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班底
    第一百七十六章 班底

    “所以薛宗主觉得本官为什么要来?”台上张百龄正在和薛清秋交谈:“本官并不可能长任灵州,一时之任何须在意。有朝一日到了别处,这薛城主的各项创见,本官何尝不能用?”

    薛清秋恍然大悟,心中哭笑不得。枉自猜测了半天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阴招,实际上人家根本就没打算玩阴招,因为在张百龄眼中,双方本质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对立关系。他意图限制薛牧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到了这灵州九分天地都参与这场盛会的时候,再强行僵持着根本毫无意义。

    他是政客,不是江湖人……

    想明白这些,薛清秋忍不住摇头笑了出来,那骤然盛放的鲜艳看得张百龄呆了一呆,心中下意识浮起秦无夜的身影。虽然知道都是妖女,可薛清秋却是以血手神威名世,所有人心中想起薛清秋的时候绝不会是她多美,而是她多强。张百龄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薛清秋的美丽丝毫不逊色于秦无夜,若论气质加成还犹有过之,暗道怪不得薛牧陷在这里,殚精竭虑的为星月宗出力呢……

    想到这里,张百龄叹了口气,低声道:“薛城主是本官所见最神奇的人物,心中无数奇思妙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实不相瞒,那琴仙子的正规一辑,本官是收藏了一份的,可惜没能及早出手,没得到珍藏版。而那《白发魔女传》如今也是本官每日必读之物,里面的故事情感,真是看得人拍案称奇。”

    薛清秋转头寻找薛牧,薛牧正在和安四方交谈什么,似乎是准备就绪,大会可以开始了。她心中涌起几分骄傲,笑着回应:“薛牧是张郡守的属下才对,还请郡守往后多多关照。那音乐盒的珍藏版,隔日便送到郡守府上。”

    也是近墨者黑,往日的薛清秋不会也不屑玩这套,可不知不觉居然也学会了。

    “诸位!请肃静!”安四方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转头看去,只见安四方提气纵声,传扬全场:“第一届灵州论武大会,乃是朝廷六扇门与超级宗门星月宗共同举办,旨在弘扬武风,激励修行。进入十强者,各有奖励,冠军可得星月宗提供的天级功法一部,类型任意选择!还可以得到天下至强者薛宗主亲自指点!具体事项我也不多说了,大家想必都看过传单。”

    场面上一片鼓掌叫好声,群情汹涌无比。薛牧看得很是叹气,本来这个风头他也想出的,谁叫他修为不够,喊声不可能传遍全场呢?看人家安四方这个吨位这个体量,活该风头由他出。

    “首轮淘汰赛,本着绝对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抽签决定对手。所有参赛者到我左边箱子摸一张纸条,纸条一面有甲乙丙丁戊字样,对应五大擂台,另一面是号码。甲一对甲二,甲三对甲四,以此类推……”

    参赛者在星月宗妹子和六扇门捕快引领下依次有序地上前抽签。

    “老子是丙三!丙四是谁?”

    “丁四爷爷在此!丁三出来受死!”

    “啊!师兄!我是甲七你是甲八,我们第一轮就对上了!”

    一片嘈杂之中,薛牧忽然看见一条大汉沉默地拿着纸条坐到一边,正是猛虎门少门主辛格泰。见到熟人参赛,薛牧踱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笑问:“几擂几号?”

    “乙擂,七十四。”

    “猛虎门来了几个?”

    “就我一个。”辛格泰叹了口气:“猛虎门也没剩几个人啦。”

    “欠濮翔的债还没还清?”

    “暂时还不清,指望这次参赛夺个好名次,奖品能抵债吧。”

    薛牧笑道:“风烈阳这类属于天下名人,不会参加这个地方级的比武自掉身价。而星月宗无痕道纵横道都没有派人参赛的。没有这些人搅局,我看你的希望不小。”

    辛格泰微微苦笑:“承君吉言。”

    薛牧看他兴致不高,看上去愁苦得很,便问:“我们也算有缘,还有什么困难不妨跟我说说,能帮得上的我尽量帮一把。”

    辛格泰叹道:“师父卧榻好几年了,师娘一力承担宗门,如今也已经承担不起。猛虎门产业已失,土地也没了,就守着个祖宅。便是此番夺得奖品抵了债,今后又怎么办?师弟们跑的跑散的散,就剩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还在坚持,我看也守不了多久了……”

    薛牧默然。

    对于江湖争斗被灭门的状况他现在还没有目睹过,暂时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倒是这种经营不下去破产完蛋的情况他在现代实在见得太多了,却不料到了这种世界也能见到,颇为唏嘘。忽然又想起自己之前就意识到城主府缺了守门的,这猛虎门的人不是挺合适吗?想到这里,便道:“我这里倒有个营生给你猛虎门,只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嫌弃掉份儿。”

    辛格泰眼睛一亮:“哪里还有嫌弃的资格,薛城主若能指条明路,猛虎门上下同感大恩!”

    薛牧也不矫情,直接道:“我城主府需要门卫,也需要有人做些杂事。如果你们愿意屈就,莫说拿奖品去抵债,那点债务我自会帮你们清了。”

    本以为辛格泰对这种营生会失望,却不料他一揖到地:“城主本就是我们的恩人,便是不为营生,猛虎门也愿为城主看门守户,执鞭牵马。”

    薛牧点点头,这一门给他的感觉挺好的,是实诚汉子,比炎阳宗那群货色的人品靠谱许多。将来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确实可靠,说不定还能委以重任。

    不过这事倒也需要和薛清秋说一声,毕竟这算是他给自己扩展了额外的势力,算是他的个人班底,很容易引发猜忌。虽然薛清秋不会去猜忌他,但光明磊落地打个招呼也是必要的。这是与人相处的学问,就是在这一点一滴的小事里体现。

    果然到了台上和薛清秋提了一句,薛清秋不以为忤,反倒也颇为唏嘘:“他们师娘一力承担宗门,我感同身受。你若有意帮他们一把是好事。”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薛牧听了这话先是怔了一怔,很快青着脸找到在场边帮忙维持秩序的卓青青,悄悄道:“派个人给我盯着濮翔,看这货究竟是喜欢熟妇而已,还是对这种一门顶梁的女人特别有意。”

    卓青青神色怪异:“你不会是觉得……”

    薛牧臭着脸:“虽然没什么证据,我还是觉得这货活得不耐烦了。”

    卓青青笑道:“我会让人了解清楚的,公子先不必如此敏感,那家伙眼下还算老实的。”

    薛牧点点头,返回台上。看看坐在薛清秋身边的张百龄,薛牧毫无尊敬上司的自觉,一屁股两人中间插了个位置坐了下去。薛清秋瞥了他一眼,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嘴角勾出一抹有趣的笑意。薛牧目不斜视地看会场,装没看见。

    会场上,第一场淘汰赛已经拉开了序幕。

    看擂台上打得乒乒乓乓的,薛牧饶有兴致地看了一阵,觉得挺好玩的。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平日里接触的高手实在太多了,自然觉得自己谁都打不过,可看这么几场比武,忽然觉得好像自己真的不差了,很多人的表现明显还比不上自己呢……

    说实话,这场灵州比武大会,所有的意义都在盘外,只要顺利召开、顺利结束,那就是天大的胜利。对于比武胜负本身,薛牧并不重视,反正比武精微之处他也看不懂,就看个热闹。至于通过这场比武挖掘好苗子还是瞄准哪个新势力,这该是薛清秋影翼这些人考虑的事情。

    换句话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此刻闲着也是闲着,好像可以做点别的什么,比如说……调戏一下身边这位不请自来的郡守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