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烛光里的故事
    第一百八十三章 烛光里的故事

    薛牧心中浮现那一夜的京师,那一场人间炼狱。时至今日他都不敢问夤夜那是怎么办到的,对于一个心灵纯净萌萌哒的小女孩来说,造成那样的景象对她自己是否也是一种难以承受之重?

    所以他不想去提起,生怕触及小姑娘不想回忆的事情。

    房门敲响,却是小二端了牛肉进来,脸色有点臭:“客官,楼下的桌椅碗碟被令爱打碎了,这怎么说?”

    薛牧转头瞪了夤夜一眼,夤夜弱弱地缩在床角赔笑。薛牧这时候哪里还想骂她,疼都来不及的感觉,便笑着塞过一锭银子:“小女顽劣,给店家添麻烦了。”

    小二接过银子,眼睛都亮了:“不麻烦,不麻烦。”

    “那位客人伤着了吗?很是抱歉。”薛牧再度掏出一锭银子:“给那位客人的赔偿,麻烦小二哥帮忙美言几句。”

    “没大碍,那是镇子上的熟面,练武的人,缓过气就没事了。小娃娃这么可爱,人家也不会计较。”小二看了看夤夜,犹豫道:“不过令爱这体质可有点不一般啊……桌子都碎了她居然没事……”

    “啊哈哈,从小贪吃就是这样了。”

    贪吃能吃出这身体?小二心中吐槽,却也没揭破,只是没话找话问:“客官从何处来?”

    “从京师来。”薛牧问道:“不能行船是仅因为暴雨呢,还是也有入夜的因素?天亮能走么?”

    “夜间也更危险些,当然这等大雨便是白天也没人行船的。”小二笑道:“客官不妨多留几日?我们镇也是风景宜人,颇有些好去处的。”

    薛牧笑了:“是不是你介绍向导有分红的?”

    “咦?”小二脸色都变了:“客官看着像个书生,却是个老江湖了啊……”

    妹子们便斜眼看着薛牧这个第一次出门的人在那装老江湖。

    “我们还得赶路,游玩就算了,随意涨涨见闻就好。”薛牧笑着指了指流丹河:“比如这河水颜色特别,可有典故?”

    “有啊!”小二来了精神:“传说数万年前,两位合道强者在这里打得天昏地暗,同归于尽,鲜血染红了河流……”

    “得得得,我就该知道……真没劲。”薛牧掏掏耳朵:“你去吧,有事再喊你。”

    “嗨,代代就这么传的,我们现在也觉得乏味,只能怪我们先人没出个三好薛生呗。”

    小二叹息着退去,卓青青掩上门,笑吟吟道:“公子这本魔女传真是厉害啊,眼见要影响天下了,连个小二哥都嫌弃自家代代相传的传说没意思了。如今无数写书人说书人都奉公子为祖师,这是不是开宗立派?”

    薛牧摆手笑道:“不过是你们往日的娱乐太过贫瘠。就知道战战战的,真是无趣。”

    卓青青笑道:“要是让公子来编这个河水的故事会是怎样?”

    大小三个女人都盯着薛牧看,显然都很是期待。薛牧抿酒沉吟了一阵,悠悠道:“数万年前,河边住着一对恋人,恩爱无比。有一天,男人出门办事,不慎中了敌人奸计,一去不回。女人在河边痴痴的等了一年又一年,过尽千帆皆不是……斑斑血泪落于水中,染成了伤心的颜色。”

    女人们纷纷动容,罗千雪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公子你……你简直混蛋!”

    薛牧无奈道:“随口编了个小故事,你们善感什么啊?我都还没开始煽情呢,临行前添一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是不是更爽一点?”

    夤夜沉默片刻,忽然道:“牧牧此话不祥,可不能再说了。”

    “为什么?”

    “你出门办事,师姐在灵州等你。”

    “乌鸦嘴!”薛牧怒道:“你师姐会傻不愣登的站河边哭吗?要染红也不会是区区一条河,怕是天下河山尽血色了好不好!”

    夤夜眨巴眨巴眼睛,忽然笑道:“你倒在乎师姐会不会哭,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啊?”

    “青青。”薛牧面无表情:“帮我把这货踢天上去,飞越高越好。”

    卓青青从刚才的故事伤感里脱离出来,摇头笑道:“莫说夤夜了,我们听了也难过,不如换个?”

    薛牧很是无语:“你们真当我脑子一转就有故事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可我们爱听公子讲故事啊。”罗千雪忽然道:“我想起一件事。”

    “嗯?什么事?”

    “公子刚刚从天上掉下来……那时候就是用一个瓷碗的故事打动了少主,不然啊,怕是真要被宗主拿来做账房用了。其实我们随行也都在听的,那时候我觉得这男人很有想法啊,必是人中之龙!”

    “少来这套,你们那时候能当个乐子就不错了。”薛牧白了她一眼,又笑道:“说到这事,要不是小婵觉得故事不错帮我一把,介绍的时候含糊其辞的引得青青想歪,说不定青青要把我当个下人,丢柴房去住。原来讲故事才是我的立身之本啊!”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有些好笑,都是当事人,如今想起当时初遇确实也挺有趣的。卓青青笑道:“那就再来几个故事,不然我今天就丢你去柴房住。”

    “拿你们没办法。”薛牧想了想,便道:“也好,这风雨连天的,屋内美酒佳人,烛火摇曳,正合讲故事。那我就再讲一个……”

    夤夜忽然道:“美酒、佳人、烛火,这不是该春宵一刻么?人太多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讲故事吧?”

    “这熊孩子,会不会聊天!青青,把她丢出去!要快!”

    这回卓青青都不帮夤夜说话了,怒目而视。夤夜意识到犯了众怒,缩在床角可怜巴巴的嘟囔:“你们不信,他这个故事肯定很下流……”

    “……”薛牧真是差点吐血,因为他被夤夜戳中了心思。

    对他来说,亲卫们都真是很容易上手的。就算不提罗千雪,那确实没多少交情,可卓青青就不一样了,人家还主动表达过双修意图的。卓青青成熟妖娆,女人风韵扑面而来,他薛牧又不是天阉,只是为了责任感,为了星月宗风气着想,同时也是为了卓青青她们自己的修行前途,才克制着不能放纵,其实心里哪有不蠢蠢欲动的?

    如今卓青青她们得到《星月神典》第一层有段时日了,各自都有所收益,比如卓青青已经突破到了化蕴期。但也已经彻底确认没法继续练下去,也就是说守身已经没有意义了,可以考虑双修了。

    如果说只图双修会起到不好的风气导向,那慢慢泡到柔情蜜意你情我愿的总没问题了吧!讲故事就是很好的切入点,常弄些荤段子调戏熏陶,潜移默化的,这南下总归有风流的机会吧!

    结果惨遭夤夜揭穿,这还怎么玩?只能换一个正经故事了……

    薛牧抽出折扇,站在窗前摇了半天,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新故事。不由恼怒地瞪了夤夜一眼,夤夜见他看过来,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薛牧愣了愣,忽然意识到这丫头恐怕是通过辩气之能闻出他有那种色情意味……这不是熊孩子不会聊天,她是故意的!

    意识到这点,薛牧终于放弃了猥琐念头,无奈地坐回桌边喝酒:“好吧,我给你们讲一个喜羊羊和灰太狼的故事……”

    话音未落,窗外楼下河边传来喧闹声,一个青年一路奔逃,一群人提刀带剑追在后面:“留下吞天宝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