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酒令
    慕剑璃没有回答,在场的人倒都很习惯,她就是这样淡漠的人,不晓人情,故而才会导致很多人看她不顺眼。产生排挤和疏远不光是因为蔺无涯当时放人得罪了各家宗主,也不仅仅因为嫉妒心,她自己不怎么会做人也是一个重要方面。

    薛牧及时做了发言担当:“二位也是爽快磊落之人,不像某些人有错不认,扭扭捏捏。既然如此,慕某代舍妹揭过。”

    说着也喝了一杯,示意此事揭过。

    这件事看似有些无聊,或者看似是薛牧为了博取慕剑璃好感,可薛牧心知不是。那寒江之畔的寂寞身影,在那一刻真的让他心中有点刺痛感,非常为这个妹子抱不平,不替她教训教训这帮白眼狼,念头不通达。

    好在玉麟石磊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白眼狼,他们确实是磊落之人,既然爽快认错赔罪,薛牧的气也就消了,转头看看慕剑璃,这妹子木然坐那里一言不发的,谁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玉麟很无奈地冲薛牧使了个眼色,意思挺复杂的,好像在说我们和你妹妹尿不到一壶,真不光是我们的问题,她太孤太冷了。关

    于慕剑璃的这个属性,薛牧体验得不深,他和慕剑璃接触以来,话还说得挺多的,如今看来可真是不容易……他也不会去和玉麟解释这些,笑道:“舍妹性子淡,别理她,我们喝我们的。”话

    虽如此,有慕剑璃杵在那儿,玉麟石磊怎么也放纵不开,明明是青楼花酒,气氛倒像是什么会谈似的庄重无比。玉麟正襟危坐道:“在天下论武这件事上,贫道是本宗代表,慕师妹是问剑宗代表,我们的意见就可以代表宗门意见。七玄谷那边,似乎慕兄的意思是和祝师妹有交情?我们三家都好说,但是其他各宗,届时还需要取得一致。尤其是本届主持的无咎寺的意见尤为重要。”

    石磊补充道:“还有魔门那边……”

    玉麟接道:“对,魔门想参与的是天下论武,如果我们额外提出什么正魔之巅,不知他们那边是否会有变故。”薛

    牧笑道:“魔门那边我可以设法沟通一二,正道各宗就烦请诸位转圜了。或者你们想耍赖不兑现……”

    石磊断然道:“那可不行。”玉

    麟也道:“我们可不做出尔反尔之事,平白把自己拉到魔门妖人一个层面。”一

    直没表情的慕剑璃偷看了薛牧一眼,却见薛牧毫不介怀,反而举杯相敬:“好汉子。”

    三个男人举杯饮尽,此时已过几巡酒,气氛慢慢的有了点热度。玉麟也就不太在意杵在那儿的慕剑璃了,笑着问薛牧:“慕兄喜欢对酒呢,还是喜欢玩点花头?”这

    就是问你喜欢硬干还是喜欢划拳行令,薛牧被这么一问,倒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

    穿越以来,居然没有真正的酒桌玩过,几次酒席都是商谈正事,唯一放开些喝酒的一次是跟郑浩然单独喝的,也没玩过什么花样。被这么一问才发现,他都不知道这世界的酒令有些什么形式。他

    历来是对探索这个世界的一切细节很感兴趣的,便笑道:“玩些花样吧。玉麟兄有什么主意?”

    玉麟立刻道:“破招啊。我出一招精巧的,你若一招击破,便是我输,反之你输。”

    “……”薛牧终于明白当初在百花苑为什么能看到嫖客和妓女过招的场面了,这奇葩世界……“

    不喜欢啊?”玉麟又道:“那换个,我放一道真气,任指方向,能预判截留的算我输。”

    薛牧:“………”

    “那再换个?我丢一把竹签,只有一根是我动过手脚的……”

    “停停停……”薛牧捏着脑袋:“没一点的?”

    “这就很了啊。”玉麟很是不解:“难不成学那些酸腐士念歪诗啊?”

    薛牧叹了口气:“石头剪刀布也好啊。”玉

    麟石磊都奇道:“何谓石头剪刀布?”薛

    牧略微解释了一下,本以为两人会鄙视,不料玉麟眼睛亮了:“好主意,这可以考验眼力精准和小巧变化的速度。慕兄不愧是六扇门精英!”“

    等、等一下……”薛牧忽然意识到如果真玩石头剪刀布,自己非输得内裤都不剩,要是玩起五魁首那就更是半拳都赢不了了。摇骰子?别逗了,这些人绝对想摇多少是多少,甚至能把六枚骰子全用尖角立着给你看……这

    时候翠花姑娘说话了:“我们蘅芜院也有不酸腐的戏玩呀。”

    薛牧大喜:“说来听听。”

    翠花到角落取了个箱子,笑道:“里面各种纸条,写着不同行动。抽中者要么照做,不照做的便饮酒。”

    好熟悉啊,这玩意咱地球也有啊!薛牧泪流满面:“就它了!”玉

    麟叹了口气:“不意慕兄竟喜欢这等娘们玩意……”话

    音未落,本来已经毫无存在感的慕剑璃忽然道:“玉麟,什么叫娘们玩意?当我剑……”

    “利!你剑利!”玉麟快哭了:“我先抽好了吧。”伸

    手入箱随意抽了一张,摊开一看,玉麟脸就绿了。旁

    边石磊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学狗叫。“

    哈哈哈……”原本石磊也觉得这个玩法很没意思,看了这张纸条却开始乐不可支:“快快照做!”

    “做个屁,贫道被人称为玄天宗的玉麒麟,这狗叫一学,以后要被叫做玄天宗的什么?土狗吗?”玉麟悲愤道:“我喝酒还不行吗!”看

    着玉麟咕嘟咕嘟喝了一杯,石磊也手痒痒的抽了一张。拿起一看,眼睛就开始发直。薛

    牧探头去看,上面字还挺多:说出你想对身边人做的事,必须与武道相关,每多一种武道,他人多喝一盅。众

    人皆抚掌:“妙!果然不酸腐。请吧。”这

    题目看着没什么,其实损得很。这是青楼,你对姑娘想做的是什么事?一本正经说武道显然会被人笑死,必然是带着调戏性质的才说得过去,这要与武道相关就很考验急智了。如

    果让玉麟来说不定还能扯几句,偏偏抽中这个的是石磊。这汉子木然看着身边穿着七玄彩衣的青楼姑娘,嚅动了半天嘴唇都不知道怎么说,终究还是强行道:“我有石根之术,欲与姑娘榻上战一场。”“

    扑哧……”一群人都笑喷了,连那姑娘都在掩嘴笑。薛牧笑得喘着气道:“不行,太烂了,罚酒!”

    石磊气急:“那慕兄指点一个啊,说得好了就算你抽过,我喝双倍。”

    “我和妹妹说什么暧昧之言啊……”

    “不过游戏,又无人在意,我看慕师妹也不会在意的。”“

    这样啊……”薛牧扭头看了看慕剑璃,慕剑璃心中一跳,强自面无表情:“无所谓,你说,我也想听听你有什么武道见解。”

    此世武道,薛牧听得很多了,要硬扯并不难,但要对着慕剑璃说的话就有点……薛牧摇着扇子,心中急转,慢慢的边想边说:“我想……在七玄冰雪中,月胧星幻下,与你同问一心剑,共修夜合欢,组心意连环阵,画玄天阴阳图……”

    一桌人慢慢张大了嘴巴,听着是佩服无比,可这一二三四下去他们要喝多少酒啊?玉麟情急智生,插话道:“太虚了,实际点!”

    薛牧咬牙,不去看慕剑璃的脸色,急促道:“用我无咎降魔杵,进你自然山水环,千番纵横,一梦无痕。”

    “噗……”桌面上尽是喷酒的声音。众

    人咳得气喘,小心翼翼地看着慕剑璃,眼睁睁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红,如同天际云霞;与此同时,剑气四溢,剐得玉麟差点又要哭了……要跟你千番纵横的又不是我,你剐我干什么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