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立约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立约

    一个时辰后。

    珠链散落在地,秦无夜有出气没入气地趴在草丛上,没有一丝瑕疵的洁白身躯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无意识地轻轻抽搐着,眼神涣散地看着侧方。

    借助道具的力量大获全胜的薛牧,此刻正在收拾之前那块带血的丝巾,庄重地折叠起来。

    秦无夜有些好笑地看了一阵,待到恢复了一些气力,低声道:“薛牧……”

    薛牧转头:“嗯?”

    “江山绝色谱上的血,你得了多少?”

    “呃……”

    秦无夜托腮侧躺着,慵懒且魅惑:“依我看,你的抱负恐怕是收遍绝色谱吧?下一个是谁?慕剑璃?”

    薛牧叹了口气:“你这能算是被我收了么?”

    秦无夜直接道:“不算。一夕之欢,于我宗不过常事,想让我跟薛清秋待你一样,难哦。”

    “那不就得了。”

    “我还是要谢谢你。”

    “你已经尽心侍奉了一回,谢过了。”

    “你又拿别人之道套在我身上,以身相酬,算是谢么?”秦无夜摇摇头,低声道:“你当此番是享用我,我又何尝不是尽了欢?何况这番双修,我的洞虚之境彻底稳固,说来是我占了便宜。”

    薛牧沉默片刻,叹道:“所以说我是真的不喜欢你们这种道,与我三观极为不合。”

    秦无夜不答,转移话题道:“薛牧,你可以杀我,可以奴役我,可以采补我,全都放弃了,反而救了我,还助我稳固修行。无夜修的是无情之道,却不是狼心狗肺,也知恩义好歹。如今真不知道怎么对你,只能说,将来若是你落在我手里,我绝不会杀你。”

    薛牧失笑道:“一定要谢我的话,不用这种方式,有个更简单的。”

    “嗯?”

    “不许跟别人瞎搞,勾勾搭搭都不行。老子终有一天要彻底得到你。”

    秦无夜怔了怔,哈哈笑出声来:“既然你有意收我为禁脔,刚才为什么不奴役了我?”

    “因为那就不是秦无夜了。”薛牧回答得理所当然。

    秦无夜笑声止歇,沉默了好一阵子,再度绽放出笑容,越发妩媚:“无夜自幼修行,动不了情,此心只为己欲。你不愿奴役我,又如何得到我这样的自利之人?”

    薛牧沉吟片刻,低声道:“既是自利,那就交易。”

    “如何交易?”

    “我们两宗合作吧,我们会双赢。因为此时星月宗与合欢宗早就没有利益冲突,我们可以共同发展,这样你之前希望我做到的,其实也能实现。我也不需要你之前说的那么多条件,我只要你就够。”

    “合作啊……可我不想做第二个夏侯荻。”

    “我和姬青原的梁子是揭不掉的,但我和你没有根本冲突,性质不同。”薛牧认真道:“我知道你之前为什么想得到我,因为我对星月宗的改造让你觉得合欢宗也可效仿,但不得其门,希望我来筹划。你的想法是对的,我们可以一起做,不仅不是什么竞争,反而会是互补。”

    这回秦无夜认真起来,想了很久才道:“那这样吧……”

    “怎样?”

    “我们定一年之约。一年之内,合欢宗会配合你行事,由你安排筹划,而我任你享用。但是薛牧,在塌上我可以千依百顺,多羞耻的花式我都能满足你,但在外我是一宗之主,不听你使唤,你的安排需要和我商议,而不是命令。”

    老实说这个挺好的,床上荡妇床外贵妇嘛,薛牧并不在意,再说指望一炮就让她连一宗之主的权力和骄傲都褪却,那也未免在做梦。于是点点头:“这条可以。”

    秦无夜吁了口气,续道:“一年后,你若不能让我看见发展,或者暗中在打吞并合欢宗的主意,那你就是在骗我。不仅你我永绝,合欢宗也会彻底与星月宗翻脸。”

    这也应该,人家是想合作,又不是来送基业的,薛牧点点头,正待开口,秦无夜又提前打断道:“别急着答应。我必须再次提醒你,你的价值认知与我不同。你以为你享用我,实际上我恨不得与你双修,对我益处太大了。也就是说,我不但借你双修提升,还让你费心发展宗门,便宜占尽。是否答应此约,你自己考虑清楚。”

    薛牧偏头看了她一阵,笑道:“何必非要算清是谁占谁便宜。便是只为化敌为友,也已省了多少事,岂不就已经是天大的好处?”

    秦无夜安静地看着他,颇有些喟叹:“你有时候真的很大气,让人欣赏不已。”

    薛牧笑道:“再说我所图不过美色,无论你占多少便宜,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不就得了。这就是双赢。”

    秦无夜眼波流转,慢慢撑起身来,竟用跪爬的姿势挪了过来,俯首为他侍奉,低声道:“此约已成,你能得到所要的。”

    薛牧舒服得吸了口气,合欢妖女这个方面真是让人怒赞啊……实在是放得开,所有男人求之不得的极品恩物。星月宗枉与她们并称,在这个角度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嘛!

    斜靠着享受了一阵,薛牧忽然道:“此约只说了一半的啊,一年后如果确知有益,又怎么说?”

    秦无夜停下侍奉,轻叹道:“薛牧,问出这句话,可见对于我们这种人,你真是完全不懂,否则无需多此一问……须知我对宗门其实并无感情,无非在我的位置上得到太多,需要有所交代而已,尽心发展不过是责任使然。如果你真的有心带合欢宗壮大,那我的责任便可卸下,全心合我的道去了,届时合欢宗就是你的,关我何事。”

    薛牧无言以对,说真的他确实是不会往这样绝对冷漠无情的角度去思考别人,这种说法让他真是浑身别扭,却又知道合欢宗出品的真真切切是这样的人。他有点好奇地问:“你们这样无情无义的宗门,哪来的凝聚力?”

    “凝聚力?一是抱团取暖,不团结起来早灭了,谁都拎得清。二是千年制度,层层管理,自然也有不错的组织性。”

    “……”薛牧叹了口气,这三观差距太大,自己好像一时被女色所迷,找了个定时炸弹?

    低头看看秦无夜,此时她又继续服侍,表情很认真,很专注,是真的在尽心让他欢愉。这么看着似乎又觉得只不过是她接触的道有问题,搞得没了感情,实际上她还有责任感,还知恩,本性还行,是可以调教好的吧……慕剑璃那种把自己练成剑的他都敢往弯里掰,秦无夜还真能永远秉持什么劳什子的有欲无情?

    也得承认潜意识确实是舍不得这种绝世妖娆,极品尤物。薛牧暗自鄙视了自己一回,知道自己还是没过得了美色这一关,杀妹证道什么的真不是自己能做的事。

    正待说话,桃花瘴外传来夤夜的声音:“臭牧牧!你到底还要在里面玩多久!清晨进去,都午时了!知不知道之前有多少路人对这片迷瘴指指点点!你要在里面天荒地老吗!”

    都这么久了吗?为什么感觉没多久呢……薛牧挠挠头,还说谈正事呢,这谈个判谈得都打起野炮了,这怎么说?真是要被妹子们鄙视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