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八章
    别人可不知道慕剑璃在那纠结什么,将心比心,怎么看都觉得她这时候心里应该是对别人的冷漠而难过,那背影在此时看着分外萧索,令人心疼。

    众人远远看着,卓青青低声道:“相公还做实验么?”薛

    牧摇摇头:“还做什么啊……”“

    那……我们邀她一起走吧?”夤夜伸手拉着薛牧的衣角:“感觉她很可怜。”可

    怜。这样的词语用在慕剑璃身上有些违和,那样锋锐的剑气,那样骄傲的剑骨,那样坚定的剑心,此生唯剑别无他物的剑客,需要谁的可怜?但这一刻连薛牧都觉得好像是有点可怜。“

    你们稍等,我和她聊聊。”这

    回众人倒是没有什么醋意,只是道:“你注意点,别被她降妖除魔了。”

    “应该……不会吧。”薛牧虽然不知道现在慕剑璃在想什么,但从她的表现上也知道没什么敌意,当时留书还称要报恩来着,就算参加炎阳归宗已经算报了恩吧,可刚才的项链她还戴着……

    咦?她怎么还戴着?这

    不对吧……

    临场戴上蛟珠,是为了给她规避淫毒。事急从权,她临场没拒绝很正常,可这事后还不摘下,那就很有问题了。只

    不过天下间没人敢认为慕剑璃是动了春心,玉麟石磊直接就当他们是兄妹,这才比较说得通。同

    样的薛牧也不敢自恋到认为慕剑璃被自己上回撩一撩就真的被撩成了,转念想想,多半是她难过着呢,心思不在这项链上吧……

    想到这里,薛牧叹了口气,慢慢踱了过去,站在慕剑璃身边陪她看了一阵江水。

    感觉到薛牧站在身边,慕剑璃忽然觉得心跳变得很快,什么凛然剑心早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她紧紧抿着唇,没有主动挑起话题。却

    听薛牧低声问:“你接下来去哪里?”慕

    剑璃看着江水回答:“直赴鹭州。”

    薛牧叹道:“觉得难过吗?”慕

    剑璃怔了怔,一时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难过什么啊?薛

    牧以为她不好回答,自顾自说了下去:“其实让自己念头通达也很重要,你师父刺我一剑就是为了这个对吧,说明你问剑宗也讲通达,你又何必憋着自己?”

    慕剑璃神色越发奇怪了:“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今晚那俩货喝花酒的时候,我们杵在他们面前,看他们痛苦的表情是不是会开心一点?”

    慕剑璃眨巴眼睛看了他半晌,忽然很想笑,原来他说的是这个……他是以这种方式为我鸣不平,为我出气吗?原

    本以为他深沉难测,尽窥人心。如今看来,也不过凡人而已,不但没能看出自己真正在纠结什么,甚至还在为自己鸣不平……可

    怎么觉得……很开心呢?慕

    剑璃脸上慢慢绽放出笑意,却又不去看他了,低头回答:“好。”回

    到万年县,一行人不住蘅芜院也不住玄天观了,江湖人已经散去了大半,不少客栈有了房间,薛牧索性包了间小院,五六个房间,随意住。

    慕剑璃忽然就找到了当初在陵光县时的感觉,也是这么一个小院,她出门站在院子里,薛牧就从边上的房间推门而出,撩了她一大堆话,到现在她都记得每一个用词。

    那时候薛牧身边也是卓青青,也有罗千雪……这回多了个夤夜,围着她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虽然慕剑璃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个妖怪,她还是难以避免地被挑起了那种母爱的情怀。

    这丫头太可爱了,谁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捏捏她的脸。她真的是个可怕的魔头吗?根本看不出来。

    这次似乎比上一次还要消磨剑心,因为这次她是由衷的感觉到了温暖之意。不仅是薛牧为她鸣不平,和她有那么点小交情的罗千雪更是愤愤然的在替她骂人,表示那些混账东西良心都被狗吃了。这

    是发自内心,不是上回仿佛有所目的的奉承关切。

    “其实没什么的。”她坐在罗千雪的屋子里,低声道:“我行事本就不是为了谁的感谢,只为了不违心中之剑。此剑既出,心中已经通达。”

    罗千雪托腮道:“那你还那么萧索的站在江边,早早漠然而去不是更符合你的性子么?”

    “我……”慕剑璃目光有些慌乱地瞥了眼房门,房门虚掩,外面没人,她急促道:“事情未曾了结,怎能不顾而去。万一薛牧还有事需要我问剑宗的意见呢?”罗

    千雪稀奇地打量着她,直看得她满脸通红,才哈哈笑了起来:“越发觉得当时相公对你的评价太合适了。”

    “什、什么评价?”“

    慕剑璃挺萌的。”

    “萌是什么意思?”

    “好像是呆呆的,很可爱的意思。”“

    ……呆和可爱有什么关系?呃,不,我哪呆了?”

    罗千雪扑哧一声,笑得趴在桌子上锤桌:“哈哈哈哈……”

    慕剑璃抿嘴看着她,面无表情。罗

    千雪自顾自笑了一阵,对方不回应也自笑得无聊,无奈道:“一点都不萌。”

    慕剑璃的神色却又柔和下来,低声道:“今日见你们,对我着实亲近,与上回似有不同。剑璃实在想不明白,你们不该是魔门么?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罗千雪想了一阵,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相公是个奇怪的人,他对玉麟都很有好感,正魔之分在他眼里不怎么存在,我们也就慢慢的不怎么在乎了。”慕

    剑璃眼睛一亮:“你的意思,你们相……咦?为什么你会喊他相公!”“

    扑哧……”罗千雪又忍不住捶桌:“你是在吃醋吗我的慕姐姐?”“

    没、没有,只是好奇。”

    “我们伪装一家人,日常喊习惯了,现在夤夜师叔喊爸爸简直是脱口而出,回去后怕是宗主要吐血。”罗千雪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再说了,我们喊相公怎么了,公子真要我们,我们乐还来不及呢。我跟你说,公子的双修……”

    “停停停……”慕剑璃抚额:“这事你好像跟我说过。”

    “对哦。我好像跟你说过很多姐妹勾搭过公子,全都没用。”慕

    剑璃又有点好奇了:“为什么呢,他不是喜欢皮相声色的么,我看你们一个赛一个的漂亮,他都不动心么?”

    “不知道啊……”罗千雪托腮道:“感觉好像是,如果只图双修,他就心中别扭。他的价值观有点不一样,甚至宁愿谈了价钱交易,也不喜欢这种抱有目的的双修。”

    慕剑璃彻底沉默下去,抱有目的,这话忽然就砸进她心里。抱

    有目的……自己这算不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