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章 你我并肩
    罗千雪一走,这忽然就变成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慕剑璃的呼吸更急促了,可她怎么都无法凝聚思维,想要说什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薛牧以为她不知多少侠少倾慕,天可怜见她是真的没有。在感情上她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张白纸,本来就已经够白痴了,再加上复杂无比的的剑道夹杂其中,正处于对己道的质疑里,这时候的慕剑璃整个人就是一团麻,说多乱就有多乱。

    薛牧见她沉默至极,都快成一个雕塑了,感觉也有点不对劲。本来想乘机尝试撩拨几句的,可想到她刚才的血迹,不由也有点谨慎,别是走火入魔吧?

    看着像,就说她这种人不该那么好泡的。她不闪避他的抚摸,不是动心,而是功法出了问题快走火入魔的表现吧?想到这里,薛牧也有点为难,别说继续动手动脚了,这是连话都不敢瞎说了,生怕出事。想

    了想,试探道:“慕姑娘……”

    慕剑璃微微抖了一下,略微抬起头来,目光迷茫。

    薛牧小心道:“如果有心事,不妨出去走走?玉麟他们请客,此时慢慢走去也差不多时间了。”对

    ,出去走走,坐在这里胡思乱想的真是早晚入魔。慕剑璃目光慢慢回复正常,低声道:“好。”

    薛牧大松一口气:“行动无碍?”“

    无碍。”两

    人起身出门,对院子里的罗千雪打了个招呼,便直接离开院落。罗

    千雪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的背影,抱肩叹气:“公子这回怎么变笨了,分明是一推就倒啊!给他机会都不珍惜。”夤

    夜从她身后钻出了小脑袋:“爸爸做得是对的,这时候胡来,慕剑璃是唾手可得,但她很可能就此废了。”

    “师叔师叔,你知道她怎么回事么?”夤

    夜袖着手:“我一个五岁孩子知道什么啊。”罗

    千雪纤手捏得咯咯响,终于体会到为什么薛牧总想揍她了……

    外面两人向蘅芜院慢慢并肩走去,一路沉默。临近黄昏,街上传来饭菜香,路边摊贩快要收摊的甩卖吆喝声悠悠荡荡,偶尔传来谁家孩子的哭喊,慢慢的有烛光在某个窗子里亮起,继而接二连三,灯火万家。

    尘世的气息,很俗,却又很超脱,只要不是满腹心事的匆匆行色,安静地踱在县城街巷的青石板上,人的心灵会在这样的红尘里趋近安详。慕

    剑璃心情越来越平复,这样的沉默和安详很适合她现在的状态,那种被剑意纠缠了一生的心灵短暂的超脱开来,在万家灯火之中靠近了人间。走在薛牧身边的感觉也让她觉得很舒服,什么都不用表达,什么都无需思考,能和他一起走着就很好。

    走了一阵子,薛牧感觉慕剑璃好像没那么混乱了,便开口道:“慕姑娘……”

    慕剑璃视线从天际霞光里收了回来,“嗯”了一声。“

    很感谢你上次去参加炎阳归宗之典,你的参与让我后续的事情好做了太多。”

    “在陵光县承蒙总管恩惠,这是剑璃该做的。更何况后来剑璃也明白了,其实我是否参与,对总管的大计并无影响,总管真正要做的事一是造仙二是戒指,所谓的炎阳归宗不过是营造场景所需,在总管心中属于次要。”

    薛牧笑了起来:“说这么长一段话,可见你心情平复了?”“

    是……”慕剑璃低声道:“刚才修行出了问题,感谢总管助我平复。其实你故意扯这件事,也是在转移我的注意力……是你一直在帮我。”

    薛牧笑道:“我这么好,你就别喊什么总管了,喊声薛牧不行吗?”“

    好,薛牧。”

    薛牧觉得很好玩,这妹子的直率不做作,确实是一道风景。

    “刚才你说的话,中了大半,但你的参与对我确实有用。‘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确实存在,你在或不在,那场典礼的档次和性质在别人眼里都有极大的区别,我的大计效果也就不一样。”

    慕剑璃道:“能帮上你就好。”

    “但你这么做,对你不利吧?”薛牧问道:“同道排挤,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慕剑璃淡淡道:“那不重要。剑璃做事只求俯仰无愧,不违……”

    说到这里,她忽然说不下去,那种带着目的虚情假意的违和感再度涌上心头,有何面目说自己俯仰无愧、剑心无瑕?但她真的搞不清楚,她觉得自己确实是喜欢上薛牧了啊,这到底算真心还是带假意?她

    实在无法分辨。在分辨明白之前,她不敢表达。

    薛牧见她又开始茫然了,赶紧扯过话题:“所以你踏入必死之局,求的便是俯仰无愧,这一点我真的很欣赏。”

    慕剑璃低头不语。欣赏吗?可我有愧。薛

    牧笑道:“说到这事,那俩蠢货还以为我们是兄妹呢,我看一会最好也别揭穿,不然一些事不好解释。”

    “还是解释一下吧。”慕剑璃下意识反对。兄妹?那怎么可以……

    “也行。”薛牧倒没多想,他也理解人家不想好端端被人误会有个哥哥,这是很正常的,换了自己也不想。“

    慕薛……”慕剑璃喃喃念了一句,低声道:“你起这个名字,有用意吗?”薛

    牧本来没有用意,就是颠倒了一下。当然因为熟悉慕剑璃的缘故,自然而然就选用了“慕”字去刻牌子,而不是“木”“沐”这类姓氏。此时听慕剑璃问起,又起了撩妹心思,笑道:“当然,用的是你的姓。”“

    那么……”慕剑璃顿了一下,还是续道:“慕薛也有用意吗?是指你倾慕薛宗主?”“

    不不不。”薛牧继续撩妹:“当然是希望有人能倾慕我薛牧,又或者是实现一个场景。”“

    什么场景?”“

    便如眼下,并肩而行。”

    慕剑璃停下了脚步。果然是这样吗?我的慕,你的薛,你我并肩,合成此名。没

    声音了?不会撩过头了吧?薛牧转头看去,却见慕剑璃深深吸了口气,低头继续走:“如君所愿。”

    如君所愿……是单纯指实现并行场景呢,还是包括了前半句?

    薛牧发现自己居然被反撩了。这一招比薛清秋当初的“姐姐教你双修”也不遑多让了嘛,是不是只要是女人,天然就具备这种天赋?

    天可怜见慕剑璃压根就没那么多弯弯绕,她的如君所愿,是真的包含了整句话的,也就是说,想让我倾慕你薛牧,你已经成功了。

    这四个字一出口,她心里就像是打鼓一样,有一头小鹿到处乱撞。她

    忽然泛起一个很无厘头的想法。师父心里曾经也有这么一头鹿,如今已经撞死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