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夤夜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夤夜

    其实薛牧是打不痛夤夜的,但姿势十分羞耻,夤夜手脚乱舞哇哇地叫:“臭牧牧你又占我便宜!女人的屁股是不能碰的!”

    “便宜?你也叫女人?女人在、在、在哪里!在外我是你爸爸,还打、打、打不得了?”一下又一下,抽得很有节奏感。

    薛牧出门自然是不会大摇大摆自称薛牧的。

    早前在京师的薛牧,不少大佬并未放在心里,只当是个出些歪主意的参谋,因为是薛清秋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弟弟,才让人留心几分,实际并不当回事。而如今经由灵州这等翻天覆地的变化,别人再忽视他就真是眼瞎了,无论哪方势力如今都已经把他列为星月宗二号人物看待。在部分人如夏侯荻眼里,那压根就是一号人物。

    当然星月宗的对手不是一方霸主就是一国之尊,考虑的东西很多很谨慎,不会轻易考虑强杀这种引发星月宗疯狂报复的事情,所以薛牧在灵州还算安全。但既然出门在外,“意外”就会增加,与窝在灵州性质不同。若是公然宣称薛牧出灵州,引得各方鲨鱼盯上,那是没事找事。

    所以他一面宣称在城主府闭门谢客,一面化名慕薛,扮作一个公子哥,带着一个五岁女儿出游。八个亲卫妹子太惹眼,没有全部跟在身边,卓青青和罗千雪扮作妻妾跟随,其余六名都发散开了,各自行路打前哨。对于一个二十七岁的大龄青年,有两个妻妾一个五岁女儿实在是太正常了,这种拖家带口的出游不会被人关注。毕竟并不是什么宗门都搞情报的,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薛牧出了门。

    当然薛牧并不知道秦无夜始终远远地缀在身后找机会,夤夜在身边,她不敢妄动。

    沿途观赏此世风貌,一路游山玩水优哉游哉的也颇有乐趣。偶尔遇上劫道这类的麻烦事,出示六扇门金牌表示自己是六扇门微服办差,基本上麻烦也就自动退去。出来接近十天了,一路都很是安全很是悠闲,唯一的麻烦是,这个臭女儿太会惹事了。

    她是小孩性情,心思纯净无瑕,不会像成人一样弯弯绕的遮掩心思,见到不高兴的就很容易表露在外甚至直接发作,就算遮掩也是小孩式的欲盖弥彰,就像刚才那场戏,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个小女孩有古怪?

    为此真是不知道添了多少麻烦,这时候薛牧完全可以确认,当初在南方,绝对不是风烈阳害得她被牵连,就算不是反过来,那也是她自己和什么心一道长杠上了才对,这锅不能让风烈阳背……

    那个萌萌哒的可爱萝莉的印象出来不到十天就此颠覆,变成了熊孩子。

    难怪薛清秋之前表示这货不靠谱,让她一起南下很犹豫,出来之前还特意赋予薛牧随时可以揍她的大权。也难怪以前见薛清秋经常揍她,毫不怜惜,当时还以为是后娘呢,原来是知妹莫如姐啊……

    啪啪啪的打屁股声音飘扬在屋里,亲卫妹子们好像也见怪不怪了,自顾换下湿漉漉的蓑衣晾在一边,成熟与玲珑的曲线先后绽放,满室生香。只是场面伴随着爸爸打女儿,那美感就全没了。

    夤夜哇哇地叫:“师姐让你可以罚我,也不是叫你打屁股的!你就是像那个人说的,想大小一起飞!”

    薛牧气不打一处来:“老子要飞也不会选你好吗!小豆丁一样的谁看得上你啊!等等……你是心思纯净,不会瞎扯的对不对?也就是说你这句话是真心话?真的这么认为?”

    夤夜眨巴着眼睛不出声了。身边两个女人的目光怪异无比。

    薛牧哪里还敢再抽她屁股,气得一把丢到床上去,环顾周围卓青青她们异样的眼神,气得跳脚:“你们也这么认为?”

    罗千雪语气凉凉的道:“只要一间房嘛,都是你夫人嘛……”

    “那不是说给外人听的吗?总感觉你们对我有很深的误解啊!”

    “没有误解,人人以为薛大总管都睡遍星月宗了,哪来的误解。”

    “这不就是误解吗!我睡没睡你们不知道吗!”

    “哼……”当然实际不过是在调戏这位假正经的公子呢。

    床上夤夜嚎啕假哭:“爸爸打人啦,日子没法过啦……”

    一团闹哄哄的景象,薛牧头疼地捏着脑袋:“老子才是觉得日子真的没法过了……能不能来几个能交流的正常人!”

    总算还是卓青青靠谱一点,看看桌上小二送来的酒水,倒了一杯验了验,笑道:“无毒,只是掺水。”

    说着递了一杯给薛牧,笑道:“人家还是小姑娘,被人说大小一起飞,脸上挂不住可以理解。”

    夤夜眉开眼笑:“就是,还是青青姐姐疼人。那个臭牧牧,分明是同意那人说的……”

    薛牧无奈道:“就算想教训他,不会用别的方式吗?算了算了,指望你们的脑回路想出什么奇谋妙计也是难为你们。”

    “一个乡下小镇还需要什么奇谋妙计。”卓青青抄着手臂道:“要不是公子坚持要体验江湖,这几里河面我们早带你飞过去了,至于来这里挤一间房?”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薛牧笑了起来,起身推开窗。

    木窗吱呀一声响,夜风灌了进来,带着豆大的雨点,打在窗台上,欢快地溅起。楼下酒客的声音悠悠的,灯笼摇晃,烟雨飘摇,远处河面上小舟在风雨之中一荡一荡,大雨落在河里,传来淅淅沥沥的交响。

    “这就是江湖啊!”薛牧长长吁了口气:“多美。”

    众人面面相觑,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可美的。

    薛牧取酒,仰头一饮而尽,抹了把嘴角,悠然轻哼着歌谣:“孤舟停泊某月下人家,风打灯笼摇。哪桌讲着江湖的传闻,酒客总当真。浮沉乱世本无根,但因酒剑随身而乐一生……”

    卓青青罗千雪都从无所事事的斜倚状态惊讶地站直了身子,就连夤夜也从床头坐直,眨巴着大眼睛盯着薛牧窗前的背影。

    卓青青叹了口气:“公子这心中的江湖,真是与众不同。”

    “怎么?”薛牧转头笑道:“不是这样的么?”

    卓青青微微一笑:“有时候是,但……多数时候不是。”

    薛牧哈哈笑道:“管它呢,反正眼下就是如此美景,耽搁一宿又有何妨。来,大家喝酒!再去喊几盘好菜来!”

    众人心中也都难免兴起几分雨打浮萍任逍遥的意境,纷纷笑着喝了。夤夜没喝,歪着脖子看薛牧:“牧牧出来之后,和在家里不一样呢。纵酒而歌的牧牧,和运筹帷幄的牧牧……怪不得总想南下,以前真是憋坏了吧。”

    薛牧瞪眼:“你出来后才是最不一样的那个!你赔我那个乖巧的夤夜!”

    夤夜笑道:“所以我们一起逃。”

    薛牧怔了怔,同样歪着脑袋看她,两人的动作神情十分同步。薛牧知道夤夜想逃的是什么,并不是不负责任的不顾宗门,而是这个反人类的功法让她做不了一个正常人。

    好一阵之后,薛牧有点喟叹:“我才不想逃,我只是出来玩玩。你也不能逃,你师姐可比谁都不容易。”

    夤夜扁着嘴:“知道啦。”

    薛牧又问:“那你来一杯么?”

    夤夜微微摇头:“我不能喝酒。”

    “为什么?你不是自称二十四的女人嘛?”

    “因为我若是醉了……你心中这美丽的江湖,就会瞬间变成地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