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八十章 落幕
    第一百八十章 落幕

    薛清秋生气只是因为她不喜被人这样围观的感觉,实际上确实如祝辰瑶想象的那样,没有女人不喜欢自己的姿容被人承认美丽。为什么当初她对薛牧另眼相看?因为在所有人敬她畏她甚至避如蛇蝎的时候,只有薛牧对她表现出了看待一个女人的态度。

    “好啦……”薛牧伸过手去,在她素手上轻捏了一下:“我也忽然觉得,你该上这个榜。江山绝色,舍你其谁?你都不上榜才没意思呢。”

    被薛牧这么一说,薛清秋心中的恼怒也消除了许多,倒是兴起了几分小开心。她瞥了眼台下万众围观的场面,撇嘴道:“那这状况怎么说?”

    薛牧站起身来,提气大喝:“分擂区决赛!现在开始!”

    虽然没办法像安四方那样声震乱哄哄的万人场,但在满场肃静的时候,他的声音还是能让人听清楚的。

    这时候人们才意识到这是什么场合……这是灵州论武大会的决赛场!这一场决出来的就是分擂区的五名冠军了啊!如此重要比赛,所有人都在干什么呢?真是……

    五个台上分别站着一对对手,早都站得发凉了。他们心中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从小到大比武也很多了,从来没见过这种肃穆的决赛场合里所有围观群众都在看美女的场面,就连他们自己也在看,搞得连比赛气氛都快搞没了。

    不过毕竟是大型比赛场合,当薛牧出声,气氛还是很快地回归了正轨。

    看着擂台上终于开战,场中气氛重新炽热,薛清秋吁了口气,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转向安四方道:“这件事,本座很生气。你给我回禀夏侯荻,这事本座要找她要个说法。”

    安四方无奈道:“不知薛宗主想要什么说法,在下回禀便是。”

    薛清秋悠然道:“下一期的绝色谱,把她自己也摆上去,这事就算了。”

    安四方:“??”

    薛牧:“!!”

    薛清秋瞥了薛牧一眼,眼里若有深意,却也不多解释,安静下来看比赛。

    灵州武风虽然极盛,毕竟只是一隅之地,在各大宗门把持天下的背景下,这一地也很难能淘到什么沧海遗珠,辛格泰那样的潜力已经算是意外之喜,这种比武在薛清秋眼里也就没有太大的看点。

    她心不在焉地看着,心中早就飞到之后的事上去了。

    薛牧近期,该亲手做的事是真的做完了,无论是艺人周边,还是音乐盒,还是他的《白发魔女传》,风潮已经全面掀起,星月宗的转型有条不紊地正在进行,也不是他再折腾就可以一步到位的事情,确实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沉淀。

    如今灵州论武也即将落下帷幕,掀起的政治意义无与伦比,如今说星月宗是灵州之主还不太够,可说星月宗已经分治灵州那是完全没有问题。而这场比武的善后,无论奖励还是点拨还是收拢势力扩大影响,她薛清秋出面都比薛牧合适。

    也就是说,薛牧离开的时候真正到了。没看夤夜这几天都跟梦游似的,完全心不在焉,所谓的阵法改造完全没个进展,估计做梦都在想着江南风景。

    虽是早有准备,也是自己促成了的,可真正到了面临的这一刻,薛清秋心中还是揪了起来。

    这些时日,天天和薛牧相处,无论是正事上的依赖,还是私下相处的缠绵,薛清秋觉得自己几乎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看见他在身边,他忽然要离开,好像很不习惯,空虚得让人觉得仿佛天色骤暗,茫然神伤。

    前半生纵横捭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会为了一个男人的短暂分离而不舍伤怀。

    情之一字,真是有毒……

    说是对绝色谱的事生夏侯荻的气,倒还不如说夏侯荻的南下提议让她要和男人分离,这个更生气呢……

    *********

    “想不到辛格泰居然会是总冠军。”

    “嗯。”

    “是因为风烈阳和我们这些大宗门没参加的缘故?还是说另有高手没参加,瞄着天下论武去了?”

    “都有。”

    “那也很不容易了吧?总归是千人之中脱颖而出。我岂不是捡到宝了,拿灵州论武冠军来看门?”

    薛清秋终于叹了口气道:“猛虎门可以看门,辛格泰你可以另外用在刀刃上。他能夺冠,不是猛虎门的实力,而是他自己的潜力,要是猛虎门真有这等实力,何至于没落至此。辛格泰的武道无限接近宣哲,分明该是天生的宣哲门下士才对,安四方有眼无珠,没能早早拉拢此人,便宜了你我。”

    “那我们有合适他的修行法门么?”

    “有。”薛清秋再度回归了简短回答。

    薛牧偏头看了她一阵,叹道:“你心事重重。”

    薛清秋不语。

    薛牧轻轻拥着她,在她额头轻吻一口:“不过短暂分离,这里才是我家呢,难道还怕我不回来?”

    “嗯。”薛清秋笑了笑,低声道:“好男儿本也不该始终蜗居一地,是该行走天下开阔视野才对。是我矫情了,也许是太不习惯离别……实际上你离开一段时间,对我也有好处,我更能静心修行,不至于总想粘着你。”

    “姐姐……”

    “嗯?”

    “我觉得吧,真不能怪别人看了你那画像之后,个个都疯了。你现在和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真的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反差太大。”

    “是么?”薛清秋微微一笑:“那你赶紧滚蛋,你不在了,我还能做一个霸气无双的盖世魔头,又或者执着问道的武道宗师,连我自己都更习惯这样的自己。”

    薛牧慢慢从她额头吻到了唇上,他知道薛清秋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这种反差,只是因你一人而已,别人想见这样的薛清秋,也只能去看画了。

    薛清秋搂着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回吻着,心中反复闪烁着“见到小婵悠着点”这样的言语,却始终没有说出来,最终化为这样一句:“临走之前,我要对你进行特训,重点强化实战能力,能提升几分算几分。”

    崇安二十三年五月初五,第一届灵州论武圆满落幕。距离天下论武还有一个月整,星月宗大总管薛牧离开灵州根据地,以六扇门金牌捕头的名义,带着亲卫和一只萝莉,南下鹭州。

    卷二灵州篇(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