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五章 你的姓氏
    薛牧忍不住低声骂了句:“笨蛋。”但

    是骂归骂,他看着慕剑璃的背影,眼中依然有着无法掩饰的欣赏。卓

    青青罗千雪齐齐叹气,都道:“果然相公喜欢笨蛋。”薛

    牧笑笑不答。

    所有人此时也都呆呆地看着慕剑璃,眼神也都非常复杂。

    只要不瞎,都知道这时候入场根本就是有败无胜之局,魔门那边战力完整的还有好几个,无痕道灭情道欺天宗三家都没入场,而且欺天宗的虚净是入道级强者,你慕剑璃再强又怎么可能一串三?退一万步说,就算能赢吧,魔门还是有很大的几率反悔,你打赢了也可能被活活堆死。是

    的,会死。不是有败无胜,而是有死无生。

    魔门会放过在场的武者们,但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正道这几位优秀种子。口头说欣赏没用,事关将来,正魔之争如此尖锐,这时候放过玉麟石磊,以后来给自己添麻烦?魔门可不是迂腐之辈,几乎可以认定玉麟石磊死定了。他

    们算是舍生取义,这时候你慕剑璃入场,是为了多死一个?死

    倒也罢了,你还是绝色谱美女,恐怕还不止是死那么简单,你想过吗?

    明明这件事不关你的事,你都不知道在哪里赶来,何苦来着?再说了,之前是大家排挤你离开的,你又何必回来?

    玉麟石磊相顾无言,脸上都有些愧意。

    排挤慕剑璃,也有他俩的份儿。人无完人,他们同样是人,同样避免不了负面的东西。慕剑璃一介女流,各种排名牢牢压在他们上面,光芒尽归一身,心中岂无嫉恨?明知很多流言是假的,但当真面对慕剑璃的时候,他们依然潜意识地敌视,选择性地相信着流言,与她疏远,更隐隐为敌。这

    一刻看着慕剑璃衣袂飘飘,长剑如虹,傲然剑指。单人独剑面对着数百魔门强者,瘦削挺秀的身影护在己方所有人面前,他们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

    慕剑璃淡淡道:“是怎么打?夏中行,是和你打么?”夏

    中行脸色涨得通红,半晌才道:“夏某未曾出战。”

    本来似乎想说几句污秽之言,诸如等会擒下你之后如何如何,可在慕剑璃凛然凤目逼视之下,他竟然说不出来。

    那凛冽的剑意,刺入骨髓,锋锐冰寒,直抵心灵,你根本无法把污秽的东西和这样的剑联系在一起。

    魔门方向,一条大汉排众而出,神色肃然:“灭情道厉狂,早想会一会慕剑璃的剑。慕姑娘请。”

    慕剑璃剑尖微震,似是礼敬:“请。”随

    着话音,她的秀发无风自动,剑气凌霄而起。厉狂的神色非常严峻,双掌微合,继而抱拢成拳,刺透耳膜的冤魂厉啸刹那间萦绕场中,血腥之意冲天弥散。

    夤夜的神色认真起来,低声道:“注意了爸爸,这是一招分胜负。”血

    色气浪汹涌奔流,宝剑寒光飞星电射,两人错身而过。厉

    狂抚着肋下,鲜血汩汩流出,他安静地站了一阵,低声道:“受教了。”

    慕剑璃转身抱剑,拱手一礼:“承让。”

    薛牧看不懂其中门道,低声问道:“解说呢?”

    夤夜没好气道:“这样凌厉的剑意与煞气,一往无前,胜负一触即分,生死只在一瞬。能破便是能破,不能便是不能,哪来的解说。”“

    唔……”薛牧抬头,看着慕剑璃默然挺立的背影。江风猎猎,带着她剑上的血迹划了一道弧线,飘散在风中,那感觉,凄艳绝美,像一首江湖的诗。

    一团阴影无声无息地逼近。

    “呛!”飞光间不容发地反手而刺,破开了匕首之锋,刺进了阴影之中。

    阴影里溅出血雾,有人咳嗽而去:“受教了。姑娘莫怪偷袭,此乃我道。”慕

    剑璃神色不变:“无痕道正该如此,承让。”

    薛牧抽抽嘴角:“影翼为首的这帮不要脸的货……”慕

    剑璃轻轻吁了口气,雪白的容颜上也掠过一丝红润,显然刚才两个对手让她的消耗并不小。真懂战斗的人自然知道,消耗不是按打斗多久来计量的,很明显慕剑璃这是凝聚了所有的精气神,看似胜得干脆利落,其实并不容易。

    灭情道厉狂,无痕道关小七,两个都是触摸到了问道边缘的化蕴巅峰强者,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只要毫厘偏差,败的就会是她。

    玉麟低叹道:“我不如她。”

    石磊笑笑:“所以你第二。”

    玉麟也笑:“该。”

    却见慕剑璃略微深呼吸了两下,飞光再起:“接下来谁来赐教?”虚

    净叹了口气,飘落面前:“你打不过我的,小姑娘。”慕

    剑璃凝视他半晌:“入道,巅峰?前辈在欺天宗也该是前三人物了。”“

    是。”虚净似笑非笑:“老道我还会玩毒,你还未到免疫之能。而且……你曾受某种毒素,心创未褪,我再用此毒,你要玩完。”

    一边说着,老眼似是无意地掠过人群,好像在看谁。

    薛牧心中一凛,这货……有问题。他看的分明是自己!他居然知道自己藏在这里!甚至知道自己和慕剑璃那点破事!这

    么看起来,这整件事都很有问题!夤

    夜的神色也严肃起来,如墨的眼眸幽幽散着涟漪:“这浓浓的欺天之意是……”

    虚净的目光却没有在薛牧那边停留,重新笑眯眯地落在慕剑璃脸上。慕剑璃脸上再度掠过一抹嫣红,旋即消敛:“多说无益,请。”虚

    净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青光,迅速逼近。

    慕剑璃眼里锐意闪过,对那道青光恍若不见,忽然出剑,刺向空空如也的右边。“

    叮”地一响,青光消失,虚净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右边,双掌合十夹住了飞光,失笑道:“好一个剑心无瑕,竟能勘破我欺天之幻。”夤

    夜小脸上尽是发现了好东西的赞叹:“爸爸,这个慕剑璃好好玩。”慕

    剑璃被夹着剑,也不回撤,剑芒骤然暴涨,直刺虚净胸口。虚净手掌一拖一带,带得慕剑璃偏斜了方向,继而一道粉色的烟雾泛起,笼罩场间。众

    人的视线一时遮蔽,很快听到慕剑璃一声闷哼,似是招架了一击,却力道不及,被轰得往人群的方向抛飞而退。薛

    牧清楚地看到她的脸上尽是潮红,美目略微有了些凄迷。又

    吃了淫毒,真是个笨蛋。薛

    牧终于再也按捺不住,放下夤夜,身形一晃,截在了慕剑璃的退路上,伸手去接她。慕

    剑璃人在半空飞跌,却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身后,在空中骤然扭转,仗剑就要刺过去。可一转头,她的眼睛就瞪大了,硬生生把剑错开,收势不及,整个人栽到了薛牧怀里。全

    场愕然。这

    书生哪钻出来的?

    怎么就这样抱着剑仙子了?慕

    剑璃怎么不捅死他?

    不但不捅他,还靠在他身上满脸通红地抬头对视,看那模样都快呆了……在

    众目睽睽之下,薛牧摸出了一条项链,绕过慕剑璃雪白的脖颈轻轻戴上:“说了让你收下这个,你不听。真让我亏大了看我怎么揍你。”慕

    剑璃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很快低头站起身来,看着胸前蛟珠,沉默了好半天才弱弱地“哦”了一声。

    众人绝倒。

    那边虚净笑眯眯地看了半天,此时才开口道:“这位又是何人?正魔之战,不相干的还是别插手的好。”薛

    牧叹了口气:“天下论武是朝廷与正道八宗共同举办。”“

    所以?”

    薛牧摸出一块金牌晃了晃,又收了回去,“唰”地张开折扇,摇啊摇的,悠然道:“六扇门金牌捕头慕薛,见过诸位。聚众斗殴,劫道生事,破坏论武,可问过我六扇门了吗?”

    玉麟神色古怪,虚净神色古怪,慕剑璃的神色更古怪。

    慕……薛?是

    仅仅倒了姓名,还是另有用意?比如说……

    我的慕,你的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