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做自己就好
    “老道曾经和令姐说过,我们叫欺天宗,不叫骗钱宗,骗人钱财并非我道。”虚净神色慢慢激动起来,双手挥舞着:“薛总管可知,看见的东西越多,往往就会越是绝望。你总会觉得,一切就像有一条线系在你身上,如同木偶一般,无论你怎么去做,都逃不开注定的。”

    薛牧悠悠道:“走过了万人簇拥路,逃不过孤独的长眠?”虚

    净愣了一下:“终归尘土么?倒不是这个概念。嗯……不过这么理解也可以,算是一部分吧。”薛

    牧点点头:“请继续。”

    虚净被这么一打岔,没那么激动了,依然大声道:“玄天宗勘破了,说是承负,无咎寺勘破了,说是因果。我们却道都是狗屁!他们说我们不敬天数,本座却道我欺的就是这天!所有乱象皆我欲也,只要不按天数走,我欺天宗就很欢喜。”

    薛牧道:“所以你似佛似道,非佛非道,并非兼修,而是讥嘲。”虚

    净抚掌大笑:“知我者薛总管也。”

    “喂,你最后忍不住本座都漏出来了,你是欺天宗主吧?我说你们是不是欺天把自己都欺傻了,从来没见过有哪一家连宗主是谁都藏着掖着不告诉人的。”“

    呃……”虚净一下就缩了回去,赔笑道:“老道未曾洞虚,不敢造次。”“

    就你这怂样还欺天呢,怪不得一脸晦气。”薛牧很是无语:“我总觉得,你们每一家的道说起来都很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落到实处却个个让人哭笑不得。人定胜天的勇者,怎么就被你们弄成了小偷骗子?口号喊得响亮没用啊喂,知行合一懂不懂?”

    虚净赔笑道:“人总是要有梦想的……”薛

    牧没好气道:“你这道,听着太高端,薛某无能为力,帮不了你。”

    虚净再度摆出了高人的形象,悠悠道:“何用薛总管费心?薛总管出世以来,所做的每一件事岂不都是欺天之事?”“

    你是不是想说我也合了欺天之道?”

    “不不不,我只是说,只求薛总管继续,不要停……”薛

    牧遍体恶寒:“滚!”

    虚净癫狂大笑:“挑了慕剑璃,砍了蔺无涯,把薛清秋岳小婵兼收并蓄,把姬青原从龙椅上踢下来,当着他的面推了夏侯荻,哇哈哈哈哈……乱吧,全搅得一团乱吧,哈哈哈……”“

    砰!”薛牧一脚横扫,把这个陷入癫狂的逗比连人带椅踹飞出去,直接撞破了房门趴在地上。

    “咝……”薛牧抱着自己踢得生疼的脚在屋里跳:“妈的有鬼……这猥琐老货居然真知道我在想什么!”话

    音未落,戛然僵住。转头看去,慕剑璃站在院子里,安静地看着他,目光清澈纯净。

    薛牧脸上火辣辣的,把气全撒在了虚净身上:“老家伙我告诉你,魔门参与天下论武之事仍有变故,不要以为吃定了!要么就是正道八宗集体下场,最终变成正魔之战,天下论武的本意全失。要么就是另启新方式,总之没那么容易!”虚

    净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偷瞥了慕剑璃一眼,笑嘻嘻道:“没事,没事,早就乱了,乱成什么样都是乱,怎么乱我都满意。我们……咳咳,我们鹭州再谈。”

    “老子也要先见了元钟再和你说,赶紧滚蛋!”

    青影一闪,虚净直接不见。

    院子里一下安静下来,薛牧尴尬地看着虚净消失的方向,半晌不敢去看慕剑璃的眼睛,他不知道刚才那些话她听见了多少,有没有听见“挑了慕剑璃,砍了蔺无涯”?

    慕剑璃的声音在身侧传来,很是平静:“欺天宗不可信,你和他们立约要注意。”“

    嗯,我知道。”听着好像挺正常,或许是没听见?薛牧松了口气,总算转过头,笑道:“欺天宗终归是欺诈成性,何况虚净已经算计过我。话里话外说得好像只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只因为我做事正在欺天?听着可能合了他的道,我倒怕他另有谋算,没这么简单。”

    慕剑璃眼神依然清澈地看着他,轻声道:“嗯,你自有主意,我……我不善谋略,帮不上什么。”

    其实她听见了,但她不在乎,薛牧觊觎她的美色,从来就没掩饰过,她早就很清楚……酒桌上那些话还更直接呢,什么我的杵你的环都说出来了……但

    她已经确认薛牧并不单纯为此,那已经足够。至

    于砍了蔺无涯,他们有仇,没什么好说的。后面那些什么的,慕剑璃直接当虚净在发癔症。

    薛牧也意识到慕剑璃有点不对劲儿……慕

    剑璃是个纯粹的人。原先就是纯粹的剑意,眼眸里都是凛冽与坚定,身周都是森然剑气,刺骨冰寒。如今这个慕剑璃……本质上也没错,还是纯粹,纯粹得怎么说呢……剑都没了,纯净清澈的眼眸里倒映的都是他的影子。“

    你的飞光呢?”薛牧看向她的纤手,那从不离手的神剑竟然无影无踪。

    “千雪说要看看,就给她玩了。”“

    ?”薛牧怀疑自己在幻听。慕剑璃把视若己身的随身神剑,丢给人玩玩?“

    刚才是你在入道?”“

    是。”薛

    牧强行脑补了一下,觉得她的变化应该是入道造成的吧,收敛了那样的发散的剑意,显得更像人了,于是也不再执着于物,手里神剑也不那么不可或缺了对吧?“

    所以你这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了吗?”

    慕剑璃偏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些惊讶,竟然沉吟了一阵子,才回答道:“算是吧。剑仍在心中,并未忘却。”薛

    牧却一时没能领会“仍在心中”和“心中有剑”的区别,觉得自己找到了慕剑璃变化的原因,拱手笑道:“那就恭喜你了。可能是最年轻的问道者?”慕

    剑璃并不自得,只是道:“可能是吧,谢谢。”

    顿了顿,又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这样的剑理,你是怎么悟得的?”薛

    牧失笑道:“你就当我百家之道都懂点皮毛好了,千万别学那些神经病说我是天道之子。”慕

    剑璃抿了抿嘴,低声道:“我总是不自觉的谈剑,你会不会觉得无聊?”薛

    牧又觉得自己在幻听了,愣了好一阵子才道:“是我先扯剑的,与你何干。”慕

    剑璃小心地说:“可你谈别的,我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去回应了。”

    薛牧沉默。足

    足沉默了三秒,才忽然提高声音:“夤夜!死丫头给我出来一下!”

    夤夜扑通扑通跑了出来:“有事吗爸爸?”薛

    牧指着慕剑璃,痛心疾首道:“帮我看看这妹子是不是被谁夺舍了?我要给她报仇。”夤

    夜:“……”慕

    剑璃:“……”

    夤夜偷看了慕剑璃一眼,又白了薛牧一眼:“笨爸爸,懒得理你。”说完直接跑了。

    薛牧:“……”慕

    剑璃深深吸了口气,肃然立正,认真问道:“薛牧,你是更喜欢原先的我吗?”

    “那是当然啊,这是什么鬼啊……我总觉得在和另外一个人说话,很别扭的好不好。”

    是了,千雪说得对,做自己就好。现在的自己,慕剑璃也觉得很奇怪,感觉这个人都不像是自己。做

    自己就好……那是怎么做的来着?

    慕剑璃静立片刻,忽然伸手一招。

    房间里罗千雪正拿着飞光上上下下地研究呢,忽然神剑巨震,压根不听她的使唤,“嗖”地一声挣脱她的掌握,直飞而出。迅猛的力道带得她整个人扑到了桌上,“哗啦啦”压塌了一地。

    罗千雪大字形趴在地上,辛苦地咳嗽:“慕剑璃……你给老娘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