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剑璃入道
    没错,就是冲突的悖论。

    慕剑璃忽然意识到一点,当初师父说的并不是让自己带着忘却的想法去爱,他说的本就是“用最深的态度去爱”。也就是说,以后怎样根本不应该去考虑,要用最诚的心,真真正正全心全意的去爱。就

    像曾经对待剑一样。师

    父只是在过来人的角度,认为情这玩意终究会忘,而不是让你一开始就想着要忘,在爱的时候,应该抛开任何的功利,全身心的去投入!便

    是将来忘不掉,那就忘不掉!

    无法问道又如何?师父不也是爱到了剑心破碎,差点废了么?那种时候他何曾认为自己会忘?

    唯心诚,才能诚于剑。

    一剑既出,一往无前。心

    既属君,别无他念。他

    的表现值得自己这么做。慕

    剑璃大彻大悟,纠结了无数时日的烦恼枷锁一朝而破,整个人陷入了极致的轻松里。

    罗千雪目瞪口呆地看着慕剑璃闭上眼睛,继而剑气滋长,汹涌澎湃,身周虚幻的剑影涌现,万万千千,交错纵横,最终合为一柄古朴的剑型,剑意肃然内敛,再也没有那种凌厉的锋锐。隔

    壁房间,夤夜在修行之中睁开了眼睛:“咦?谁在我隔壁入道了……青青吗?”

    卓青青:“我在你面前给你削苹果呢。”“

    啊?那爸爸呢?”

    “你爸爸在待客。”另

    一间房里,薛牧刚刚接待了欺天宗虚净,还没寒暄几句呢,虚净忽然惊疑地起身:“何人在此入道?”薛

    牧:“家里女人多,不知道谁藏了角先生,这种事你隔着屋子都闻得到有点过分了啊……”虚

    净:“……”罗

    千雪房间里,慕剑璃慢慢地睁开眼睛,原本像是一个剑人的感觉完全消失了,风华内敛,温润平和,返璞归真。她

    踏破了问道壁垒,尚未满十八岁。

    江湖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问道者,就此诞生。

    罗千雪眼睁睁地看着,差点痛哭流涕,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这货之前还修行出了岔子吐了血呢,自己随口扯了一句爱情话题,压根就没觉得自己说的是什么很有感悟的道理,她慕剑璃怎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入了道?这

    是在搞毛啊,老娘怎么没觉得自己那句话可以入道的啊?是想活生生气死人吗?怪

    不得你没朋友啊!老娘也不想和你交朋友了,有多远死多远好吗?可

    这江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问道者,此刻却似是难以启齿,声如蚊呐地小声说着:“千雪姐姐……如、如果……我喜欢你家相公,是该直接告诉他么?”

    “诶?”罗千雪瞪大了眼睛,彻底失去了思维逻辑。

    你不是在问道吗?不

    是,你刚才问我喜欢一个人要怎么做,指的是我相公?见

    过抢人老公的,没见过抢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太过分了啊,入道了不起吗!

    “我、我没喜欢过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表达……”慕剑璃没看出罗千雪气得快炸了,依然结结巴巴地说着:“我觉得我什么都不会,我只会剑法……去和他论剑吗?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啊……”

    罗千雪气都发不出来了,用看奇迹的目光看了她半天,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嘟囔:“你不管说什么都无所谓,白捡一个绝色谱美人耶,他要笑傻了好不好?管你论的是剑还是什么,他最终都会跟你论一下床上功夫的。”“

    我刚刚在路上还跟他说不要误会,现在若是又跑去说我喜欢他,他会不会觉得我出尔反尔的是不是带有什么目的?”

    “你是白痴吗?患得患失成这样还是慕剑璃吗?拜托你刚才是在问道还是在中邪?”慕

    剑璃很认真道:“我是认真的,只是想知道怎么做,刚才路上所言我已经后悔了……千雪姐姐,你们出身星月宗,对这些比我懂,我是诚心求教的。”罗

    千雪沉默。过了好半天才道:“真的要我说?”

    “嗯。”

    罗千雪深呼吸了一下,一口气吐了出来:“公子的夫人必须是我们宗主我们还有三十六个姐妹虎视眈眈呢你还来横插一杠子,秦无夜狐狸精也就算了你慕剑璃堂堂剑仙子真不害臊吗要不是打不过你我都想揍你了你还来问我!”慕

    剑璃拆解了半天才听懂了罗千雪的每一个句点,尴尬地低头道:“抱歉……”罗

    千雪实在想不明白,无语地道:“你认真的?你慕剑璃找什么男人找不到?到江湖上喊一声,多少侠少愿意把你当神仙供着?跑来和一堆女人争宠是不是有病啊?”“

    抱歉,我忘了考虑别人的感受。”慕剑璃低声道:“但姐姐你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啊你自己说的啊?”“

    我辈江湖儿女,生死踟蹰,此时剑光璀璨,明朝一抔黄土。惟愿情出无悔,光华盛放,谁要去效那凡夫俗妇,宅院争宠?”“

    ……”罗千雪额头重重砸在桌子上:“行行行,你是剑客,我是妖女看不懂……”慕

    剑璃认真道:“曾经我也看不懂。我师父一代人杰,当世奇才,竟也会为情所困,剑心破碎,真是不可理解。”罗

    千雪抬起头:“你现在理解了?”

    “嗯……喜欢一个人,好像满脑子都是他,就再也塞不下别的东西了。就像……就像是曾经对剑一样。”“

    那……”罗千雪忽然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你觉得剑重要,还是他重要?”

    这确实是问题的关键,但慕剑璃却似是已经明了:“这不应该是冲突之事,便如他与你们宗主珠联璧合,薛宗主何曾需要分辨他与合道哪个重要?”

    “呃……”罗千雪没话说了,强行道:“那如果他要让你放弃剑呢?”“

    他为什么要让我放弃剑?我的剑只会为他杀敌。”

    “如果,我说如果。”

    慕剑璃偏头想了一阵,断然道:“如果他真的让我放弃,那就放弃。”罗

    千雪呆若木鸡。

    剑都不要了?

    你还真是对情如对剑,一往无前,别无他物?别

    说罗千雪一个星月小妖女了,就算让薛清秋站这儿,也未必能说得明白这种极端化的道,无论是对剑,还是对情,如此决绝,一旦注目,便是全心。

    一般人是很难这么极端这么决绝的,但他们问剑宗出品的奇葩就有可能。这

    样的抛开一切全心全意,一旦有朝一日真的放下,那是真就再也不可能起涟漪了。这

    便是得而忘之。

    若是忘不掉?

    那就忘不掉!“

    那、那既然是这样,你不吃醋的么?”罗千雪也开始结巴了:“你全心待他,他却身处万花丛中,你不会伤心吗?”

    慕剑璃眼眸里终于掠过一丝迷茫。

    “对吧?”罗千雪又道:“真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希望他也能全心待自己,对不对?要是任他跟别人卿卿我我毫不在意的,那真叫喜欢吗?我们宗主那么大气的人,那么不在乎男女事的人,也经常会吃我们的醋呢,我觉得那才是真的喜欢公子的表现啊,你这个叫什么啊?”“

    是、是这样的吗?”面对导师质疑,慕剑璃终于有些慌了。

    “当然啦!”“

    我……我不知道……”慕剑璃整个人都懵掉了,下巴无力地挂在桌子上,呜呜地嘟囔:“怎么会这么难的……比练剑难多了……”“

    算了。”罗千雪也学她把下巴挂在桌子上:“我觉得吧,以你这样的脑袋瓜,还是别考虑这么复杂的事了,做自己就好。”

    “为什么我觉得你也不懂诶?”

    “我……老娘自幼修行,出师就跟在宗主身边,还没机会出去勾搭男人!”

    “早说啊,那你做什么师父啊,把我教错了怎么办?”

    “好心没好报啊你!啊不是,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跟我抢相公啊?”“

    你们不是伪装的么?”“

    ……哦,好像是的。”两

    个妹子你看我我看你,各自一脑子浆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