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二章 陷阱
    认真说来,虚净的计策不算高明,甚至可以算较为粗糙,比如薛牧即使没有妹子们汇报,也已经早觉得有问题了。妹子们的探查只是让他提早确认了形势,省却了调查过程。薛牧觉得如果让自己慢慢布置,或许能设计得更精巧些,起码不会这样破绽百出。不

    过虚净这是临时的布局,趁着无咎寺自顾不暇,玄天宗关闭山门的机会,临时设计,自然也不会太精细。但是粗糙不要紧,实际上很多计略本来就不需要多么高明,能够抓住机会,因势利导,就是非常实用的伎俩。

    实用性在于,就算你知道这事儿不对劲,破解的方式也不多,多种应对方案都是让魔门占了便宜,即使薛牧心中想的去找纵横道据点也未必真有用,人家的秘密据点是你说找就能找到的?

    最佳方案其实是所有人坐在城里等,等无咎寺腾出手来,或者等自然门问剑宗等偏远宗门的高手远道而来,碾压性破局,这种事有人愿意吗?江湖血性和武者骄傲都不容许。

    薛牧也相信,心中怀疑这件事有猫腻的聪明人并不少,比如他觉得玉麟应该心里就有数。但在多数人的仇恨之下,“我们结伴离开”这样的怂话压根没人敢说,在群情汹涌之中只能裹挟着去参与反攻,走向了必然的结局。反

    正对他来说无所谓,什么局也伤不到他一根毛。这种级别的斗争,他有夤夜在,渡水如平地,何妨旁观一番?

    夏日清晨,阳光已经有了些炽热之意。一支车队顺着东南大道而行,一边是连绵群山,一边是肃肃寒江,前方尽头隐约可见县城的轮廓。

    车队人马提刀带剑,显而易见也是前往参加天下论武的江湖人。随

    着论武之期越来越近,现在行路的江湖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这批人算是末班车,横行道很快也无人可劫了。

    当然横行道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车队行至半途,四周黑影憧憧,数十黑衣人从山林之中飞跃而出,团团围住了车队。

    领头的夏中行长刀斜指,大笑道:“留下随身财物,秘笈丹药,爷爷只求财不杀人。若是负隅顽抗,一刀一个全去江里喂鱼!”

    话音未落,神色变了。车

    队武者默不作声地结了阵型,无数人从马车里鱼贯而下,玉麟,石磊,江湖各门派门主帮主,诸多强者散开,反倒将黑衣人包围在里面。“

    夏中行,多行不义必自毙,授首吧!”玉麟长剑出鞘:“你没有机会的。”夏

    中行的惊意慢慢消失了,变得有点好笑:“你们为什么不趁着我抢掠车厢,突施袭击?”

    玉麟淡淡道:“我辈正道中人,岂能效魔门无耻行事?”夏

    中行哈哈笑道:“不错不错,我欣赏你!冲你这句话,老子今日留你全尸!”“

    大言不惭!”一群强者全都怒了,各色气劲尽数向夏中行轰了过去。夏

    中行不闪不避,圈外忽然轰进一道厉芒,重重砸在场中,十余道刀光剑气尽如泥牛入海,不起一丝涟漪。

    烟雾散去,现出一个枯瘦老者,满面戾气。

    “严不破,本座等你多时!”正道这边也站出一个老者,长剑遥指。

    薛牧躲在人堆里,昨晚参加了宴会的他此时自然知道这个老者是玄天宗下属二级宗门苍山派之主,也是一位入道强者。横

    行道老者严不破冷笑道:“等?可知我们等你们自作聪明的来这场埋伏,已经等了好几天了。”

    玉麟心中一动,抬眼望去,眼睛忽然睁大。只

    见道旁的绿树不知为何开始扭曲,慢慢的全变了,一个个不同服饰的魔门强者从树后走了出来。一

    个穿着袈裟梳着道髻的怪人双手合十:“欺天宗虚净有礼了。”

    正道诸强者神色大变,眼睁睁看着原本空无一人的树后变出了密密麻麻的人。

    “灭情道厉狂见过玉麟兄,石磊兄。”一条大汉抱拳而笑,眼里都是嗜血的讥嘲。

    “合欢宗花子媚见过诸位。”一个暴露美女嫣然含笑。“

    纵横道钱多多见过诸位。”一个矮胖子笑嘻嘻地抱拳。“

    无痕道关小七。”一团阴影漂浮。在

    这些人身后,人影幢幢,显然还带着无数魔门弟子。很快各自四散开来,反把正道众人包围在内。薛

    牧啧啧有声:“果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手埋伏幻术有意思啊,比你如何?”夤

    夜装着很害怕的样子,缩在他怀里低声道:“幻术分两种,心灵之幻与光影之幻。这是欺天宗障眼之幻,靠的是欺骗感知与视觉,这些人埋伏在这里好久了。”玉

    麟和石磊站在人群前方,神色极为凝重。居然是魔门三宗四道尽出,领头的这几个都是魔门名人,最低也是化蕴,高则入道。这回正道这方无论人数还是高端战力反而被魔门远远碾压。

    玉麟沉声道:“只有二宗四道,星月宗呢?”

    夏中行哈哈大笑:“此地岂非星月主场?该来的时候自然就来了。”薛

    牧和妹子们都呸了一口,就知道这帮货没安好心,就是想把星月宗也拉下水。

    玉麟冷冷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今天行动,能提前埋伏?”虚

    净笑嘻嘻道:“证明老道这一卦准了呗。”窥

    视天机吗?玉麟摇摇头,无论是真的窥测天机还是自己这边有奸细,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他知道这回面对的是从所未有的危局,没有再去问那种明显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只是冷冷问道:“所以你们此番是打算把我们尽灭于此?”

    夏中行摇头笑道:“适才我已经说了,交出你们所有财物功法丹药宝贝,哦,对了,有俊男美女的留下来让兄弟们乐呵乐呵,事后就可以滚了。我们只劫财色,绝不伤人。”玉

    麟和石磊相顾沉默。这句显然是废话,真要按这么说的做,他玉麟石磊也没脸活在世上。但

    他也知道为什么夏中行要这么说,因为这就还是属于劫道范畴,性质和有意杀人还是有所区别的,魔门的根本目的是要把这个天下论武变为笑柄,真不是为了屠杀而来。

    屠杀只能造成天下激愤,导致正道振臂一呼,众志成城的围剿魔门,这不是他们要的结果。而羞辱就不一样了,天下人反倒会觉得正道各宗全是废物,魔门也没出什么真强者,你们这都护不住,没本事办天下论武就别办啊!之

    前杀了人,只是逼迫这些人聚集,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这回薛牧也完全看明白了,心里啧啧称赞。这主意是这个不僧不道的虚净出的对吧?很有意思啊……自己之前猜的都有偏差,还觉得他们是要杀人呢。玉

    麟冷冷道:“要战便战,我们总能拉你们不少人共赴黄泉。想要不付出什么就达到目的,做梦去吧。”虚

    净咧嘴一笑,看着说不出的猥琐:“小道士打得好算盘,你倒是一战成英雄,却不为这么多江湖同道性命着想?我们可是不想杀人的,若是打起来死了人,便是死于道长的英雄意气之下,道长于心何忍?”玉

    麟默然,转头环顾,无数武者都在躲避他的目光,包括昨晚群情激愤嚷嚷着要报仇的那些人,眼中都没有战意。实

    力差距太大,若是奋力一战,必死无疑。反而苟且求生的话,以魔门的目的来看真的不会杀他们,甚至丢的都不是他们自己的脸,而是丢的玉麟石磊这些八宗子弟的脸,对于普通武者来说,选择哪个很明显。

    薛牧饶有兴致地看着玉麟。石磊属于木讷寡言的,想必平时这对好友都是玉麟做发言担当。他实在很期待,不知这位正道年轻一辈首屈一指的俊杰,潜龙十杰排行第二,玄天宗的玉麒麟,到底会怎么处理这样的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