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零九章 不科学
    本来应该不算的……为

    什么站在江边不走?为什么戴着项链不摘?为什么跟着他们回来?她知道说什么都是借口,唯一的真相是她动了情。

    包括薛牧在内,所有人都认为慕剑璃这样的人不可能被随便撩撩就真撩成了,她自幼唯剑的修持让她不会轻易动念。可事实是,上回在陵光县薛牧那么一撩,还真的很有效果。原因无他,这妹子从小抱着剑,啥时候被那种高水平撩过?加上当时连伤带毒的虚弱,强烈的反差感让薛牧的影子在她心中特别深刻。少

    女年纪到了,情感总有萌芽的时候,薛牧恰好切在了那个点上,影子便扎进了心里。

    当然那时候只能说是心乱,心里有了那个人,有所困惑,倒也不能算是动情了。静修个一段时间,很可能也就平复如常。可有趣的是,她为解惑去求教师父,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得之忘之……

    那好,既然必须历经情劫,既然必须深爱过,那自然也就会敞开心防,尝试去爱。她慕剑璃是果断剑侠,不是小家碧玉,爱就爱呗。

    但她也知道薛牧并不合适,大到正魔之争,小到两家仇怨,很难忽视。所以她特意南下,去寻找一个能让她爱上的人。

    正在这样的时候,却再度中着淫毒落进了薛牧怀里,犹如命中注定。感受着他怀中的温暖,眼睁睁被他戴上项链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被撩动了心弦。

    就像一个轮回,他从来不会借着淫毒起什么下流主意,即使双方正魔对立,可他一直都在保护自己,做的第一件事都是为她解毒。口头上说不想让他亏大了,可落在行动上就是不想她受到伤害,他眼中欣赏的意味她看得出来。我

    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慕

    剑璃知道自己忘不掉了,这场情劫就是应在了薛牧身上。在

    所有同道的冷漠里,薛牧的关怀如同温暖的阳光,舍不得走,舍不得摘,对他的关怀和不平她会感到很开心。跟

    他一起回来,心中是有着羞喜的……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内心,而且心中也有犹疑——她知道薛牧自有爱人,自己插一杠子算什么事?所

    以她没去和薛牧说话,反倒是躲进了罗千雪的房里闲扯淡。但

    罗千雪这句“抱有目的”,忽然击中了要害。她

    忽然想起,自己追求的并不是爱情,根本目的是为了将来的忘却,有意找个人去爱。这算是抱有目的吗?薛

    牧若是看出来了,会反感她的吧……是了,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想到薛牧欣赏的眼神变成了猜疑和反感,慕剑璃忽然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绝对不愿意见到那样的一刻。再

    说了,为了遗忘的爱情,这还叫什么爱情?这

    样的爱情,出发点就有问题,对心中之剑不诚,对心中之情也不诚,自己这修的到底是剑道还是魔道!慕

    剑璃浑身如坠冰窖,这种对“道”的质疑,让她气血紊乱,剑心震颤,居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罗千雪吓了一跳,急忙过去搀扶,却见慕剑璃面色苍白,全无血色。“

    不是吧,我什么都没说啊……莫非是之前战斗受了暗创?”罗千雪有些慌了:“我去找夤夜师叔。”“

    不……不用去的。”慕剑璃拉着她的衣袖,低声喘息:“是我修行出了问题,谁也帮不了我,只能自悟。”

    “这就更该找夤夜师叔了啊,别当她小孩子,既是修行问题,问她更没错了。”

    “等一下。”慕剑璃实在不知怎么说,夤夜层次是高,或许对各家修行都能点拨一二,可她这是能说给人听的吗?我喜欢你爸爸?又觉得自己心不诚,入了魔道?正

    在此时,薛牧推门而入。一

    眼看见罗千雪搀扶着慕剑璃,唇角与桌上鲜艳的血迹,薛牧心里也是咯噔一跳,急促上前问道:“怎么回事?刚才受了暗伤吗?”

    慕剑璃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心中慌乱,情急智生,答道:“没事,只是淤血,吐出来就没事了。”话

    一出口,她的脸上就有点发烧。

    这或许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说谎。真是一处入魔,处处入魔,现在连谎言都说得如此顺畅了么?薛

    牧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不由分说地整瓶塞进她手里:“这是星月宗的返生丹,抚平暗伤调整无内很有效果,收着。”“

    不需要的……”

    “白痴吗你?”薛牧没好气地直接骂了出来:“你不心疼自己,老子心疼!”

    慕剑璃愣在那里,手上拿着瓶子不知所措。

    看她苍白的脸色,薛牧又叹了口气,伸手抹去她唇角的血迹:“次次看你,都在受伤……”

    被他的手抹过来,慕剑璃呆呆的都忘了闪避。手拇指抹在唇角,和她娇嫩的肌肤相比,薛牧的拇指略有些粗糙,但很温暖,动作轻柔,就像是触摸到什么名贵瓷器上有了裂痕,心疼的感觉溢于言表。罗

    千雪有点奇怪地看着慕剑璃。薛

    牧占便宜的举动挺正常的,他从来就没掩饰过对慕剑璃的好感和觊觎,可慕剑璃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儿……这么明显的占便宜你没感觉吗?直

    到薛牧擦完了血迹,慕剑璃才有些清醒过来似的,慌忙垂首,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都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他心疼……而

    且很真诚,剑心完全能够体会到那真真切切的关怀没有虚假。或许、或许有点故意占便宜的成份?可自己不反感啊……反而觉得很温暖……

    慕剑璃完全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彻底乱成了一团。

    罗千雪好像懂了点什么,她倒也灵醒,起身道:“我出去一会,公子坐。”

    看罗千雪一步一回头地出门,薛牧也悟了点什么。本来看慕剑璃沉默得过分,以为是伤势问题,而且慕剑璃本来也不是多话的人,挺正常的。可联系到她至今不摘的项链,以及刚才不躲避的情形,这妹子好像真是对他动了情?

    奇了怪了,好像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啊,就上回在陵光县撩了一撩,加上今天接住她戴上项链,有那么点浪漫意思吧,这就成了?哪有这么好泡的?这

    对于一个没出过门的怀春小姐还有点可能,可对于一位常年闯荡江湖、不知多少侠少倾慕、却把自己当剑来练的剑客来说,挺不科学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