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七章 命中注定
    在这个“补偿”上,虚净是失算了的。他算尽一切也没算到薛牧给慕剑璃挂上的项链系着蛟珠,已经祛除了淫毒,还以为慕剑璃正在忍耐呢。慕剑璃的表现也确实很像,一个正常的慕剑璃会这样盯着男人看吗?

    被两人齐刷刷打量,慕剑璃皱皱眉,终于没继续盯着薛牧,偏头走到了江边,似是表示自己不去听他们说什么。

    薛牧摊手,冲着虚净笑了笑。他从没打算靠淫毒这种方式得到谁,实在太Lo。不过虚净的补偿意思他还是心领了,这代表着一种变相的讨好赔罪之意,说明虚净不想被他记恨。

    既然如此,斤斤计较也没意思。这个虚净很神秘有趣,说不定还藏着不少秘密,将来有机会要和他好好沟通一二才是。虚

    净看出了薛牧的意思,也松了一口气,低声笑道:“有机会再与薛总管细谈,老道也有些话想和薛总管说。”

    薛牧拱拱手:“后会有期。”魔

    门撤了。

    他们必须赶紧联络宗门,挑选比武人选。虚净严不破这类老头是绝对不可能参加的,参加了也是笑柄,这是各家新秀露脸的最好机会。

    甚至是夺魁的最好机会。因

    为正道八宗是组织者,本身不下场比武,也就是说慕剑璃这些猛人是不会参赛的。目前为止夺魁的呼声最高的当属风烈阳,魔门各宗认为自家全力培养的优秀新人还是有很大可能胜过风烈阳这种二流宗门出身的,就算胜不过也没关系,正道把持了近千年的天下论武,要是搞得前几名的全是魔门中人,这结果本身就很有意思。这

    是打破了一种壁垒,天下论武的性质就此而变——缺了魔门各宗,安敢号称天下?

    江湖武者们也慢慢散去了,众人都没脸面对玉麟石磊,羞惭得连声招呼都没打,纷纷默不作声地散去。玉

    麟环顾缄默的人潮,微微摇了摇头。他还盘膝在疗伤,牵动一下都疼,更是无力做什么场面工作。石磊就更不动了,这些人事后不记他的恨就不错了……可以预料此后他要传出不少坏名声,几乎是必然之事。

    薛牧蹲在玉麟身边笑:“玉麟兄可还活着?”

    “没死。”玉麟回过神来,叹气道:“慕兄,这么一来,天下论武的规则怕是要改了。普通江湖人和魔门各宗强者真的不好比,很可能我们八大宗门也要下场,否则只能坐视魔门肆虐。或许这样才是真正的天下论武,但最终结局只会演变成正魔顶级宗门之战,失了本意。”薛

    牧笑道:“先忽悠过去再说。到时候正魔双方坐下来商议一下,把顶级宗门和这种江湖赛事隔开,大家办一场月圆之夜、正魔之巅,也不失为一场趣事。”

    “咦……这倒是个好想法,竟让贫道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参与。”玉麟笑道:“可惜让正魔双方坐下来谈可不容易,这事怕是非六扇门牵头不可,还望慕兄多多费心。家师那边我也会怂恿一二。”

    薛牧哈哈笑道:“只要你们看得起六扇门,六扇门自能办到很多有益于江湖的调解。都想让六扇门做泥雕木偶,那也莫怪六扇门失职。”

    这话说得玉麟石磊都不好回答,看不起六扇门或者说不愿意被六扇门指手画脚的人里,本来就有他们的份儿,甚至是急先锋。这

    是一种很有趣的三国鼎立,关系相当微妙。玉

    麟叹了口气:“想不到贫道路上偶遇的一家出游,竟是一位六扇门金牌捕头微服,贫道这对招子真该挖了才是。最后还是慕兄护了我的性命,那佣金收得当真有愧。”薛

    牧哈哈大笑:“那你还我一个鸡腿,也就两清了。”

    玉麟也是大笑:“不意朝廷之中还有慕兄这等妙人。莫说鸡腿,今晚蘅芜院,不醉不归!”

    “你们玄天宗真允许逛青楼?”

    “逛青楼怎么了,本宗也讲和合双修的好不好……”“

    喂!”小女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玉麟转头看去,却见夤夜叉腰道:“你这个臭道士,成天想让我爸爸去青楼!不是好人!”“

    咳咳,小妹妹,不是那么回事……”玉麟有点尴尬地偷眼看看周围,人潮早已散尽,那慕先生的妻妾轻纱蒙面,两对美目都恶狠狠地剐着他,看似恨不得把他掐死。玉

    麟忽然想起什么,小心翼翼地寻找慕剑璃的身影。很快看见慕剑璃独自一人站在江边,默默地看着江面,身形萧索,却傲然如霜。那

    雪白的脖颈后面,依稀露出了一条项链的模样……玉

    麟看看薛牧,又看看他的“妻妾”,最后再看了眼慕剑璃的珠链,心中暗道这情况不对啊……这家伙妻女的怒意恐怕不是冲着贫道请他去青楼,而是另有来由吧……慕

    剑璃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男子为她戴上项链,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是吧?旁

    边始终沉默的石磊忽然道:“慕兄姓慕?”听

    着像句废话,可玉麟听了心中灵光大现:“慕兄和慕剑璃是……”薛

    牧也不解释,好笑地道:“嗯,就是你们猜的那样。”“

    原来慕剑璃有哥哥啊!”仿佛一切困惑迎刃而解,玉麟石磊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笑容:“反正今晚蘅芜院,就看慕兄能不能摆平自家后宅了。”薛

    牧哭笑不得:“我知道你们成为好友的原因了。”这

    俩闷骚绝对是大保健爱好者,伤成这样了还念念不忘去蘅芜院,可见昨天选择蘅芜院聚会绝对是习惯使然,绝不是口头上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怪不得这俩是好友,有共同爱好嘛,人生四铁是哪四种来着?所

    以说不管什么正道魔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子,并不是一个标签可以解释一切。

    他悠悠地泼了一瓢冷水:“你们真要摆酒谢人,漏了慕剑璃不太好吧?”

    两人笑容都僵住了。脑子里同时浮起这么一个场景:他们身边一人一个姑娘陪着,对面冷冷地坐着一个慕剑璃,凌厉的剑意散发在花厅里,姑娘们瑟瑟发抖战战兢兢。

    玩个毛啊……不是我们没人性的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排挤慕剑璃,是这货根本没朋友吧!*

    ********两

    个闷骚货有点苦闷地互相搀扶着走了,薛牧带着老婆孩子站在当场,一家子默然看着慕剑璃的背影。

    这时候看她,分外孤独。

    踏入有死无生之局,单人独剑挡在所有人前面,最后却连一句感谢都没换到,所有人依然沉默对待,便是有了愧意,却也没说出来。

    江水悠悠,无语东流,慕剑璃安静地看着江水,任由江风吹乱了她的秀发,遮挡着她略带迷茫的眼神。

    其实别人的目光她不在乎,她做的事只是为了心中之剑,并不需要换来谁的称赞和感激。她

    的迷茫只是因为再见薛牧。天

    知道这妹子南下的本意是为了“避开薛牧,找一个人爱上”……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降妖除魔做了一堆,和人连话都没怎么说过,还谈什么寻找爱情?结果一转头就落入了薛牧的怀抱里,那一刻她真是快要懵过去了。

    胸口的蛟珠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就像是那一夜的梦里,暖洋洋的,透进心里。薛牧曾经的言语,今天的言语,师傅的言语,各种交织,支离闪过,搅得她心乱如麻。难

    道这是命中注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