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四章 一剑光寒
    薛牧正在吐槽,场面风云突变!

    严不破一拳直击,一股肉眼可见的磅礴劲气向玉麟狂轰而去。威力虽强,速度并不快,便是以薛牧的眼力都看得出来玉麟躲避这招问题不大,严不破多半是藏了个后招在等的。

    但奇怪的是玉麟根本不闪不避,居然硬吃了一下。

    场面上响起一阵哗然之声,众人正在惊讶,却见玉麟的身形晃动,居然是个虚影,真身已经出现在严不破身边,连人带剑撞进他的胸膛。

    卓青青急促解说:“玄天九诀之分光诀,不是分身,玉麟本体受了重伤,只为近身一搏。”

    薛牧明白了,实力差距很大,一直靠威能轰轰轰的你别想轰得过,玉麟手头估计是把神兵,希望靠神兵之利近身起到效果。

    那边严不破一声冷笑,身形微晃,已然避开玉麟一剑,同时伸爪直接破入了玉麟胸膛。

    玉麟嘴角溢血,却现出一丝笑意,长剑从后面撩过来,捅向严不破背心。严不破正要抽爪避让,却发现抽不出来,就这么缓得一刹,已经被捅了个对穿。

    场上鸦雀无声。

    卓青青低声解释:“严不破一爪本来是抓心脏,玉麟临时避开了一点,变成插入肋骨,接着用锻骨之术活活卡住严不破的爪子,让他短暂抽不出来,一时误判失去了躲避的最佳机会。”场中两人跌退分开,那把长剑整个穿过严不破身躯,鲜血淋漓地回到玉麟身边。玉麟却根本没力气去接剑了,他的肋骨断裂,因严不破运劲抽手时带了出来,白骨直露在体外;胸口还有之前硬吃一记拳劲

    的凹陷,怕也是骨骼尽碎。他半跪在地喘着气,鲜血满地流淌,却是哈哈大笑,状极欢畅。

    石磊飞奔过去给他包扎治伤,默然不言。正道八宗这样档次的顶级强宗,治疗外伤的药当然是要多强有多强,很快就接骨止血。玉麟驻剑而起,笑道:“再来!”那边严不破也在止血。他被剑洞穿,堂堂入道强者自然是在最后关头紧急避过了要害,但人都被穿了个洞了,伤得并不比玉麟轻。他一边疗伤,眼里的轻蔑化为赞赏:“不愧是玄天宗的玉麒麟。此战算老夫

    输了。”

    玉麟笑道:“前辈依然能战,何必言败。”

    严不破哈哈大笑:“化蕴破入道,两败俱伤,老夫又哪来的颜面继续纠缠不清?”说完拂袖退后,盘膝坐在横行道阵中不动了。

    薛牧笑笑,低声道:“魔门还是有人物的,这个老头还可以,记在小本本上。”

    夤夜缩在他怀里笑:“爸爸实战少,该多记记这种战斗感悟才是。”

    “感悟有啊。”

    “什么?”

    “有兵器一定要用兵器,赤手空拳就是威力再大还是亏。这也记小本本上。”

    “你就悟到这个?”

    “哈哈哈……”

    玉麟傲立场中,长剑平举,大笑道:“承严前辈不与晚辈计较,晚辈谢过。下一个!”

    薛牧低声叹气:“这时候谁来捡便宜,也记小本本上。”

    夤夜奇道:“是记下品性太差的意思?”

    “不,是记聪明人。”

    “……”

    说话间,一个矮胖子腾腾腾地从林边跳了过来,笑嘻嘻道:“别人不爱捡便宜,可我是生意人,捡便宜是本分。纵横道钱多多,请玉麟道长指教。”

    玉麟笑笑:“我也觉得该是钱长老。请!”

    漫天金钱飞舞,如同烟花绽放。

    薛牧倒吸一口冷气:“乾坤一掷啊……”

    卓青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纵横道的掷金诀,不是真钱,是法相幻化。”

    玉麟此时一改之前的刚烈,长剑轻缓地画着弧线,如同柔云飘飘。漫天的金钱却似乎被带缓了似的,跟纸钱一样飘落,失去了威胁。

    卓青青颔首道:“玄天九诀之流云诀,玉麟真的很厉害,伤成这样了还能有条不紊的应对。”

    薛牧若有所思。虽说武力层次比武侠世界要高,基本道理好像也能用,这明显的以柔克刚之道,玄天宗和武当确实还是很有接近之处的。钱多多脸上笑意不改,双手乱挥,数之不尽的飞镖、银梭、霹雳弹、牛毛针,等等等等,在薛牧目瞪口呆中如同天女散花一样漫天乱窜。其中哪怕是一根针,都是带着剧烈的破空之响,针上金光爆盛,针

    尾带着火箭一样的尾光喷射。连针都如此,别的就更不用提了,薛牧毫不怀疑这些暗器能造成的效果根本不是打个洞,任何一根针射在身上都能把人打爆才是,所有全吃的话,说不定山都炸蹋一半了。

    “有钱果然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玉麟输了。”玉麟确实输了,他伤得很重,如果能有近身的机会说不定还能一搏,可钱多多明显不跟他玩,乱七八糟的全是远程暗器。玉麟再能四两拨千斤也跟不上力,在击落了无数暗器之后,终究被一枚铁莲子轰在

    肩膀,喷血跌飞好几丈。

    但奇怪的是钱多多神色也很难看,看着跌飞的玉麟,叹着气道:“不愧是玄天宗的玉麒麟,受教了。”薛牧完全没看懂,奇怪地看向卓青青。卓青青低声道:“流云诀能吸附力量,反戈一击。玉麟拨开了无数暗器,每种吸附一点,最后爆发在一点上,一根细针被拨回去了,漫天飞花之下大多数人都没看见。

    但也因为这一次爆发,玉麟难以为继,终究被打中了。”

    薛牧这下懂了,钱多多也是大意了,以为玉麟无能为力,结果不小心有根针飞回来了,不留神吃了一针……但他好像有宝甲在身,所以没伤到,只是挺丢脸的。

    玉麟躺在地上咯着血,辛苦地笑道:“之前就猜测该是钱长老,晚辈已经做好这个败中取胜的计划了,只是咳咳,只是忘了钱长老还有宝甲护身,咳咳……可惜了……”

    钱多多竖了个大拇指:“我们生意人也佩服好汉。好生歇着吧,再强行下去你要伤及根本了。”

    石磊默然站了出来:“兄弟休息吧,下面我来。”

    玉麟苦笑道:“拼掉的太少了,不好意思。”

    石磊摇头:“不,为你骄傲。”

    玉麟只拼掉了严不破,钱多多没伤着,魔门还有五个强者完好无损,其中虚净还是入道强者,比严不破只强不弱。石磊一个人站在场中,怎么看都是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末路苍凉。

    他还是傲然挺立,抱拳道:“七玄谷石磊,请赐教。”

    “轰!”万千暗器飞来,石磊身周都是土黄的气场,和无数暗器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了惊人的巨响。“石磊速度慢,防御能力强,钱多多显然只为消耗他,不会跟他拼到底,多半很快就会自动退场,下一个必是花子媚无疑。”卓青青低声道:“石磊修行偏颇,身强而魂弱,合欢宗的灵魂之术正是石磊的克星

    ,绝无胜算。”

    果然钱多多狂轰滥炸了一阵,根本不跟石磊玩,感觉消耗得差不多了就哈哈笑着认输而退。合欢宗的暴露美女笑意盈盈地上了场,人们只能看见场中扭曲的气场,和石磊痛苦的表情。

    脱离了表面的战斗的灵魂交锋,外人是无法看透的了,卓青青也没法解说。薛牧也没再问,结局很明显。他知道石磊或许不弱,但优缺点突出,卓青青都看得透,魔门其他强者自然也很清楚。被针对性地对付,他恐怕真的连这一关都拼不过去,无法重现玉麟那种令人振奋的战况

    ,也非战之罪。

    在场数百人,只有夤夜一个人看得懂这灵魂交锋的过程,有些不忍心地低声道:“结束了。”

    话音未落,场中石磊一身闷哼,七窍流血。同时花子媚也不好受,面色煞白地倒退好几步,低声道:“七玄谷,果然还是有些门道。”

    按这么看,还是两败俱伤。但无论判定谁输都一样,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石磊也失去了战斗力,甚至要比玉麟还惨一点,因为他受的是灵魂伤势,恐怕一时半会连清醒说话都做不到。换句话说,正道两大新秀已经都失去了战斗力。这时候武者们才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们之中,身份最强、战力最盛的两大领袖已经没了,不能再带领所有人拧成一团的突围……魔门此刻是真正的稳操胜

    券,人为刀俎。

    这时候人们才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之前要是众志成城的一战,说不定不会如此,可这时候一切都迟了。魔门众人都围拢过来,那夏中行伸手抓向一名女剑客,女剑客奋力一击,被夏中行随手就拍飞了兵器点中穴道。在女剑客绝望的眼神里呵呵笑道:“何必那种表情?莫说我们欺负人,正道八大宗门没那金刚

    钻,偏揽瓷器活,参赛武者在路上被人劫财劫色的,真是可笑。”

    玉麟勉强起身,怒道:“夏中行,来和老子一战!”

    夏中行勾着手指:“来啊,莫说我欺负你正道无人,让你一只手如何?”

    玉麟气得差点吐血,天空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谁说我正道无人?”

    随着话音,一道凌厉的剑芒从老远破空而来,带着破灭天地的肃杀之意,向夏中行的方位急速刺下。夏中行紧急一闪,那剑芒轰然刺落在地,现出一道深不见底的剑痕,拦在他和那女剑客之间。

    一道白衣人影化虹而来,耀眼的飞虹遮不住持剑者如玉的容颜。人影飘落在地,飞光遥指,寒意森然:“问剑宗慕剑璃,领教魔门高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