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合欢夜,相见欢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合欢夜,相见欢

    卓青青神思不属地陪她玩着,见状急忙问:“公子的气息可还在?不会被抓走吧?”

    夤夜抬头看着远方,神色怪异无比,似是有些生气,又有些纠结,甚至好像有点醋意?唯独没有惊慌感。

    听卓青青这么问,便摇头道:“他们还在呢。秦无夜早先要抓牧牧,本来也就是为了……如今已经……抓不抓都一个样。早知如此,早就让他们独处得了,就不该担心这个。”

    各种含糊其辞的,卓青青听了差点想抽她。

    “还在谈呢?”罗千雪也没听懂夤夜在说啥,托腮道:“看不出公子和秦无夜有这么多话说。”

    “谈?”夤夜的神色越来越怪异,喃喃道:“牧牧身上那连师姐都能压制的天道气息……秦无夜洞虚都还不稳呢,竟然也敢……她这是执念着了魔,在自寻死路!”

    如果说合欢妖女说话不能信,那秦无夜之前的话至少有一点是非常真实的,她确实可以给薛牧极致的欢愉。

    桃花瘴内,薛牧真的陷进了极致的欢愉里。

    他已经不在树干上了,地上不知何时鲜花遍地,柔草芬芳,他就横躺在柔软清香的花丛里,浑身被无形的气劲束缚着,手脚摊开,一动也动不了。身上的衣服早就化为碎布,携带的一些杂物银两散落一地。

    “公子……”

    这声公子,显然跟梦岚她们学的,可声音妖娆魅惑,酥进人心,梦岚真玩不来。

    这是真正的“骚”啊……薛牧算是见识了,摇头道:“你们合欢宗这德行,你这么熟练,为什么还是个雏儿?”

    “我们从小就要对着假人练的啊,我们要的,是让一尊石佛都能引得欲火燃烧,不就是为了应对今天么?不熟练怎么行呢……”

    “所以你怎么不早用在别人身上?”

    “合欢夜,相见欢,神功效用最好的就是元阴未失之前,我秦无夜一宗圣女,自然要留待关键之时,少说也该用在问道强者身上才是。”秦无夜媚声道:“谁叫我家薛公子是天道之子呢……从今以后,我们可以夜夜行欢,能让公子得到如无夜之名的欢乐……”

    柔情蜜意的娇声媚语里,说的其实是极度无情的话题。薛牧听懂了她的意思,她说的可不是采补,而是通过合欢可以实施极强的精神控制,连对问道强者都能生效,是合欢宗最强的控心术媒介,可不再是上回那种循循善诱的心灵引导了。

    这就是合欢宗,男女之事在他们眼里可以是行乐、是练功、是施术、是媒介,什么都可以,保持完璧也不过为了留个大杀器,至于贞洁或者矜持?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道又怎么同得起来呢……薛牧知道自己确实是好色,可与他们合欢宗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差很多好不好。

    秦无夜已经媚术全开,婉转侧身,那小巧洁白的玉足轻轻抬起,夹着薛牧那里慢慢地摩擦:“那天见公子盯着人家的脚,想必喜欢……”

    薛牧倒吸了口冷气,爽得飞起。果然姿势比星月宗多,薛清秋连用腿都觉得过家家,她的修行属于研究人体,双修属于直奔主题的那种,不是研究什么情趣的。这合欢宗就不一样了,还会用足的,可见真的是什么都会玩啊……

    秦无夜见薛牧明显呼吸转急,柔声道:“无夜说过,公子在合欢宗可以得到极致的欢愉,这是星月宗给不了你的。薛清秋一代妖后,放得下她的骄傲么?既然放不下,谈何真心?或许公子鞠躬尽瘁,却空给薛清秋做了嫁衣,届时鸟尽弓藏可未必比谁慢了。”

    薛牧想起那一夜薛清秋的唇,那让他无法置信的雌伏。他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正当他想到唇,秦无夜也开动了。她玉足轻擦不停,腰肢如蛇般扭了过来,轻吻着薛牧的脖颈,又慢慢盘旋,一路向下。

    这功夫,别说薛清秋了,就是薛牧在现世做过的大保健套餐,水准也跟她差距十万八千里,毕竟人家是融合道在其中,现代哪个技师有这规格?

    仅仅是这样的侍奉,玉足轻擦,他就快要缴械了。

    秦无夜似有所感,妩媚笑笑:“别着急呢……”说着收了足,伏在他身上,似是准备上马。

    薛牧发现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动,是秦无夜单方面在挑惹他,可不知不觉间,秦无夜自己也粉腮通红,眼波迷蒙,娇喘吁吁的样子,看似也已经欲念上涌。接触间,明显感觉到洪水成灾。

    这等体质,怪不得上回自己一摸就酥了。这分明是功法需求的效果,让施术者自己也能迅速进入状态,为接下来的行功备下前提。

    秦无夜俯下身,轻吻他的唇角,喘息着道:“无论如何,公子是人家第一个男人……无夜心中会永远记得这一天的流丹河畔,树下花开……”

    随着话音,身躯微沉,薛牧感到自己进入了极致的紧窄,有一道阻碍,一触即破,鲜血缓缓淌流。

    秦无夜微微皱眉,闷哼了一声,暂时没有再动,伏在他胸口喘息。

    薛牧叹了口气:“秦姑娘锻体不怎样嘛。我以为破不了呢……”

    秦无夜低声道:“无夜修行不在肉身之强,与薛清秋不同……”顿了顿,微微抬头,迷蒙的桃花眼对上了薛牧的眼睛:“到了此刻,无夜最后问公子一句,若是公子答应,无夜便不再施术,真以此身侍奉公子一回。”

    薛牧微微一笑:“那你不是亏了?”

    秦无夜闭上了眼睛,她从薛牧语气里听出了拒绝。不知为何,虽然从小修行早不把这当回事,可到了这一刻,她还是觉得心中有些怅然酸楚,像是失去了很多很多。

    她不再言语,终于开始轻轻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人间最强的洞虚级合欢功法骤然运行。

    庞大无匹的元阴汹涌而来,与薛牧跟梦岚双修时的感觉不同,不是清凉的补益感,而是阴冷感,带着渗透灵魂的寒。他的真元也不是和对方的元阴交互渡出,而像是有一股旋涡般的吸力,眨眼之间就将他的真元吸收殆尽,席卷一空。

    但偏偏随着这个过程,身躯极致的欢乐,爽到浑浑噩噩,连一丝一毫的思维都无法凝聚。

    然后阴冷的灵魂之力趁着这样意识涣散的时候,蔓延进了识海。

    秦无夜气喘吁吁地运动着,眼里也有着旋涡般的光芒。

    薛牧手心炽热无匹,再度进入了灵魂旁观的状态,清晰地感觉到邪恶冰寒的气息占据识海,和他的灵魂纠缠在一起。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自己的个人意志必然在极度的欢愉里被打散,当再度凝聚时,已经无可避免地融合了秦无夜的精神印记,不分彼此。

    或许自己还能保持所有的思维和理智,但再也无法离开她,把她当成灵魂里最重要的本能。她只要任意一句话,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地奉为纶音,为她奉上所有。

    合欢夜,相见欢,一夜倾心,再不复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