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找场子
    那翠花姑娘笑嘻嘻地偎依在玉麟怀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媚声道:“这位爷如果喜欢问剑宗的范儿,也不需要去找那种枯燥无味的。”

    玉麟来了兴趣:“怎么说?”“

    我们可以换问剑宗七玄谷的衣裳伺候道爷的嘛……”

    “那玩意你们还有?不是早禁绝了么?”“

    有啊,现在是应顾客需求才换,平时不穿的。”玉

    麟和石磊对视一眼,都咽了口唾沫,同时冲对方问:“慕剑璃不会来吧?”然

    后又同时自答:“应该不会,慕薛来青楼怎么可能带上慕剑璃?”

    玉麟立刻正气凛然道:“去,换一身问剑宗的衣裳来。”石

    磊拍拍自己身边姑娘:“去吧,我要自然门的翠衫。”两

    个姑娘还没去,就听到“叩叩”两声门响,玉麟大笑道:“哈哈,定是慕兄来了,快快请进!”门

    开,薛牧带着慕剑璃踏入房中,摇着折扇悠悠道:“我听见有人要问剑宗衣裳?”慕

    剑璃长剑出鞘,直指玉麟,面无表情道:“玉麟,你辱我问剑宗,当我剑不利么?”

    玉麟石磊满头大汗,差点没哭出声来。你这慕捕头,来个青楼,自带妹子干嘛啊?

    看着慕剑璃的森然剑意,感觉随时就要刺过来了,玉麟福至心灵,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甩锅点:“这事,咳咳,这事要怪也得先怪星月宗妖人薛牧,是他开启了这个坏头啊!要说辱你问剑宗,也是他先辱的啊……下次见到,我帮你砍他!对,帮你砍他,算是赔罪!”场

    面一时安静。

    薛牧摇着的扇子僵在了手里。慕

    剑璃的剑依然稳定,一动不动,但玉麟却奇怪地发现她好像……眼里有那么一丝笑意?玉

    麟你好样的,老子记住你了……薛牧咬牙切齿,面上笑道:“玉麟兄,别说兄弟不讲义气,问剑宗衣服不能乱穿,别的还是可以的嘛。这两位姑娘,麻烦去换套玄天宗道袍来……”玉

    麟:“……”

    薛牧叹道:“都是八大宗门的制服嘛,档次是一样一样的。哦对了,另一套用七玄彩衣,石磊兄会喜欢的。”

    石磊:“我不喜欢……”

    可惜在慕剑璃的森然剑气下,他俩的抗议没用。那俩姑娘不知道为什么,也特别听话,果然出去换了玄天宗道袍和七玄谷彩衣,笑吟吟地进了门。

    玉麟石磊看着身边穿着自家宗门衣服的姑娘,面如死灰。

    青楼又拿制服辱及自家宗门,不但不禁止也就罢了,自己还点了钟,要是被宗门长老知道了,打断腿都是轻的,说不定要打断第三条……

    薛牧悠然携着慕剑璃坐在他们对面,自顾自地给慕剑璃倒了杯酒,也给自己添了一杯,笑道:“不意小城之中还有这等醇酿。”其

    实酒很烂,他只是在装逼。顺便他算这里的幕后老板?总要给自家产业说几句好话。玉

    麟和石磊才顾不上酒怎样呢,他们看着对面的“兄妹俩”,神色更是怪异无比。眼下这场面怎么说呢……他们身边坐着玄天宗和七玄谷的“姑娘”,这位慕捕头身边坐着问剑宗的姑娘……可

    是可是……他们身边的是假的,问剑宗的那位,是真的诶!

    玉麟实在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那个……慕师妹,你怎么会往青楼跑啊!这是女人能来的地方吗?”慕

    剑璃淡淡道:“我来喝酒。”言下之意,你管得着么?

    玉麟碰了一鼻子灰,转向薛牧点醒道:“慕兄,你要招姑娘吗?还是说身边这就可以了?”慕

    剑璃愣了愣,醒悟到玉麟在说什么了。不过她倒是觉得没什么,因为她从来就不知道青楼姑娘陪酒是怎样的,按眼下的模样看,对面翠花姑娘什么的一样是正襟危坐,很正常嘛,那自己坐在薛牧旁边陪他喝酒又有什么不行的?

    薛牧倒是觉得有些不妥,正在沉吟,慕剑璃倒先回答了:“我陪他就可以了,招什么姑娘?”那

    边玉麟正好喝了一口酒,闻言“噗”地一声全喷了出来。慕

    剑璃奇怪道:“怎么了?”

    “咳……咳咳,没事,没事。”玉麟辛苦地咳嗽:“忘了你们是兄妹,没事没事。”

    慕剑璃认真解释:“你误……”刚

    开了个头,就感到薛牧的大手从桌下伸了过来,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捏。慕剑璃把话吞了回去,奇怪地看了薛牧一眼,好像在说不是说好了解释清楚的么?薛

    牧有苦说不出,谁说这妹子锋锐冷漠的真是瞎了,她明明是一张白纸!真的是这辈子除了剑什么都不管的啊!你这下否认兄妹,难道真把自己当陪酒女了?他

    无奈地打了个哈哈:“舍妹在侧,慕某不好意思要姑娘,二位自己逍遥就好。”

    玉麟石磊齐齐松了口气。真是兄妹就好,你敢说不是,他俩就敢跳楼给你看。

    玉麟无奈道:“我说慕兄,你带妹妹来青楼干嘛啊……”薛

    牧摇着扇子靠在椅背上,神色却很严峻,漠然道:“因为我发现你们欺负我妹妹,我很不高兴,带她来讨个说法。这事不给我个交代,我们的交情自此绝了。”此

    言一出,屋内同时陷入沉默。慕

    剑璃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直到此刻才想起来,是薛牧在为自己抱不平,在替她出气。

    搅和了他俩的好事还不够,如今更是直接问罪,真像是在为自己妹妹找场子的哥哥。

    明明一个修为弱得连自己一剑的接不下的男人,此时却在为她出头,明明摇着扇子看上去弱不已的身躯,此刻在她眼中竟是无比高大魁梧,让人安心温暖。慕

    剑璃在桌下的纤手紧紧捏着,目光无意识地看着琥珀色的酒液,神游天外。

    她是孤独的剑客,莫说问剑宗天下强宗,门人无数,但每个人都是冰冷如剑,各自冷漠,包括她自己对别人也一样,别人对她也是如此。即使在蔺无涯身上,她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保护和温暖。

    有点不习惯,内心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这种保护,却偏偏又有一种贪恋的情绪慢慢的滋长。

    从另一角度说,她从来就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玉麟他们的道歉或者感谢,可这一刻却又莫名的有点期待。果

    然如薛牧所言,人终究是人,不会是一柄剑,总是会有人的七情六欲的么?玉

    麟的声音传来,惊醒了她的出神。

    “慕师妹,感谢今日冒死相救。往日我们对你有些不敬之处,还望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这一杯我俩先干为敬,以作赔罪。”

    看玉麟石磊双手捧杯一饮而尽的模样,慕剑璃抿了抿嘴,竟不知怎么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