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夤夜贵姓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夤夜贵姓

    “你们稍等、稍等……就好……”

    薛牧正在那脸红,就见秦无夜笑了起来,纤手一挥,桃花瘴渐渐开始消散。

    “诶诶诶,等等!”薛牧赶紧制止:“我们都没穿衣服呢,你干嘛?”

    秦无夜止住动作,奇道:“外面不都是你女人,你怕什么?我给女人看看也没什么啊。”

    万一有路人呢?薛牧头疼地捏着脑袋,总觉得秦无夜这种无所谓的样子很容易让自己绿油油,连解释外面不是他的女人都顾不上了:“秦无夜,你真要和我订这一年约的话,我要附加条件。”

    秦无夜见他神色认真,便也肃然道:“请说。”

    “你要听我调教,按我说的做!”

    “我说过,在外我不听你的命令。”

    “这是房事的一部分!”

    “哦……房事调教?”秦无夜眼波流转,笑吟吟道:“原来公子好这口呢……那是要无夜怎么做?是扮小狗还是……”

    薛牧木然,此调教非彼调教好不好……可为什么这么心动呢?

    这气得吐血偏偏又蠢蠢欲动得想流鼻血的心情,真是言语不足以道其万一!

    秦无夜嫣然道:“你是要我自爱对不对,怕我不知廉耻的被外人占了便宜吧?”

    薛牧无语道:“原来你知道啊,那还故意扯歪。”

    “外面没有路人。”秦无夜笑意不改,眼里却略微有些失望,低声道:“薛牧……如今既然立约,你对合欢宗该收收偏见了。我宗虽讲恣意尽欢,怎么说也是世间首屈一指的强宗,普通执事弟子也能傲视人间,哪怕采补鼎炉也要找合眼缘的好不好?更别提我秦无夜一宗之主,俯视天下,你真当什么路人都有资格看我一眼?”

    “呃……”

    秦无夜盈盈环上他的脖子,呢喃道:“本来……我纵是放开了合欢采补,也是高高在上,让男人来侍奉逢迎我才是道理。愿意对你伏低侍奉,只因感君恩义,以此报之,别以为无夜对谁都这么下贱。”

    薛牧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竟从中看出了几分如同薛清秋看着他时的眼神,有那种盈盈的情意在其中。这眼神让他心中微怔,实在分不出她这眼神有几分做戏的成份、她的话又有几分真诚。

    但道理倒是实实在在的。合欢宗天下强宗,秦无夜世间超等,虽说耳濡目染的什么都会玩,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随便?就算要纵欲,也是玩别人、采炉鼎,可不是为了伺候人的,不然发展宗门是图个什么?一生习武又为了什么?还不都是为了居于人上?

    这么想来,刚才秦无夜的曲意逢迎,真的属于特殊行为,并不是合欢妖女就该这么骚浪贱,自己确实理解有误。想到这里,薛牧爽快认错:“是,以往对合欢宗有些偏见,今后会多加了解。”

    秦无夜微微一笑,放开环绕他的双臂,从乾坤戒里取了衣服,掂在手里悠悠道:“还调教么?宗门里男人是怎么调教那些女子,我也见怪不怪,深知你们男人心中龌龊。若你真要这么做……我既立约在此,也只得认了。”

    薛牧咽了口唾沫,义正辞严道:“不用了,穿上吧。出去帮我取件衣服进来,青青的戒指里有的。”

    秦无夜笑笑,穿好衣服踏出桃花瘴外,一眼看见大小三个妹子神色极为不善地盯着她看。秦无夜略拂了一下凌乱的发梢,笑道:“你们公子让我来取一套衣服。”

    三个妹子的神色都非常悲愤,反反复复地看了她半天,异口同声地嘟囔:“狐狸精。”

    卓青青气鼓鼓地丢过一套衣服,切齿道:“衣服都没了,这是多激烈!”

    秦无夜不答,目光落在夤夜小脸上,夤夜抬头看她,小嘴嘟嘟的,神情很是复杂。

    秦无夜笑道:“该叫娘了吧?”

    “做个玩物而已,看你开心的。”夤夜一字一字道:“秦无夜,打架打久了,你怕是忘了我们的真正关系!我叫声娘,你敢应吗!”

    “那层所谓的关系,对我毫无意义,你敢叫,我就敢应。”秦无夜悠悠道:“再说了,你真把这关系当回事的话,那你讽刺自己亲妹妹是个玩物很开心吗?姐姐?”

    什么?卓青青罗千雪相顾骇然,不敢吱声。

    夤夜沉默下去,半晌才有些低落地道:“我希望牧牧收服你,但又不希望自己妹妹做人玩物,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秦无夜愣了愣,看着夤夜有些失落的小脸,忽然一笑:“不过一场交易,各取所需,何谓玩物,又何谓收服?总之我们时隔多年再度合作,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夤夜冷冷道:“你的灵魂沾染了牧牧的气息,怕是难再无情,你真能只把这当成交易?”

    秦无夜叹了口气:“我的气息如何?”

    “乱的。”夤夜抿嘴道:“你这么问,是你自己也看不分明?”

    “是。”秦无夜微微一笑:“看不分明,何妨糊涂?只要双方当是交易,这就是交易。”

    说完抱着衣服转身入内。

    看着她消失在桃花瘴里,夤夜冷冷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去,纠结地抓着头发:“宝宝才五岁,看不懂这么难的气息啊!”

    卓青青罗千雪侧目而视。装得多高人似的,原来是硬撑啊……这个倒确实不好说,夤夜应该是感觉到秦无夜的无情之道因为灵魂沾染的缘故,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她也无法判断这影响有多深。再加上孩童心灵无法理解男女之情,也就更不能准确判断秦无夜此时的状态。

    悲剧的是这个小娃娃自己要面对更复杂的感情……秦无夜居然是她妹妹?连卓青青这么老资格的妖女都第一次听闻,大家早就忘了夤夜贵姓,此刻仔细想想,夤可不是姓,她莫非姓秦?

    若说一家子弟开枝散叶各据一宗,这状况挺多的,可到了这双方都在宗门最高核心的位置,并且相互为敌,这千年来还当真少见……怪不得都是修灵魂秘术的,看来是有遗传天赋。

    夤夜本意绝对是希望薛牧能收服合欢圣女,所以之前明明感知到了却不阻止,反而放任发展。可亲情的一面又不想自己妹妹变成玩物,说不定还藏了几分醋意在里面,各种因素纠结在一起,真是能让小孩的心灵变成一团麻。

    “呜哇!”夤夜把脑袋埋在了沙子里,小屁股高高撅起:“不管了,爱死死吧!”

    两个亲卫妹子总算是理清了几分,她们可跟秦无夜没亲戚,妖女的角度看待这事,恨不得薛牧把秦无夜收成玩物呢。这回连原有的那点醋意都没了,看夤夜露个小屁股在外面卖萌,卓青青忍不住笑:“若是公子真破了她的无情道,说不定能让秦无夜重新有了姐妹亲情,你岂不是多了个妹妹?”

    夤夜把脑袋钻了出来,带着一脸沙子眨巴了几下眼睛,喃喃道:“说来也是,我应该帮牧牧彻底破了她的无情道……那什么破道,本来就不该存在于世间!”

    桃花瘴慢慢地散了,众人不再说话,很快就看见薛牧穿得整整齐齐地现出身形,秦无夜巧笑倩兮地站在身边。

    卓青青笑道:“公子尽欢否?”

    薛牧厚着脸皮道:“还行,还行。”心道还好这是妖女宗门,要是换了别的妹子早特么炸了,谁跟你嬉皮笑脸?

    夤夜看着秦无夜,抿嘴道:“你跟我们一起走不?”

    这话听着像邀请的意思,秦无夜倒是被说得不明所以,摇头笑道:“我们两宗合作,我必须回去告知宗门上下,做好安排,也得去亲见一次薛清秋谈谈此事。等你们鹭州事毕,我们灵州相见吧。”

    说完,转头看着薛牧,眼里有些复杂,像是不舍,又像是希望看见薛牧眼里有不舍。

    好在薛牧没让她失望,真的有些不舍,低声道:“要不一起走一程?”

    秦无夜笑了:“贪我的侍奉?这对你身边的妖女们真是讽刺。”

    卓青青怒目而视,薛牧无语道:“说哪去了。”

    “反正终须一别,多走一程又如何?”秦无夜有些慵懒地对着奔流的河水,张开双臂迎着河风吹拂,笑道:“做不舍之态并无意义,倒是你我既已相约,还望公子有尾生之信。”

    薛牧道:“我说过,你若真心实意,我必一诺千金。”

    秦无夜转头笑道:“我想给此地命个名,纪念你我之约。”

    “嗯?什么名?合欢渡?”

    “尾生津,如何?”

    薛牧愣了愣,下意识摸了摸怀里带血的丝巾:“好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