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正魔
    玉麟……薛牧微不可见地看看卓青青,卓青青微微点头示意没错,就是这个人。

    卓青青曾是一舵之主,负责京师情报收集,这种江湖名人就算没见过也是看过画像的,她说没错就是没错了。薛牧心里很是无语,这运气也太好了,随便遇上个人,就是玄天宗年轻一代最强者,潜龙十杰排行第二的天下俊杰。

    难怪他会说卓一航我辈中人,他玄天宗道士与书中武当真是挺接近的,尤其薛牧魔改后还刻意往他们靠拢了些,差不多就是明着代指玄天宗了,玉麟看卓一航那绝对是代入感满满。

    从刚才表现的也看得出来,这道士也是属于正气且略带迂腐的那种,和传闻中玉麟的性情也对得上。

    “原来是名震天下的玉麟道长。我姓慕,京师人士,这是我妻女,一家人南下探亲。”薛牧一边在脑子里转过玉麟的情况,一边随口回答,见手头最后一个鸡腿正好烤熟,笑着连木签一起丢了过去:“相见既是有缘,道长不要客气。”

    薛牧的爽快表现让道士颇有好感,接过鸡腿仔细看看,确实无毒,便也放下心来,大步坐到薛牧身边,转手就把鸡腿塞在夤夜手里,笑道:“贫道就不跟孩子抢东西吃了。”

    夤夜甜甜道:“谢谢道士叔叔。”

    没记错的话你连他师叔都拍死过好不,这萌卖的……薛牧又好气又好笑,取过卓青青在烤的翅膀递过去:“吃吧吃吧,莫非道长看不起我一家人?”

    这回玉麟没再拒绝,道谢接过,又好意提醒道:“这路上可不太平,公子拖家带口的,还是请个镖局护送的好。”

    薛牧笑道:“我也练过几手的,一般毛贼不是问题。”

    星月宗月幻星隐,隐匿修为的本事也就仅次于无痕道,刻意隐藏修为的话,只要不是碾压性的差距,真是看不出来的。玉麟也就和卓青青同级,略高于罗千雪,比夤夜差了十万八千里,他看不出来很正常。只有薛牧自己这个菜鸡,谁都瞒不过去,还不如老实点说自己练过。

    道士点点头,他看得出薛牧的修为还不错,似乎是练气大成了,一般情况行走江湖倒也足够。只是这两个女人一个孩子,怎么看都弱不禁风,他还是苦口婆心道:“近期江湖风涌,与平时不同,兄台还是别大意的好。孩子这么可爱,万一伤了怎么办……”

    这模样让刚才一肚子不爽的罗千雪都暗中失笑,气都散了大半了,卓青青装着有点紧张:“道长,是发生了什么吗?”

    玉麟叹了口气:“近期横行道四出抢掠,伤了不少人。贫道有好友与他们战过好几场了。”

    众人面面相觑,横行道……

    按理说,天下论武即将举行,此时无数江湖人趋之若鹜的前往鹭州,许多宗门是全宗开拔,也有不少是呼朋唤友成群结伴的,这个时候冒头出来劫道,岂不是找抽?就算你劫个普通人,忽然跳出个大侠来路见不平的可能性都比平时大几百倍。横行道平时横行劫道也就算了,这种时候何苦来哉?

    薛牧脑子里闪过当时岳小婵在星罗阵里说的,是谁来找过她,说要给天下论武搞破坏是吧……莫非这些人真的是想搞个大新闻?恐怕不是单纯的劫道,否则不该这么搞的。

    岳小婵当时拒绝了,导致现在星月宗没有参与,无法获取信息,薛牧如今也不能确定这些货色到底在盘算什么。

    想到这里,薛牧试探着问:“如今天下英雄南下鹭州,横行道哪来的胆子这时候跑出来劫道?”

    “我也不知。”玉麟道:“估计是看行人变多了,憋不住蠢蠢欲动?反正魔门妖人就这德行,不足为奇。”

    几个妹子都低下头去,不想泄露眼中的杀机。玉麟这话可是连她们一起给骂进去了……

    薛牧这回很深刻的认识到了江湖上的正魔之争,比较汹涌尖锐,真的和灵州不同,倒更贴合了自己初临京师时的见闻。无怪乎那么多正道巨擘会不顾颜面的联起手来杀薛清秋,薛清秋这样的魔门巅峰武力,还那么年轻,确实能让人骨鲠在喉。

    他叹了口气,问道:“据说玄天宗已闭山门,道长怎么出山了?”

    听了这话,玉麟脸上闪过一丝羞愧,玄天宗被人纵火烧了后山仓库,导致问天道人下令全宗闭门自省,真是奇耻大辱之事。但他倒也坦荡,并不遮掩,道:“师门确实因妖人袭击,使我宗羞惭自省。但天下论武历来都是朝廷与正道八宗共同主持,本宗也需派人列席的。”

    薛牧笑了,原来这厮和自己在这件事上算是同僚也是竞争者,都是列席主席台的,还有一些抢人之类的使命竞争,想想也是有。

    夤夜装着好奇巴巴的表情:“原来道士叔叔这么厉害啊……那能不能帮忙打跑那些坏人呢?”

    薛牧白了她一眼,却听玉麟笑道:“贫道此番正是要去和一些朋友会合,扫平这条路上的妖魔鬼怪!”

    薛牧拱手道:“既然如此,不知可否请道长护我们这趟行程?也算跟着道长涨涨见闻。佣金必让道长满意。”

    玉麟哈哈大笑,晃了晃手里的鸡翅:“这岂不已经是足额佣金?”

    薛牧哑然失笑。这道士有点多事,也有点爱装逼,有那种高高在上的超级宗门优越感,也有那种正义少侠管天管地的激情。但必须承认他身上的浩然正气还是很浓厚的,重义轻利的感觉十分明显,确实和自己平时交往多了的妖人们有所不同。

    想想影翼言必有利,秦无夜干脆直接说自己就是自利之人,纵横道那帮奸商就别提了,自家这帮妖女也别提了,可谓没一个好人。若说中立方,如夏侯荻想要斩奸除恶也是先考虑一堆政治因素,政治需要的话她和魔头也能合作;李应卿郑浩然则基本不会管什么江湖破事,自顾其道的概念较浓。见惯了这些或中或魔的人,忽然面对玉麟这样的正道少侠,明知妹子们看他不太顺眼,薛牧倒是很有好感。

    恍惚间想起了慕剑璃。他最熟悉的正道代表该是这丫头吧……那剑意不仅是锋锐通明,更首先是清直刚正,之前的接触中回避了这一点,不知再见之时,会不会和她陷入三观的冲突里,那想必不会比消磨她的意志简单多少。

    **********

    “呛!”剑芒从一片刀光里穿过,带出一蓬血雨,一个盗匪圆睁双目,仰天而倒。

    鲜血溅在慕剑璃身上,在不足一寸的地方被真气阻隔,散落在地,没能沾染她的白衣。

    这是她刚才杀的第十个横行道匪徒了。距离鹭州越近,这横行道的人就越放肆,抢劫客商,纵掠财物,这就算了,到了现在居然连去参加天下论武的武林人士都敢劫。

    武林人士已经开始结伴而行,她想参与护送,她觉得这天下论武好歹也是问剑宗协办着的……可收获的却是尴尬的疏远。

    “岂能劳烦剑仙子玉手,不敢当,不敢当。”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很多人眼里还有仰慕之意,是怕被人嘲笑有意疏远?还是从众,别人如此,我也如此?

    她不是蔺无涯也不是薛牧,无法看透人心,只觉得这些人的表现简直不可理喻。

    不需要就不需要吧,我自斩妖除魔。

    独自追寻线索,杀了不少横行道匪徒,慕剑璃发现他们的行踪还是有规律的。最终似乎都指向了眼前这座山,曾经这里有个挺强的宗门叫做寒江派,只是已经灭亡三年,莫非现在变成了一处魔门巢穴?

    慕剑璃抬头看山,山雾缭绕,阴气森森。山边有江,是为寒江,幽幽阴气从江底弥散,气透眼瞳望穿江底,森森白骨遍布泥床,见证着一位妖后的盖世魔威。

    慕剑璃安静地看着江底,薛清秋的形象仿佛从江边水汽中若隐若现,便如那一柄烟雾蒙蒙的星魄云渺。最终一阵涟漪泛过,变成了薛牧的笑脸。

    这件事,和你有关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