍阁,聚八方之货,供万家需求”;“风波楼,喝最好的茶,听最新的书”。不光是这神奇的广告模式没人见过,单论这些标语本身就很有趣,让人兴致勃勃一条一条的看过去,跟看什么新故事一样好玩。

    会场外围,小摊小贩很整齐地排列着,卖酒卖茶,蜜饯糕点,遮阳罗伞,等等等等琳琅满目,商贩也不叫卖,似是稳坐钓鱼台,爱买不买。

    光是这等特殊景致,就让许多人觉得没有白来一趟了。不少人曾经是去旁观甚至亲身参与过天下论武的,可便是格局高了无数的天下论武,趣味性好像也比不上这区区灵州一地啊!

    薛牧站在台边俯瞰全场,心中的喟叹感更是无人知晓。什么是乡情?这就是乡情……自穿越起心心念念想要达成的世界改造,已经隐约现出了冰山一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