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悦己者容
    对了,还忘了件事呢。师父如果知道自己爱上的这个人是薛牧,到底会是什么表情?他

    们是有仇的,还不止是情敌那么简单,还有过一剑穿胸之仇,将来还有得冲突呢。

    嗯,想必也没什么表情,师父说过,无论那人是谁,换句话说师父根本不在意。至于薛牧能不能报那一剑之仇,慕剑璃才不考虑呢,差距那么大的事儿有什么可纠结的,再说两方势力的敌对哪有那么简单的让领袖冲突,这辈子都不一定见得到真正冲突的那一天。思

    维岔开想了一堆事后,又轻松了下来,连带之前的鹿撞感也抚平了许多,慕剑璃吁了口气,偷眼看看薛牧,却见薛牧一脸纠结,好像反被自己刚才那句如君所愿给迷茫了。她忍不住有点想笑,这薛牧有时候看着深沉得很,有时候却又感觉挺可爱的……她

    竟主动开口道:“薛牧,如今我们算是朋友么?”薛

    牧回过神来,笑道:“当然。至少我心里当你是个朋友,你不对我除魔卫道就好。”“

    我觉得你真是很奇怪的人。做事看着邪性得很,但总能让我找到君子之风。千雪也说,你对正道中人也不反感,对玉麟他们好像还很有好感?魔门之中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以前的仇怨,正魔双方多少血债,你真的全不计较?”

    “唔……我自幼在山沟沟里,你们打得昏天黑地的我也没概念,最多记恨当时围攻家姐的那帮家伙……另外魔门中特立独行之士也不止我一个,像夤夜那孩子就不可能记谁的仇。一个人的好恶和行为方式,并不是简单的正魔标签能够解释。”

    “嗯……”慕剑璃低声道:“只是我感到好奇,想多了解你的想法。”

    薛牧被这句话说得哭笑不得,这妹子直率得真的是没有弯弯绕,这种话能随便对男人说的么:“姑娘,我必须提醒你,对男人起了好奇心,是很危险的哦。”

    慕剑璃看了他一眼:“剑璃从来不怕危险。”姑

    娘,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说的危险指什么意思?薛牧真是越来越觉得这妹子萌翻了,想想这种调戏她既然听不懂,过嘴瘾意义不大,索性跟她说正经的:“在我眼里,道无正邪。人对得上我的口味,我就欣赏,和他的道没有关系,和是否为敌也没关系,便是立场敌对我也可以欣赏的嘛。就像你我,要是认真论起来,还是份属敌对,如今不也并肩而行?”慕

    剑璃认真道:“可既然道是魔,人自然也是为非作歹。便如申屠罪嗜杀成狂,剑璃自认没法欣赏。”

    薛牧叹了口气:“红尘难勘破,善恶无定夺,薛牧自问评判不了什么。便如你问剑宗既称正气凛然,又为何割据一方,不助六扇门肃清寰宇?你说你是正,在朝廷眼里,你们岂不也是祸乱之源?灭情道以杀伐为道,人皆称魔,可若是用于征战外族,岂不也能定国安邦?”慕

    剑璃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却着实震惊于这样的答案,这层面,这角度,这就是薛牧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吗?“

    莫非你的志向,是肃清寰宇,天下大同?”慕剑璃暗道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没白动情一场,说不定……助他之志,也不枉了一生练剑。

    “哪有,我一直都跟青青她们说,我不是圣人,只是一介俗人,也就追求一下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薛牧笑道:“我也跟你说过,你问你的神剑,我看我的美人。大家都是自顾其道,孰称正邪?”慕

    剑璃沉默半晌,低声道:“我明白了。”“

    呃?你明白什么了?”

    “薛牧有清平之志,没有害人之心。”慕剑璃微微一笑:“这就够了。”

    薛牧哑然失笑:“你的要求也挺低的。所以真的可以做朋友了对不对?”慕

    剑璃偏头看着他:“为何你执着于此?”

    薛牧腆着脸道:“这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啊。”慕

    剑璃再度觉得他挺可爱的,他还觊觎自己的姿色呢,试试探探的,真是……

    她低头看路,轻声道:“皮相声色,乱心迷眼,薛总管是有大智慧的人,该勘破才是。”她

    在陵光县时,曾对薛牧说过一句一模一样的话,连语气停顿都没变,但是含义却已经天翻地覆。那时候是说,你只管表面,太浅薄,应该留心大道。这时候是说,看清楚点,别只顾着色眯眯的,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这已经是表白了,对她的性子,实在是能做到的表白极限。可

    惜的是,这句话从表面上不管怎么听都是拒绝和警告。

    薛牧听着很是无奈:“反正我就是个俗人了,堪不破的。”

    慕剑璃低声道:“所以如果剑璃是个丑妇,薛总管也不会想要交朋友了,是么?”

    薛牧笑道:“那倒不会,或许不会总想那种事儿,但朋友一样是能交的。你慕剑璃这样的人,即便是个丑妇,也有让人欣赏的美丽。”慕

    剑璃听着心中一暖,脸上又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薛

    牧打量了她一眼,又道:“话又说回来了,这种假设并无意义,谁都不希望自己丑,你现在不也开始留心外表了么?”慕

    剑璃咕哝道:“我只是不想你见我唠叨。”薛

    牧哈哈大笑:“这听起来真是让人自得,这算不算女为悦己者容?”

    慕剑璃抿着嘴,半天才道:“算是吧。”什

    么算是,分明就是!我所有的改变都是为了你能欣赏,不是为悦己者容,又是为了什么?慕剑璃紧紧捏着小手,想说却又说不出口。抬

    起头来,蘅芜院已经近在眼前。慕剑璃忽然觉得这路程好短,能再走下去就好了……还有好多好多话没有说……

    **********

    玉麟和石磊的伤还没好,但经过大半天休养,行动基本无碍。摆酒感谢一下“慕捕头”,是很应该的,薛牧的插手算得上是救了他们的命。虽然这位六扇门捕头一直躲在人群里,到了最后一刻才肯出来多半也是为了救“妹妹”,也不算什么好用心,但想想六扇门对正道本来也没什么好感,便也不去深究了,救命之恩总是客观存在的。

    除了摆酒感谢之外,还有一些正事交流的意味,天下论武被这么一搞,显而易见要大变样,他们也想知道这位居中调解的慕捕头还有什么想法。“

    说来也怪,慕剑璃有哥哥吗?”玉麟抿着酒,纳闷地问基友:“从来没听说过吧?”石

    磊闷闷道:“薛清秋都能有弟弟,慕剑璃为什么不能有哥哥。”“

    呃,这么说倒也是……反正若不是兄妹,慕剑璃也不可能靠在男人怀里,任由男人那样戴上项链,那场面我至今想着都不可思议。”“

    我当时也以为花子媚的幻术还在生效。”“

    话说回来了,今日才发现慕剑璃真是美,那鲜血随风飘落,剑光映照玉颜,真心凄美绝伦。我玄天宗上下数万人,找不出一个这样的,倒是你七玄谷还有一个可比。”

    石磊瞥了他一眼:“动心了?”

    “别,我可受不了,那眼里只有剑的枯燥无味,是一般人能消受的么?”玉麟哈哈笑着搂过身边的姑娘:“哪有翠花姑娘的温柔可人?”

    石磊哭笑不得,这县城青楼能有什么好货,那翠花姑娘怎么看也就相貌平庸,和慕剑璃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但各花入各眼,他石磊也宁愿抱着个相貌平庸的,也不想去面对冷艳冠七玄的祝辰瑶,不觉得她面目可憎就不错了。两

    基友对视一眼,愈发惺惺相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