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章 汇聚
    “多谢玉麟道长援手之德,我青云派上下同感大恩。”那车队收拢人马,过来向玉麟道谢:“若非道长相助,此番怕是在劫难逃。这横行道凶残狠毒,根本不是为劫财,就是来杀人的!”

    玉麟看着场上的无头尸首,神色惨然:“是我来迟了。”

    “横行道杀我师弟,此仇不共戴天!早晚百倍报之!”

    薛牧在远处默默看着汹涌的群情,默然无语。这江湖上的正魔对立由此可见一斑,可问题还真是出在魔门一方,魔门的行事真的是洗不干净,自己也是只见到妹子们好的一面,天然偏了立场。

    正道中人也许有很多毛病,也有人自私自利,有人贪图逸乐,有人浮华虚伪,但整体上是正三观的。魔门……整体上确实是不怎样。

    他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检视了一下尸体。

    玉麟奇道:“慕兄这是何意?”

    “对方兵刃淬过毒。”薛牧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丢了过去:“不少人伤了,留心解毒。”

    青云派确实有不少人伤口冒出了黑血,见薛牧是和玉麟一起的,压根没人怀疑有问题,直接开了瓶子敷药,那黑血以极快的速度肃清,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青云派众人大喜:“感谢这位公子。”

    “这位是慕……呃,慕先生。”玉麟发现自己都没问过人家的名字,但眼下不好意思多问,很高兴地道:“慕兄果然是同道中人。”

    薛牧笑笑不答,看看玉麟开始帮人治伤,他便转头走回了妹子们中间。

    卓青青传音道:“是横行道的夏中行,横行刀君夏文轩之子,化蕴初期,和玉麟有得打的,迅速撤走必有问题。”

    薛牧点点头:“有人用毒也是个奇事。不是说已经没人玩毒了么?”

    卓青青道:“相公误会了,是没人修毒功,因为毒功上限低,且练毒功自伤身体,慢慢的被人废弃。但用毒物害人的还是不少的,一般层面的争斗,毒物效果很好,之前我们请玉麟吃鸡翅,他还查过毒来着,可见他也不能免疫,何况别人?”

    “原来如此。”薛牧笑道:“这么说我的毒功在江湖上算个大杀器,实战很有用。”

    “正是,其实相公真的不弱了,要是还像当初在京师的水准,宗主也不会肯放你出来。”卓青青笑道:“只要别动不动对上什么秦无夜的,便是对上玉麟你都能顶好一阵子。”

    “我宁愿对上秦无夜……”

    “呸!”

    说话间,前方忽然传来地震感,似乎有什么万吨重物踏在地上的感觉,“咚咚咚”的一阵摇晃,声音迅速接近,玉麟起身道:“你来晚了臭石头!”

    一阵烟尘弥漫,一条大汉现出身形,刚才的地动山摇感居然是他全力飞奔时带来的震颤。

    见到玉麟在场,大汉露出一丝笑容,继而目光落在场中的尸首上,变得很是愤怒:“夏中行……”

    玉麟道:“打过了?”

    “好几场。”大汉似是拙于言辞,说话很是简单。

    玉麟叹道:“收拾一下,进城再说。”

    连同青云派的人一起,一大伙人浩浩荡荡往县城走,玉麟指着薛牧介绍:“这位是慕先生,我在山中偶遇,解毒颇有手段。这位是我之至交,七玄谷石磊。”

    石磊目光落在薛牧身上,似是因为玉麟介绍的关系,神色颇为友善,但没有多言,只是略一颔首。然后看看薛牧拖家带口的模样,又摇了摇头,简单道:“路上不平,进城后最好别离开。”

    薛牧微微一笑,看得出这是个木讷寡言之人,但心地也是良善。他对这些人的情报掌握并不少,可不像对张百龄一无所知。石磊是七玄谷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但属于土系修行,和谷主莫雪心不同,这里面还藏着七玄谷的一些内部问题,包括祝辰瑶崛起后的利益分配,七玄谷也是暗流涌动。

    如果有一天和七玄谷正面对敌,薛牧觉得自己应当会从他们内部的关系下手。但不管怎样,这石磊为人应当是正派的。

    玉麟正在问石磊:“只和夏中行交过手?有没有夏文轩的影子?”

    石磊摇头:“没有。”

    玉麟微微松了口气。横行刀君夏文轩,魔门除了薛清秋申屠罪之外,名声最盛的第三位洞虚强者。只要这等人还守默契,不轻易参与江湖事,那其他人他们毫不畏惧。

    申屠罪那种奇葩毕竟少数,常理来说,洞虚强者真的不会这么瞎搞。

    石磊又道:“他们巢穴在寒山上,我一直在等你。”

    玉麟笑道:“你想反攻巢穴,一劳永逸?”

    石磊点点头:“只能如此。”

    玉麟想了想:“确实,入城好几条路,我们不可能四处灭火,必须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青云派众人大声道:“反攻巢穴,算我们一份!”

    石磊看了一圈,沉声道:“还有很多。”

    薛牧听懂了这意思,近期路过万年县的人着实很多,被横行道这么一搞,也都暂时不敢自己离去,怕是一大堆人挤在这县里汇聚。而且个个和横行道结下了大仇,磨刀霍霍的都想报复来着。

    这是很庞大的力量,只要横行道那边没有问道强者坐镇,真是可以成功的,脾气暴的说不定早就组织人马杀上山去了。石磊还算是谨慎,等玉麟来了再说。

    他也笑了笑:“那也算慕某一份。”

    玉麟笑道:“欢迎之至!只是毕竟对方巢穴,不知深浅,还是要计议详细才是。”

    说话间,众人浩浩荡荡地入了城。石磊道:“我在蘅芜院订了一席,另召集了几位宗派首脑,一起商议。”

    玉麟神色古怪:“干嘛去青楼?”

    石磊老脸微红:“你宗的道观,我自作主张分配给伤员了。其他客栈酒楼早满……”

    “呃……”玉麟拍拍他的肩膀:“干得漂亮,我也早就想去蘅芜院了。”

    薛牧和妹子们面面相觑,很是无语。因为蘅芜院是星月宗的秘密产业,他前驱探路的六名亲卫如今大约都在那里等着呐……

    星月宗的转型正在慢慢进行,从灵州和京师开始关闭青楼,如今收购星忘石也颇有成效,灵州那边紧锣密鼓的在制作新专辑发售,短期内先以此盈利。而南方各地还没开始转型,许多青楼都还在,这蘅芜院就是其中之一。

    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道士也能逛青楼的吗?说好的正派呢?

    石磊看看薛牧,有些犹豫:“这位慕兄……家眷……”

    薛牧义正辞严:“慕某洁身自好,从来不去青楼这等地方!二位自行去吧,我找地方歇着,明日在下再到蘅芜院喊二位起床!”

    “可城里客栈满了……”

    “我有浩然气,清风明月,何处睡不得!”

    “慕兄真君子也……这样吧,还是住我玄天观去,安置几名妇孺总是可以的,也安全。来,这是我的令牌,你拿着自有人接待。”玉麟挤挤眼,传音道:“等尊夫人和令爱歇下了,慕兄再来蘅芜院,给你留个位置……”

    演技退化到连小道士都瞒不过了吗?薛牧欲哭无泪。

    “是爸爸演得太假。”去玄天观的路上,夤夜吐槽:“你带着小孩子,睡什么清风明月,谁都知道你言不由衷。”

    “就是因为带着你个小孩子,我才不能直说我恨不得赶紧去青楼,跑玄天观去转一圈再过来很好玩吗?”

    卓青青鄙视道:“有人跟着我们吗?”

    “没有。”

    “那还去什么玄天观!蘅芜院才是我们老巢好不好!相公你莫非是真想把我们留在玄天观,自己去蘅芜院喝花酒?你是不是傻了?”

    “咦……我好像被玉麟带沟里去了。”

    夤夜小大人似的对天长叹:“男人啊……”

    薛牧一敲她的脑门:“装什么小大人,有没有感受到夏文轩的存在?该不会是这货要坑一城吧?”

    “没有。”夤夜眨巴眨巴眼睛:“但我感受到了欺天之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