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镇事与天下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镇事与天下事

    夤夜追到了楼下,却发现薛牧站在楼梯口不走了。酒肆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原本热闹无比的大堂上静得针落可闻,一群大汉提刀带剑地从门口闯进来,气势汹汹地堵在门外。

    一个华服公子站在人群正中,似乎很是无聊地在看掌心数花纹。另有个中年人站在旁边,捂着有些漏风的嘴,冲着掌柜怒喝:“龙小钊进了哪间房!”

    掌柜的还没来得及说话,中年人一个大巴掌就抽了下去,跋扈异常。薛牧皱眉,弹指一道劲气击在那人胳膊上,震开了他的巴掌,淡淡道:“来找我的?”

    中年人转头看见薛牧,脸上微有惧意,却又很快化为厉色:“三江派齐公子在此,识相的把《吞天宝典》交出来!”

    薛牧目光落在那华服公子身上。华服公子还在看手掌,好像那手掌上有花似的,头都不抬一下。这逼装得太生硬,薛牧体会不到艺术感,摇摇头对龙小钊道:“你们这里就是这样的?”

    龙小钊低声道:“大河门是镇上最强宗门,又仗着县上有三江派为后盾,平日里镇压一地,巧取豪夺……其实哪里都是这样的。”

    “六扇门呢?”

    “小镇上哪来的六扇门……再说这是七玄谷地界……”

    两人在这嘀嘀咕咕,那边齐公子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冷声道:“哪来的过江龙,还真是不把我三江派放在眼里啊……”

    薛牧理都懒得理他,冲着卓青青点点头,示意可以动手。卓青青和罗千雪早憋得不耐烦了,星月宗妖女走出去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小瞧过?得到薛牧指示,瞬间化作两道轻烟拂过,轻烟过后,闯进来的大汉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都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招。

    那齐公子还保持着看手掌的姿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薛牧从他身边跨过,想了想,又弯腰捉住他的手掌放在他胯下,变成了个自摸握鸟的姿势,这才笑哈哈地离去。

    卓青青两人跟着出去,罗千雪回头补了一句:“让姑奶奶知道你们报复这客栈,回头屠了你们全派!”

    罗千雪负责了威胁扫尾,卓青青就去负责给薛牧打伞,刚才形如鬼魅的妖女忽然就变成了安静温婉的少妇,盈盈立在薛牧身边。

    油纸伞下,轻带飘飘,男女并立,眉目温柔,与刚才酒肆内的场景形成了极端的反差感,看得龙小钊一时有些失神,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又陷进了什么幻境里……

    龙小钊咽了口唾沫,偷偷看了看薛牧平静的表情,又看了看两个妖女婀娜的身姿,最后目光落在悠悠然缀在后面吃鸡腿的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悠然行步,对刚才的事好像完全没看见似的,脸上还笑得咧咧的。龙小钊看着看着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仔细看了一阵,心中忽然一个咯噔。

    大雨滂沱之下,这小女孩没有撑伞,看似被淋了一身,可仔细看去,居然是从头到脚全是干的,雨水居然是看着打在她身上,实际连一点水花都没沾上,全是擦着过去的。这本也不算什么,武者练到了外放真气确实可以隔绝雨水,问题是他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真气流露,好像是用的不是真气,而是……灵魂之力?

    念力细化到了落在身周的每一粒雨滴走向?还是吃着鸡腿的随意行为?

    妖怪吧……龙小钊又开始觉得肚子疼。

    薛牧正在和卓青青说话:“真是倒胃口啊,青青。”

    卓青青微笑道:“所以说江湖之美只是那么一霎,多数时候不是公子歌声里的模样。”

    “你们很习惯?”

    “当然……”卓青青道:“此地是七玄谷地界,七玄谷妄称正道,莫雪心自命侠骨,下面不也是这么乌七八糟的德性?”

    “这倒不能怪莫雪心和七玄谷。”薛牧叹了口气:“以武为尊,拳头说了算,自然就会是这样的世界。莫雪心如何管得到这么细?就是换了其他宗门也是一样的,比如换了我们,同样是高高在上如看蝼蚁,那情况又能有什么不同?”

    “那公子觉得该如何扭转?靠夏侯荻?”

    “嗯,朝廷的权威是一方面,先要有充足的力量压制,使江湖人无法凌驾律法之上,以法治天下。但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德育的教化,法律和道德双管齐下才能有效扭转。这一点仅凭宗门传道是不可能做到的,正道各宗虽然总体算是秉持侠义道德,但重心不在教化,一意行武,各自争执,本就以武犯禁,又如何教化人心?”

    “所以公子支持的是朝廷一统?这才和夏侯荻愈发密切?”

    “不是……我也不知道,若是朝廷强了,又如何压制权力滥行?到时候怕是苛政猛于洞虚之剑了。”薛牧哈哈一笑:“反正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便是在其位,我也享受这居高临下如看蝼蚁的感觉,谁能革自己的命?我又不是圣人,想这个干嘛,不如抱我的美人。”

    卓青青听不懂革命,但也能体会意思,笑道:“看来这些事情真的比问道还难,连我们公子都不可触摸,怕是非圣人不可为也。”

    薛牧道:“所以我只是个俗人而已,做不来的。倒是你,妖女一个,为什么在意这些?”

    卓青青嫣然道:“我只是觉得公子在意,陪着探讨。”

    “我只是不习惯。相对来说,京师与灵州的繁华与规则更适合我,哪怕错综复杂,也有线可理。道一声江湖浪涌,生死一瞬,听着神往得很,其实非人。”薛牧笑笑:“反正也没什么,习惯了就好。”

    身后的夤夜听着听着,目光看着已经啃成骨头的鸡腿,有点迷茫。

    接近一里外的远处,秦无夜安静地站在树梢上,看着雨中成为小点的几个人,若有所思。

    薛牧停下交谈,瞥眼看了看龙小钊,这货已经听呆了。薛牧便笑:“此间事了,请勿泄露我们的行踪。”

    龙小钊听到这高大上的话题,联系到其中显露出各种惊悚的关键字,如何还猜不到眼前这些是什么人?正心中打鼓是不是要被灭口呢,闻言如梦初醒地连声道:“薛总管放心!我有几条命也不敢啊!”

    薛牧道:“在你面前泄露身份,是因为你我一会要合作,说不定得全力以赴,所以不该瞒你什么,要做到心里有数,以免临场误判坏了事。”

    这种气度……龙小钊心里涌起几分喟叹感,怪不得人家是做大事的人,星月宗在他手里天翻地覆,不是没有缘由。

    薛牧又道:“至于你之前在酒肆说的,薛牧大小一起飞……”

    龙小钊脸都绿了,欲哭无泪:“我那只是瞎吹,薛总管大人有大量,莫与我计较……”

    薛牧没好气道:“大的有多大,想必你们看了绝色谱也知道了。但你到底知不知道小的有多小?这种话能瞎说的么?”

    龙小钊愣了愣,忽然醒悟了什么,僵硬着脖子慢慢转头,对上了夤夜如墨的眼眸。

    他真的快要哭了。这才知道肚子那一下挨得不冤,没死都算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薛牧倒是发现这龙小钊挺聪明的,当然眼下接触尚浅,尚需观察,他也没再说什么,加速往流丹河上流而行。

    天下之事遥不可及,小镇之事鸡毛蒜皮,还是眼下这个与谢长生相关的秘境更让他重视得多。和谢长生以前没仇,但现在已经算是有了大仇,不管这厮在考虑成神还是科技狂魔,在薛牧的立场上,最佳的处理就是毁灭,不能让这个后患继续成长。

    尤其是他总觉得谢长生这件事藏着一个很大的坑,此人的背后必定有一只手,在暗中谋算着什么。

    眼下的秘境,说不定就是一把解密的钥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